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结发夫妻,还是再婚家庭,无论是粗茶淡饭,还是锦衣玉食,面对生活中的日复一日,要说难能可贵的,一定是彼此之间的一颗真心,我想,这一点应该不会有不同的意见。

大多数的再婚夫妻,难就难在,太会结合实际,从现实出发,为了自己,为了子女,夹带了太多的私心。

当然,也有一部分再婚夫妻,既能共赴晚年生活,也能携手抵御生活的鸡零狗碎,也许,他们打心底里,已经把对方当作了自己的家人,来看看网友郭大伯的再婚经历。

我今年七十三岁了,和再婚老伴已经搭伙十三个年头了,虽然我们没有在一起挥洒青春,却能在一起共守白头,期间发生的曲曲折折,也让我们的心,牢牢地连在了一起。

我和原配妻子育有一儿一女,她在我五十五岁的那年,没能挺过一场大病过世了。

一双儿女早已成了家,我也即将面临退休,眼看着空落落的家里,心里很是难过,虽然家人和朋友都劝我再找个伴,可是刚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实在没有这个心思。

一直到了退休的第二年,遇见了现在的老伴,比我小三岁,当时我叫她小陈,我们是在一次老年健身活动中认识的,能说到一块去,就多了些来往。

我为人果断,做事干脆利落,而小陈是会计出身,心思细腻,慢条斯理,两个人相处还颇有一种互补的感觉,连周围的同龄人都认为我们“有戏”。

拖拖拉拉接触了将近一年,我动了再婚的心思,说不上有多喜欢对方,只是想找一个合适的人携手晚年。

小陈也是丧偶,就一个儿子,和儿媳在外地定居了,所以后续不会有太多的牵扯。

虽然我有情,对方也有意,但为了不给家人和孩子添乱,领证之前,两个人还是约法三章:婚前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不算在婚后,再婚以后,我的退休金交给小陈支配,她的收入和退休金由她自行保管。

闺女觉得我这样有点太过头了,既然生活在一起,理应各自承担一半。

在我看来,自己虽然老了,可还是个男人,对方有心跟着自己过,那我还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

再婚后的第六年,我因病住院了,虽然不危及生命,但也要手术,当时手头上的钱不够,正准备麻烦自己儿女的时候,被老伴拦住了,她说她想办法。

后来我才知道,是她拿出了自己的积蓄,报销后,我过意不去,又主动加了些还给老伴,而她只拿回了自己的,多一分都不要。

“你的退休金一直都是我管着的,每个月的生活费连两千都不到,剩下的都存着呢,这次正好用上了。”

确实,每年的年底,老伴都会发挥职业的余热,把这一年的账单拿给我看,还会指出花了多少钱,存下了多少钱,我每次都是摆摆手,要她不用这么事无巨细的说给我听,交给她,我放心。

老伴从来都是翻着白眼地看着我,嗔怪我没有家庭意识。

有这样精打细算的老伴,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有眼光,还为此沾沾自喜。

老年人凑在一起,无论是出去遛弯,还是喝茶钓鱼,闲聊的时候,都会谈及彼此的家庭,像我和老伴这样相互交底的并不多。

更多的再婚夫妻,不是警惕猜疑,就是各花各的,有事没事也会像年轻人一样吵架拌嘴。

当他们知道我把自己的经济都交给再婚老伴的时候,无不例外地说我老糊涂,劝我要给自己留一手,不然赔了夫人又折兵,哭都找不到调。

虽然不无这样的可能,但我深信老伴不会那么对我的。

两年前,儿子的事业遇到了困境,赔了一大笔钱,为了翻身,张罗着要卖掉自己的房子。

老伴的意思是,家里这么多人,一人帮衬一把,怎么说也到不了买房子的地步。

于是,老伴先是拿出了我们攒下的存款,又加上她自己的积蓄,我也照做,加在一起给儿子凑了二十多万。

闺女,包括老伴的儿子也都出了钱。

说实话,当时我感动得一塌糊涂,没想到这样的福报会显现在我身上,老伴的这份心意,就算是亲生的,也不过如此吧。

我想把自己的房子加上老伴的名字,与利益无关,只是想表明态度,结果被她一口回绝,还说我这样会让她困扰。

“我有房子,我儿子也有房子,就算哪天你先走一步,我也不会惦记你的财产。”

一年的时间,儿子东山再起了,不但把本钱还给了我们,还带上了利息,有这样一双懂得感恩的儿女,还有一个心怀坦荡的老伴,我只盼着我和老伴能健健康康,长长久久。

如今,我越来越离不开老伴的陪伴了,不图别的,只为彼此朝夕相伴,不负黄昏。

很多人选择再婚,并不是因为再一次遇到了爱情,而是觉得有必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来为剩下的生活和时光,分担苦恼,分享快乐,以减轻自己的负担。

都说再婚夫妻难有一心一意,也的确让很多中老年人为之望而却步,说到底,不在于婚姻的本身,而是在于有没有选对那个相伴的人。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自己再怎么有本事,过日子也不是一个人的事,自己有心,对方也要有意,想要精彩,离不开两个人的努力。

人心都是向善和温暖的,只要夫妻之间本着信任和真诚,婚姻的宽容度还是很大的,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