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明史》或者《明朝那些事儿》的小伙伴们或许会对明初四大案——空印案有些印象,明初因为审批文件,需要官吏们往返各地盖章,在没有动车、汽车的年代,南北各级政府往返一趟耗费人力、物力不少,因此,为了便捷办公,就有人便想出了一个走捷径的办法——各级政府提前盖好章,但表是空白的,这样外地一旦需要改动,不用再去盖章,只需要重新拿一张空表就行了。

比起明太祖,这位西魏枭雄的心确实大,空白诏令敢给别人随便填

然而这就导致了权力的失控风险,章盖好了,万一填表的人动了坏心思,那可就不好管理了,后来得知此事的朱元璋顿时上火了,一道圣旨下达,两百州、一千多县的大小官员全部被处死,刑罚严苛,令人胆寒。

历史上,其实不止明朝干过这种事情,数百年前,西魏的权臣宇文泰也曾这样做过,当时,他曾拿了盖过章的一叠书令给了一个叫苏绰的官员,“哥们儿,今后有啥事不用等我盖章,直接填就是。”

就是这么心大,那么为何枭雄宇文泰能够如此推心置腹地信任这位苏绰呢?

比起明太祖,这位西魏枭雄的心确实大,空白诏令敢给别人随便填

实话说,这位苏大人,确实很有才干,而且跟宇文泰的关系那是真的铁,可以说,没有苏绰就没有以后西魏的崛起,而最后击溃东魏,统一北方,或许也会非常困难。

风云际会

隋唐之前,古代当官多为推举,也就是我觉得他行,不过也不是可以任人唯亲,因为一旦被推举的人不称职,那么推举他的官员也会被牵连。

作为宇文泰的府属,苏让一直是宇文泰的心腹,当其被外放出任汾州刺史、一方大员之时,宇文泰专门为他送别,临行之际,宇文泰问苏让: “苏让呀,你们家的子弟之中,有没有可以任用的人?”

作为武功大族,苏家子弟众多,然而苏让想了想,只推荐了一个人,那就是他的弟弟苏绰,宇文泰随即召苏绰任行台郎中,对于苏绰,他本来以为对方是个人才,没想到自己这次招揽的这位竟然是位天纵之才。

比起明太祖,这位西魏枭雄的心确实大,空白诏令敢给别人随便填

官宦家族出身的苏绰,不仅业务能力强,而且情商也很高,上任后渐渐崭露头角,苦活、累活、难活都能干,而且还干得很不错,关键人家还居功不自傲,跟同僚们关系也处的来,加之有苏让这层关系,因此行台中的同僚们都很欣赏这位小哥,在年末推荐时,纷纷给他点了赞。 而后来的一个机会,让苏绰的才能彻底被宇文泰记住了。

昆明池之游

有一天,丞相宇文泰率领众位大臣前往昆明池巡游,途中路过了汉时的一个仓储遗址。

宇文泰一时兴起,便随口问了句,:“此地从前有什么故事吗?”

没想到他这一问,竟把大家真给问住了,众人面面相觑,谁也答不上来,最终只有苏绰从众人中站出,将此仓储兴建、衰败从头至尾、娓娓道来,宇文泰一时听得兴起听得兴起,便不由得问起天地造化、王朝兴衰等事情,而苏绰也是对答如流,而且见识非常深刻。

两人就这么一问一答,并肩骑马缓行,苏绰说得慷慨激昂,宇文泰听得更是过瘾,以至于本来宇文泰当天目的地是昆明池,结果到了昆明池他却没心思游玩了,身边有着这么一位大才,自己怎么早没发现呢?

比起明太祖,这位西魏枭雄的心确实大,空白诏令敢给别人随便填

宇文泰将苏绰带回丞相府,两人畅谈了整整一夜,从治国之道到帝王之道,宇文泰听得如痴如醉,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第二天一上朝,宇文泰就立即擢升苏绰为大行台左丞,并参与决定国家机密大事,有才能的人,就是要不拘一格提拔。

辅佐霸业

对于宇文泰的知遇之恩,苏绰心存感激,而这位西魏的顶级谋士也自此开启了自己人生最为辉煌的一段历程。

军事方面力挫东魏

西魏大统三年,高欢率领东魏大军分三路,造三浮桥,大举进攻西魏。

面对来势汹汹的东魏大军,许多西魏将领都主张分兵抵抗,只有苏绰认为西魏整体实力不及东魏,分兵反而会导致兵力分散,应合力抗敌。

比起明太祖,这位西魏枭雄的心确实大,空白诏令敢给别人随便填

宇文泰支持苏绰观点,力排众议,派出西魏主力军队迎击,最终东魏全军覆没,东魏大将窦泰自杀,高欢狼狈退去,西魏取得了大获全胜。

苏绰不仅在军事上才能非常明显,在国家诸多事务之中,苏绰也倾尽才学,大力支持宇文泰的改革。

内政方面,奠定强大基业

为了从根本上改善西魏国家微弱的现状,苏绰归纳出古今治国经验,总结为六条, 被后世称之为“六条诏书”,其中包括“先治心、敦教化、尽地利、擢贤良、恤讼狱、 均赋役”。

自此,西魏以六条诏书为施政纲领,其成为了西魏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举措的核心灵魂。

比起明太祖,这位西魏枭雄的心确实大,空白诏令敢给别人随便填

在宇文泰的大力支持下,“六条诏书”得以贯彻实施,原本国力微弱的西魏最终得以迅速发展,由弱转强,国力的攀升,也为日后替代西魏的北周,击败东魏统一北方创造了条件。

用则不疑

权力至尊,不可假人,作为一代枭雄的宇文泰自然不会轻易放权,但对于身边的这位苏绰,宇文泰对其的信任、宠爱的程度,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每次宇文泰离京出去,往往会将签字、盖好印章的空白文书交给苏绰,遇到什么事,无需禀报自己做主,自己起草下达命令就行,苏绰成为了当时西魏丞相府内的一个藏在宇文泰身后的影子,因为不少政令都是出自其本人之手,而发布命令之时,宇文泰本人当时都不一定知晓。

英年早逝

正是因为宇文泰的无限信任,才使得苏绰为了西魏,呕心沥血、日夜操劳,最终因为疲劳过度不治身亡,去世之时,年仅四十九岁。

陡然得到苏绰去世噩耗的宇文泰,顿时顿时崩溃,大哭不止,左右怎么劝都无法劝止。

比起明太祖,这位西魏枭雄的心确实大,空白诏令敢给别人随便填

大统十二年,苏绰的棺椁归葬武功,路过长安之时,大丞相宇文泰亲率百官步行送至城门外,当灵车启动之后,望着渐行渐远的灵车,宇文泰将手中的酒轻轻浇在地上,嘶哑着嗓音喊道:“‘惟尔知吾心,吾知尔意’,正打算你我二人以后共定天下,不幸你竟先舍我而去,留下我,以后可该怎么办啊!苍天呐!”

随着宇文泰的哭声,百官伏地助哀,苏绰的离去也使得宇文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走不出心理阴影,自此再也没有找到可以像苏绰一样有才能、特别信任的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