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收入国家,大多数前列腺癌在诊断初期时是局限性的。与一般人群相比,局限性前列腺癌的5年相对生存率接近100%;10年和15年各阶段的生存率分别为98%和96%。因此,在治疗决策中考虑不同治疗方案对生活质量的影响越来越重要。

局部前列腺癌患者早期治疗后生活质量差!来自澳大利亚15年的随访研究

近日,澳大利亚一项研究评估了局部前列腺癌诊断后15年内患者治疗相关的生活质量变化发现,接受初始积极治疗的局部前列腺癌患者的长期自我报告生活质量通常比未诊断为前列腺癌的男性更差。接受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的男性效果尤其差,尤其是在长期性行为方面。(BMJ.10月7日在线版)

研究纳入502例70岁以下的前列腺癌患者和103例对照组人群。333例最初接受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43例接受了外照射或高剂量率近距离放射治疗,45例接受了雄激素剥夺治疗,25例接受了低剂量率近距离放射治疗,53例接受了主动监视/观察等待。

结果显示,勃起功能障碍问题在所有治疗组中都很常见(62.3%~83.0%),对照组为42.7%。不考虑保留神经技术的情况下,最初行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的患者性生活结果最糟糕,并且在随访的早期最为严重。

除了接受高剂量率近距离放射治疗组,大多数治疗组在15年的随访中都改善了性功能。

接受外照射/高剂量率近距离放疗或雄激素剥夺治疗的男性报告更多的肠道问题,并且在接受雄激素剥夺治疗的组中持续存在。无论是否使用神经保留技术,对于接受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的男性来说,自述尿失禁尤其普遍和持续。

在接受外束放射治疗/高剂量率近距离放射治疗和雄激素剥夺治疗的15年组中,尿失禁也有所增加。在确诊后10~15年,所有组的身体和精神健康状况都有下降趋势。在积极监视/观察等待组中,最严重的晚期不良反应与身体健康有关,而在雄激素剥夺治疗组中,与心理健康有关。

#超能健康团##医师报超能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