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夷王失去了马,连出兵都困难了,天下呈现出一派萧条景象

周夷王失去了马,连出兵都困难了,天下呈现出一派萧条景象

周穆王死了,造父死了,八骏也死了。马的优劣好坏没有人能够辨认了,只好按产地和毛色来区分。因此,冀州(古代九州之一,包括今山西、陕西之间黄河以东,河南、山西之间黄河以北,和山东西北、河北东南一带)北部一带出产的纯色马,被看作上等的马,养在天闲厩,用来驾周王的车;那些毛色驳杂的马,被列作中等的马,养在内厩,用来弥补天闲厩良马的不足,同时兼作战马;冀州以南,济水(古代四渎之一,包括黄河南北两部分。黄河以北济水导源河南济源县王屋山,东流入黄河〔今入漭河〕;黄河以南的济水是从黄河分出的一条支流,因分流处与黄河北的济水入河处相对,古人便认为它是济水的下游,向东经山东入海)、黄河以北地区出产的马,养在外厩,供诸侯、周王的公卿大夫以及出使四方的外交使臣驾车使用;长江、淮河以南出产的马定作散马,供传递消息、运送东西和干各种杂活时用,重大的任务,不让它们承担。那些养马人的待遇,根据所养马的等级,按照造父的旧例,分为四级。

到了周夷王(周朝第九代王,穆王曾孙在位十五年)的末年,强盗蜂起。内厩的马按规定应当参战作军马,但是,这些马养得肉满膘肥,十分骄懒,听到钲鼓声就吓得后退,望见旌旗就四处乱逃,只好搭配一些外厩的马。内厩、外厩的养马人闹起了意见。内厩的养马人说:“我们的马是给天子驾车,不是战马。”外厩的人说:“你们的马吃的草料多而干的活少,为什么打起仗来,反让我们在前头呢?”

双方争执不下,一直闹到周夷王那里。结果,周夷王和左右大臣们都偏袒内厩的养马人。不久,周夷王的军队和强盗相遇,外厩的马先上阵作战,把强盗打败了。强盗败走后,内厩的养马人和马才冲上前去,结果周夷王反而认为内厩的马和养马人立了功。这样一来,外厩的养马人和马都感到心灰意冷。

强盗们摸清了这一情况,于是,又乘机攻了进来。内厩的人马首先逃跑,外厩的人马看到这种情况并不去援救。并且,也跟着逃了起来。这一仗,弄得周夷王原来拥有的好马不是战死就是被强盗掠走。

周夷王大为惊恐,于是,下令征调天闲厩的马匹参战。天闲厩的马,一向只习惯于在宫廷里驾车,不习惯沙场作战。天闲厩的人把这种情况告诉了夷王,夷王下令改让散马参战。

养散马的人说:“作战的马需要有力气,吃得饱才能力大。如今平日吃得多的马,尚且承担不了战事,我们喂养的马吃得又少,力气又小,而且,一直得不到休整,恐怕更难以承担作战这样的大事。”

周夷王听了,心中有所醒悟,因而感到惭愧。他安慰了养马人一番,打发他们回去,并且下令,今后各类马匹都和天闲厩的马一样,享受同等待遇。但是,由于饲料供养不足,这对于天闲厩和其余三级马来说,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于是,天闲厩的马和其他三类马,都逃到田野,马足相交,看见庄稼就啃就吃。老百姓无法耕种,年老体弱的人都相继饿死,年轻力壮的都被逼得当了强盗。天闲厩和其他三类马的情况与老百姓的情况相同,也是死的死,逃的逃。

周夷王失去了马,连出兵都困难了,整个天下呈现出一派萧条景象。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