杨鉴生 | 《崔世召集校笺》序

去岁,予作《又读<蕉堞纪闻>呈仕玲兄》,其词曰:

还家始讶少郎年,未识君颜君赐篇。

志续鹤场鸣九野,珠联官井映重天。

纷纷绣出蒿莱像,一一拾来载籍贤。

自是颍川多异士,汝南岂亦敢争先。

庚寅春月,余旋乡里,蒙郑贻雄师代赐《蕉堞纪闻》,得一睹为快,既惊且惭。芭蕉之城,吾生斯长斯故土也,白鹤为岩、海潮倾声,霍霞而仙居、灵龟以赐寺,钟灵毓秀之地,然自少耳不充闻、目囿井观,举凡风土人情、乡都古迹、奇趣之事、高逸之人,于是书始一一得闻,故为惊叹焉;余虽喜文史,后唐长兴四年置吾邑以来,千百年间,已然文献典册之渊薮,凡如王宗传《童溪易传》、杨复《仪礼图》、林駉《源流至论》、陈实《大藏一览集》、陈普《石堂先生遗集》、韩信同《三礼图说》诸皇皇巨著,竟茫然无所知而于是书无可措一词,又甚惭焉。后读邑训导刘家谋《鹤场漫志》,始悟《纪闻》踵之而骈列双珠,盖诗中所谓“志续鹤场鸣九野,珠联官井映重天”也。先时讶陈君少年老成,欲面不得,复八岁始晤,其年稍壮而心益少,愈发勤于吾乡文献。崔征仲世召,吾乡第一诗笔也;《问月楼集》,世幸存孤本也,覩其集而笺其文,陈君平生愿也。戊戌年,幸宁德时代总裁曾先生贶资影印以归,陈君遂鸠《秋谷集》都为一部,兼搜罗补缀它集散篇佚句,昼悬壶市以谋生,夜则达旦笔耕,奋常人不及之功而速杀青,命余序。观其书,长于考索,多所创获,尤于问月启集之人物发微探迹,余深服之又何能以言?戊戌槐月,尝跋影本《问月楼集》后,今移之聊为陈君大作之引云尔:

《问月楼集》四册,《诗》二册、《文》《启》各一,不分卷,日本宫内厅藏本,明崔世召撰。

世召字征仲,号霍霞,别号西叟,宁德一都人,万暦三十七年举人,官至浙江盐运副使,事迹具干隆《宁德县志·人物志》。

盖世召尝筑问月楼,因以名集。《文集》载《辟支严募垦香灯疏》云“于是(道源)上人乃谋于半呓居士,居士曰:‘吾责也。邑有名山,山有名师,而令其徒众日托钵糊其口于四方,居士耻之’”,《募修金溪桥疏》云“余小子者,佞佛发僧者也”,又有诗《半呓窝》,知“半呓”亦其号。集前有徐兴公序,署万暦庚申(四十八年),严绍璗《日藏汉籍善本书录》云:“《问月楼集》四卷,明崔世召撰,明万暦八年(1580年)刊本。” 兴公时方十岁,何可能序?盖误“庚申”为“庚辰”也。然《诗集》载《辛酉天启改元正月四日》、《癸亥秋余入三山》云云,癸亥为天启三年,其刊在万暦后,明矣!《日藏汉籍善本书录》又云:“此本系江户时代德山藩三代主毛利元次广收‘天下秘籍’之一。东山天皇宝永三年(1706年)《御书物目录》著录此本,明治二十九年(1896年)男爵毛利元功献赠宫内省图书寮(即今宫内厅书陵部)。卷中有‘德藩藏书’等印记。”则康熙四十五年前,是本已航舶至东矣。是书册一册二诗集每韵下标圆,又排律《重游桃源洞》“人岂新知洽?山因旧贯仍”,引《语·先进篇》为注,当日中土主人,诚宝爱读之。

《谪仙楼集》,明应天御史骆骎曾编,四库存目,残本今存黄山市博物馆,集后有太平知府胡尔慥万暦丙辰序,今检世召《太白楼诗序》,只字不差,赫然在目,盖尔慥前为福宁知州,已与世召识,时世召游采石矶、登白下楼,遂代笔,犹与骆骎曾等相唱和焉。又《文苑英华》,南宋刊后惟隆庆间重刻,万暦时仅递修,事颇不详,检世召《重刻文苑英华序》,乃三山知府黄州孙大壮不烦公缗捐饩亲校也。此文坛重事,皆赖是集以明。崔世聘九月初二初度充家谱之阙载,陈云鹤《燕游纪日》补邑志之不足,区日振、李时荣、曾受益历官定州乘之讹误,至若夜读钟伯敬之隐轩、箧藏朱文豹之兰画、和叶相公之雨中四韵、送王无功之眼光牛背,寻往事之旧迹、睹斯人之邈踪,又皆历历在焉。

昔人言“秘笈在握,则思过半矣。”是集虽非人家必读之书,实吾宁阳随宝也,幸日本国皇家宫内厅书陵部藏。彼邦孤本在世,不丧斯文,非上苍渥惠,何能如此?夫珍本逃兵燹家变之厄难,虽存世而求一睹亦不易。丁酉夏,乡邦“蕉城文化保护小组群”言纷纷然,思欲访得,余感众诚,然亦不能。适得学友房瑞丽博士告访学东瀛,遂委托焉。先是女史于福冈赴东京,值书陵部整饬,乃不果获而归期定,众闻而扼腕。女史感众心华发,转嘱赵素文博士再电子函询,而宫内厅执旧礼回以纸,空悬多日访期殆误,徒留空叹焉。《易》曰:“无往不复、无陂不平。”夫事不可以已,“道阻且长”,再三可得,腊月忽报赵博士携日籍研究生已入宫内厅影得全集,时白鹤岭下梅花冲寒放也。

庚子首夏佛诞节后一日

宁阳杨鉴生谨识于白鹤峰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