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菜疙瘩”,老北京人都管它叫“水疙瘩”。为啥要加上个水字呢?无从考证!

后来到了农村,方才知道,原来不光“芥菜疙瘩”是为“腌咸菜”而生,它的樱子也同样是“腌咸菜”的上等材料。

“芥菜疙瘩”,没腌之前在我待的这个地方就是“芥菜疙瘩”,可一进缸,它的名字就变成“大咸菜”了。“芥菜樱子”呢?我也是到了农村才知道它也能吃,也才知道它还有个名字,叫做“绰菜”。(发音,具体哪个字不知道。)

浑身上下都是“宝”的芥菜疙瘩!

“芥菜疙瘩”的吃法很简单,就是咸菜,但做法却有所不同。最一般的吃法就是将腌好的“芥菜疙瘩”直接切成条或者小块儿,便是喝粥的佐餐小菜儿。讲究一点儿的,再放上点儿香油和醋。再讲究一点儿的便可以当下酒菜了。做法是:将“芥菜疙瘩”切成小条,放入煮熟的花生米、黄豆,再放切成丁的芹菜、胡萝卜,把干辣椒切段儿炸成辣椒油,放上点儿腊八醋后一拌,您说好吃不?

浑身上下都是“宝”的芥菜疙瘩!

浑身上下都是“宝”的芥菜疙瘩!

“芥菜疙瘩”,除了生吃,还可以炒熟了吃。“炒水疙瘩”、那可是老北京的一道传统菜肴。具体做法如下:将腌好的“芥菜疙瘩”切成小条或碎末,放在水中浸泡一下,去掉过多的咸味儿。油热后,肉末下锅煸炒,再放入葱姜末、干辣椒段儿,料酒、酱油,然后把泡大的黄豆放入,加点儿水后闷熟,再把切好的“水疙瘩”条或碎末倒入锅中翻炒。这样的炒出来的“水疙瘩”无论是下酒、吃饭还是喝粥,都是最佳的菜肴之一吧?!

浑身上下都是“宝”的芥菜疙瘩!

“芥菜疙瘩”说完了,下面咱再聊聊“芥菜樱子”的吃法。

“芥菜樱子”,若是在城里或许就扔了。可来到农村后我才算看到,农贸市场上,不仅把它当做一种菜来单卖,而且有时还和“芥菜疙瘩”一起连着来卖。长的郁郁葱葱的,有点儿和雪里蕻相似。先是择(zhai)一下后洗净,再切成寸段,放入开水中焯一下断生,然后再放入缸中用盐腌上。腌时还可以把白萝卜擦成丝儿一起腌制。腌好后既可以直接捞出来吃,也可以做成热菜吃。在我住的这一带,冬天不管是在别人家中还是在有地方特色的饭馆里,都常常能够吃到一种菜,叫做“绰菜炖冻豆腐”。吃的时候有点儿酸,跟酸菜差不多。

浑身上下都是“宝”的芥菜疙瘩!

哦,对了,“芥菜疙瘩”还有种腌法,刚才忘了说了。那就是煮熟之后再腌。做法是:把“芥菜疙瘩”洗净后,切成小块儿,放入烧开的大柴锅里煮一下,熟了以后趁热放入大坛子里,放入盐后再把煮它的热汤倒点入坛中,盖好盖子捂严,两天后就能吃了。它的吃法就是当咸菜吃,当地人管这个叫做“辣疙瘩”。腌它时并没有放辣椒,那么,它为什么会叫“辣疙瘩”呢?

把生的“芥菜疙瘩”腌在缸里后,过几天就要翻腾一下,行话叫做“倒缸”。倒缸的时候您会闻到一股强烈的、钻鼻子的呛味儿!啥味儿呢?芥末味儿!为什么会有这种味道呢?我现在就告诉给您!

平时,有些人喜欢吃芥末,芥末是啥?咋做的呢?现在我就捅破这层窗户纸:芥末,其实就是“芥菜疙瘩”的籽,磨成碎末后,它就是“芥末”,所以,煮熟了暴腌那种腌法保留了“芥菜疙瘩”本身的那种芥末的辣味儿,所以才叫“辣疙瘩”。

根、叶、籽,样样都是美味的食材,我说它浑身都是“宝”,有错吗?

好啦,我知道的这些都说完了,我不知道的,您来补充,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