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朝在金军的全力进攻下,最终走向了灭亡的命运,代之而起的则是又一大游牧民族政权—金国。此前辽朝的统治范围及其统治下的社会财富基本上全部为金国所占有,天祚帝战败被俘虏之后,辽朝的契丹贵族耶律大石在西逃的过程中自立为王,并且相继得到了西面人的帮助,最终重新建立了一个游牧政权。

回纥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这个游牧政权虽然影响力不如之前辽朝大,但是其对于西域以及中亚地区的影响确实极为深远的。这个政权就是史书上所记载的西辽,而随着契丹人逐渐退出了中原地区以北草原地带的政治舞台,这也标志着公元12世纪的草原地带政权格局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女真人的崛起代替了契丹人的统治,并在此后逐渐建立起稳定的游牧政权之后,开始了与中原王朝北宋展开了激烈的交互。在灭亡辽朝的战争中,宋金之间也算是有着一段颇为友好的蜜月关系,这也使得双方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暂时的共同目标之时能够有一定的政治联系。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前言

金国在当初选择与北宋坚守共同进攻辽朝的主要原因我认为有两个,一是当时的女真人虽然已经建立了属于本民族的独立政权,但是毕竟刚刚起步不久,而且在起初起兵之时,女真部族的社会生产生活与辽朝契丹人相比较的话,还非常落后,因此女真人需要一个先进且强大的政权来帮助自己发动反辽战争,南面与辽朝互为宿敌的北宋自然就成了首选。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另一方面在金国主动选择北宋作为联盟者之时,我们也要看到其中北宋政府及其统治者的主动渴望。因为北宋虽然在王朝建立之初与辽朝契丹人之间的战争频频落败,但是他们从未放弃对幽云十六州地区的收复之心。因此,当辽朝内部统治危机全面爆发,特别是女真部族在完颜阿骨打的率领下掀起全面的反辽战争之时,北宋认为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进攻辽朝,配合金军的作战,收复幽云十六州。

《宋大诏令集》载:"以内治得立经陈纪,以外攘得保大定功。政事达熙丰之成,疆宇得燕云之旧。惟克绍先烈,乃臻夷夏之安。而聿怀永图,尤切渊衷之念。"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宋金之间的联盟协议也是充分证明了各自所存在的军政利益和野心,这种充满高度自身性利益的同盟自然是没有稳定的建立基础的。如果说当时宋金之间的"海上之盟"能够建立的话,那只能说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便是已经不断走向衰落的辽朝。而当辽朝被灭亡之后,宋金联盟自然也就失去了所存在的军政基础,如此一来,双方之间的矛盾便会全面爆发。

特别是北宋作为存在已久的中央王朝,积贫积弱的政局已经困扰了北宋政府一个多世纪了,其内部严重的危机已经让金国统治者完全看在眼里。而金国作为刚刚建立的政权,并且继承了辽朝广大的统治范围,其势力正处于高速发展和扩张的阶段当中,因此金国必然要对此时也已经走向衰落,并且政府极度腐朽的北宋做些什么。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北宋高层沉浸在收复失地的喜悦当中,对金人毫无防备

按道理来说,宋金联盟虽然存在瑕疵,但是从结果来看双方各自的目的均已经达到。辽朝灭亡,使得金人成为了辽朝故地的全新统治者,这也标志着在北方草原地带重新崛起了一个生机勃勃且拥有强大军政实力的游牧政权。北宋方面虽然在与金国政府的谈判中,没能全部收复燕云十六州,但是能够收复部分地区,特别是对重地燕京的收复,已经让当时的北宋高层异常喜悦了。

当宋军正式进驻燕京,且北宋政府与失地地区建立起基层政府之时,北宋满朝欢呼,政府上下已经完全沉浸在收复燕京,辽朝灭亡的胜利喜悦当中。并且当时的北宋高层判断,北宋政府对于宋金"海上之盟"的协议已经做出了全面让步,虽然只要求金国归还部分失地,但是其答应金国的条件却一个都没少。因此他们认为金人的野心和贪欲已经得到满足,并且在刚刚经历过灭辽大战,不会对北宋采取军事行动。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从表面上看北宋政府高层人员所做出的判断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们毕竟还是不了解当时刚刚崛起的金国以及女真人的性格。当北宋收复燕京之后,金国政府接二连三地向北宋方面派遣使者前来祝贺,这一行为北宋方面非但没有做出警惕防备措施,反而认为这是金国在向北宋示弱的信号。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从后面的历史发展来看,金国政府派遣使者的这一行为颇具政治内涵。其名为是向北宋政府祝贺收复失地,且稳固双方之间的军政联盟,做出继续发展双方和平关系的措施,但是背后目的却是刺探军情和熟悉地形。毕竟女真人长期生活在东北地区,对宋辽之间的交战路线以及重要战略据点、地形不是很熟悉。就这样,金国使者名正言顺地刺探军情,北宋却没有丝毫防备,这令金国基本上掌握了进攻北宋之前的重要情报。

