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献新冠抗体血浆每次可赚100至200美元,有美国大学生故易感染康复后再卖血挣快钱

美国马里兰州的CSL血浆采集中心。

继美国部分学生玩起“新冠派对”赌谁先感染谁赢钱后,近日,又传出有大学生打算故意让自己感染新冠,好通过带有抗体的血浆谋利。

8月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紧急批准了使用新冠康复者血浆医治住院患者的治疗方法,并且称其已知和潜在好处超过了风险。一时之间,当地对血浆的需求量激增,相关酬劳也随之增加,以至于部分大学生未能挡住诱惑。

事实上,对于美国穷人而言,卖血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根据血浆蛋白治疗协会(PPTA)的最新数据,美国的血浆收集量逐年增加,2014年创下历史新高。相关机构预测,到2024年,血浆产业的市场价值将达到440亿美元。

当地时间周一,美国爱达荷州百翰大学称,有大学生试图故意感染新冠后,通过捐赠带有抗体的血浆来赚钱。校方发布声明,表示如有发现此类行为,涉事学生将被立刻开除。

然而,卖血赚钱不只是大学生会做出的行为。今年6月,美国职业咨询网站Zety对约1000名在职人士进行了民意调查以询问他们的财务状况。结果显示,超60%的受访者储蓄撑不过三个月。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很多人选择“变卖家产”来维持生计。其中,高达30%的人愿意卖血赚钱。

倒卖出“天价”的新冠康复者血液

如今,如果身在美国且正寻找一种在疫情期间能够快速赚取现金的方法的话,捐赠血浆是一种选择。

据东爱达荷新闻网10月7日报道,美国百奥莱采集中心发言人艾莉西亚·海兰德表示,在新冠疫情暴发期间急需血浆,“随着新冠病例在全球范围内数量持续上升,我们依靠那些已经完全康复的人,来帮助我们为那些风险最大的人制订潜在的治疗方法。”

这一疗法指医生从新冠痊愈后恢复的人体中收集血浆,并将其提供给正处于治疗中的患者。该疗法在8月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后,已在全国范围采用。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表示,带有抗体的血浆“也许可以有效治疗新冠,并且其已知和潜在的益处超过了风险”,并硬性要求献血者必须在康复后的14天没有再次出现症状。

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10月13日报道,美国基立福公司表示:“捐献带有新冠抗体血浆的人每次可赚取100美元。随着身体产生更多抗体来维持免疫力,您可以多次捐赠。”

最近几个月,该公司一直在向新的献血者提供高额酬劳,而在一个月内进行多次捐赠的人,获得的酬劳金额会逐渐提高。据东爱达荷新闻网报道,另一血浆采集中心百奥莱公司将为新冠康复期血浆捐赠者的前两次献血支付每次200美元的酬劳。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公司以100美元酬劳换取新冠病毒康复者的血液,然后以最高5万美金的价格出售血液。价格按照血液中抗体的比例定价。但这些公司都不承认自己因此谋取暴利。其中一家公司方面对外声称,其价格与供应链的“高成本”直接相关,包括寻找捐赠者、检测样本、安全成本和运输物流等,否认以此获得暴利。但在科学界内,这个现象引起争议。

“我以前从未见过这么高的价钱……这些钱是从民众的苦难中得来的。”英国一间研究抗体测试公司的医学总监菲切特对此作出批评。

“可能随时被解雇,但血液一直在流淌”

美国费城,杰奎琳·沃森每周一早晨乘坐40分钟的公交车前往城北卖血,每次能得到30美元的收入。

“钱总是把我带到这里。”她说。

据MintPress新闻网2019年12月3日报道,美国58%的人依靠薪水维持生活,储蓄不足1000美元。3700万人填不饱肚子,其中包括六分之一的纽约人。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数以百万的贫穷人士已经转向出售血液以维持生计。从真正意义上讲,这些公司正在收获穷人的鲜血,从字面上夺走他们的生命。

“这些采集中心从来不开在城镇的中心地区,只会开在有数不尽的穷人为了获得每个月几百美元的收入而到来的地方。”安德鲁·沃特金森已经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卖了超过18个月的血,他补充道:“这可能是他们拥有的最简单、最可靠的收入。当您处于这种社会地位时,您可能随时会被解雇,但血液一直在流淌。”

自2005年以来,美国的血液收集中心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血浆采集业务一直高速发展。血液现在占美国出口总值的2%以上,比出口的玉米和大豆还多。这主要是因为美国是世界上仅有的付钱给献血者的发达国家之一,而其他大多数国家出于道德和医学的各种理由禁止了这种做法。此外,很多血液采集公司为了巨大的利润,刻意有意识地针对最贫穷、最绝望的美国人,它们鼓励回头客和推荐者,甚至会发放鼓励“奖金”。

一项研究发现,克利夫兰的大多数血液“捐助者”收入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来自卖血。密歇根大学的卢克·谢弗在《每天2美元》中指出,从卖血中获得的钱很有可能是极度贫困家庭唯一的经济来源。

有人在网络媒体上分享卖血技巧

事实上,除了一些机构在通过高额酬劳吸引维持生活的穷人外,当下还有人在网络媒体上诱导年轻人卖血。

在美国,靠捐献血浆赚钱已经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打开网页搜索如何快速赚钱,九成的答案会提到卖血。还有人发布了相关攻略,其完整度让人瞠目结舌。甚至还有人整理了血浆采集中心的分布地图,方便有意者快速找到可以赚钱的地点。

尝过卖血甜头的油管博主萨拉·克里斯蒂将“每月轻松赚500美元”的方式做成视频公开,称“手头紧就去这里坐一会儿”,债务很轻松就能还清。其他类似视频的评论中还有人提供“小技巧”:只要喝大量的水,然后吃更干净健康的食物,机器抽取的速度越快。

现年20岁的大学生卡丽莎·巴克几乎每周都要进两次血浆采集中心。习以为常地看着针管扎进皮肤,想着的却是马上就凑够钱买新包了。过去的一年里,卡丽莎的新款手机、当季包包以及昂贵的美容产品,都是靠着她一次次频繁的献血换来的。

采访时,她告诉记者每个月能以此收入280美元,“我绝对会向身无分文但想买东西的人推荐卖血”。

目前,在爱达荷州百翰大学中,已确诊的学生有109人,教职员工有22例。为了获得抗体,部分学生选择故意感染新冠,康复后再捐献自己带有抗体的血浆。

校方声明:“新冠的控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毫不顾忌地无视健康和安全,将不可避免地造成其他更大的损失……没有必要作出危害健康和安全的行为来维持生计。”

本报实习记者杨洁长沙报道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