《宋史》载:"是月,金人取平州,张觉走燕山,金人索之甚急,命王安中缢杀,函其首送之。十二月乙巳,金人遣高居庆等来贺正旦。戊申,以高平郡王棣为太保,进封徐王。"

北宋内部战和不定的氛围严重影响了抗金作战

随着金国眼线深入到北宋刺探军情,并且获得了一系列有效情报之后,金国统治者逐渐掌握了北宋的基本情况,同时也熟悉了宋金之间的主要路线和地形信息。公元1125年10月,也就是辽朝刚刚灭亡的第8个月,金国便向北宋发动了军事进攻,而北宋此前对于金国毫无防备,甚至将沿线的重要驻军全部撤掉了,这给予了金军得以长驱直入的军事条件。

然而当金军分兵东西两路大举南下侵宋之时,北宋内部统治集团对于金军的入侵由于缺乏必要的军事防御准备,顿时显得手忙脚乱,最为明显的就是他们对待金军入侵的态度不一,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战和不定。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宋徽宗本身就是一位毫无主见的君主,在面对金军入侵之时,他丝毫没有展现出一名王朝君主的气魄和胆识。当传言金军南下侵宋已经即将到达开封之时,宋徽宗为了自己不做亡国之君,居然临时将皇位传给了太子赵恒,也就后来的宋钦宗。

《宋史》:载:"今日之计,当整饬军马,固结民心,相与坚守,以待勤王之师。而宰执犹守避敌之议。纲为上力陈所以不可去之意未几,后复决意南狩,纲趋朝,乘舆已驾矣。"

宋徽宗的此举做法完全令北宋政府陷入极度恐慌之中,当时北宋内部分为主和派和主战派两大政治派别,他们在是否进行出兵抵抗金军还是谈判议和的问题上,展开了针锋相对的争论。而北宋统治集团内部的这种矛盾争端,直接令宋军失去了最佳的抵抗时机,这给予了金军快速南下,获取巨大胜利果实的机会。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金国侵宋做了完善的军事准备

在与宋军进行军事合作进攻辽朝的过程当中,宋军战斗力的低下以及统治集团的腐败,金国统治者看着在眼里,因此在辽朝即将灭亡之际,金国政府就已经在酝酿下一条军事计划,那便是侵宋战争,这也是为什么在辽朝灭亡之后的短短八个月,金军便迅速进行南下作战的重要原因。

《宋史》载:"自江西乃至湖南,无问郡县及村落,极目灰烬,所达残破者,十室九空。金人既去后袭逐之师继至。官兵与盗贼,劫掠一同,城市乡村,搜索殆遍。"

经过频繁向北宋方面派遣使者(实为细作)所搜集来的情报,金国统治者对北宋的基本情况有了基本了解,而且作为中原北部重要军事战略要地的幽云十六州,金国政府还控制一部分,这为金军的南下战争奠定了重要基础。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此后,金国政府一方面利用示好的手段使得北宋逐渐放松对金国的警惕和防备,一方面全面准备宋金战争,进行军事动员以及武器装备的补给。公元1125年,金军大举南下,分别从云州和平州进军攻打开封,势如破竹。与金军踌躇满志的状态相比,宋军明显准备不足,这也是北宋最终走向灭亡的重要原因。

宋朝统治者的无能与金国形成鲜明对比

宋金之间所订立的盟约当中,北宋每年转交给金国大量的岁币以及实物,这令本来统治范围不断扩大的金国有了一定的经济支撑。并且这其中大量的财富,全部被金国用来发展自身的军事力量,补充进攻辽朝战争中的巨大损失。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这也是为什么金国在发动如此大规模战争之后,依然有实力和精力去发动此后对北宋的入侵战争。宋金之间的军事配合令辽朝南北受敌,因此很快便不能抵挡,这是辽朝走向灭亡的重要原因。但是宋军表现的不尽人意及其统治集团的极度腐败,也令金国统治者充分意识到,在面对如此孱弱的一个中原王朝实在是没有不进攻其的理由。

而女真人作为游牧与渔猎相结合的民族,他们自身也有着非常强悍的民族性格以及对外扩张的极度渴望。在面对王朝实力孱弱的北宋这块肥肉之时,金国统治者也展现出了极大的渴望。因此,在辽朝即将灭亡之际以及北宋上下沉浸于收复失地的胜利喜悦当中,金国已经开始策划下一步入侵北宋的战争计划了。

同盟之下的“包藏祸心”,金军借祝贺刺探北宋军情,大战一触即发

因此,此时在得到燕京正沾沾自喜的北宋,即将成为金人下一个的进攻目标。宋金两方截然不同的军政现状,直接导致了宋金战场上的形势变化,由于北宋政府内部矛盾重重,宋徽宗、钦宗二帝毫无斗志,而金军气势磅礴,最终在正面战场上宋军节节败退。

参考文献:《宋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