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毓肥

美国《Consumer Report 消费者报告》从 2018 年开始,每年都会对市面上主流的辅助驾驶系统做一次横评。

我们 2018 年曾经报道过首次横评( ),当时刚上市的

Model 3(参数|图片) 撼负通用 Super Cruise。两年之后,CR 的测试规模扩大到 17 辆,横跨美国市面能买到的所有辅助驾驶系统。

两年后,特斯拉能否在 CR 测试中夺回第一?

结果是否定的。

和两年前一样,特斯拉 Autopilot 再一次撼负通用 Super Cruise。特斯拉输在哪里?通用真的后发先至吗?我们将评测全文重点翻译如下,大家可以点击原文链接查看英文全文。

《消费者报告》评测全文

前言

你们也许都听过特斯拉的主动辅助驾驶套件,它的名字叫 Autopilot,可以控制方向盘和行驶速度。但你们也许没想到的是,几乎所有主流汽车品牌都已经推出了类似的功能。

需要说清楚的是,主动驾驶辅助不会让你的车变身「自动驾驶」,而更像是支援驾驶员,以设计好的系统减轻驾驶压力,比如长途旅行和拥堵路段的压力。

举个例子车企和车型不同,车道保持(LKA)的表现之间有些许差异。有些 LKA 只有车辆离开车道时才会转动方向盘,而有些则专注于将车辆维持在车道中间。但无论表现如何,车主仍要对行驶行为负全部责任。因此保持注意力就显得格外重要。

2020 年,CR 将辅助驾驶系统横评扩大到 17 款,包括原有的 4 款(特斯拉、凯迪拉克、日产、沃尔沃)。它们是:

特斯拉 Autopilot(Model Y)

凯迪拉克 Super Cruise(CT6)

林肯/福特 CO-Pilot 360 (航海家)

奥迪 Pre Sense(e-Tron)

现代 Smart Sense/起亚 Drive Wise(帕里斯帝)

奔驰 Driver Assistance(GLS 450)

斯巴鲁 Eyesight(傲虎)

宝马 Active Driving Assistance PRO(330i)

保时捷 Active Safe(Taycan)

沃尔沃 Pilot Assist(S60)

本田/讴歌 Sensing(CR-V)

日产/英菲尼迪 Pro Pilot Assist(Leaf)

丰田/雷克萨斯 Safety Sense 2.0(美版卡罗拉)

大众 未命名(帕萨特)

别克/雪佛兰 Driver Confidence(昂科拉 GX)

路虎 Incontrol(极光)

马自达 I-Activsense(CX-30)

两年之后,通用 Super Cruise 依然是我们排名第一的辅助驾驶系统。因为 Super Cruise 会在启动的第一时间,通过主动监测驾驶员状况,警告疑似放松注意力的行为。

至于其他辅助驾驶系统,我们在特斯拉和沃尔沃参测车型上,并未发现明显的车道保持性能进步。

沃尔沃的辅助驾驶系统没有给出明显的警告;别克、马自达、路虎的辅助驾驶,则无法将车辆保持在车道上,哪怕是直路。当 CR 询问相关车企时,得到的部分回答是「他们的车道保持功能并非设计成将车辆维持在车道中心」。

所有 17 辆参测车型,都在占地 327 英亩(132 公顷)的 CR 自有赛道,以及赛道旁的公路上测试,测试日期从 2020 年 6 月一直到 9 月 30 日。每一个辅助驾驶系统都要经历 36 个小项的测试。

36个小项的测试会被汇总成5个大项,包括「 capability and performance 性能与能力」、「 keeping the driver engaged保持驾驶员注意力」、「ease of use 易用性」、「Clear When Safe to Use 可用性指示」,以及「unresponsive driver 驾驶员失责」。

性能与能力

和 AEB 紧急制动那样的迅速反应、避免碰撞的功能不同,主动辅助驾驶的目的是让驾驶更轻松。从这一点出发,CR 对主动辅助驾驶的评判标准是保持车辆在车道中心的能力、ACC 等巡航功能运行的顺滑程度、简便直觉程度,以及如何保持合适的速度。

LKA 车道保持能力方面,特斯拉是毋庸置疑的第一,而奥迪、凯迪拉克、林肯的车道保持能力也不差。

好的车道保持会将车辆稳当地运行在车道中间,而较差的比如别克和马自达,则只是提供了偏离车道时的警告和挽救动作。而且 CR 发现它们无法持续性将车辆保持在车道里面。

别克向 CR 表示,参测的

昂科拉(参数|图片)

GX(参数|图片) 拥有足够的技术「避免事故发生」;而马自达的解释则是「我们的辅助驾驶系统并非设计成将车辆保持在车道中心」。

大众向 CR 表示,参与测试的

帕萨特(参数|图片)基于目前大众最旧的平台(P7.5),即将推出的新款会配备更好的辅助驾驶功能。CR 曾经测试过更新的 Atlas(参数|图片) Cross Sport(国内的途昂 X),两者表现实际上差不多。

巡航速度控制方面,做得最好的,是奥迪、奔驰以及保时捷。它们在菜单中都有详细的选项供驾驶者调节,比如巡航的速度是快是慢等等。这些辅助系统均提供了足够的调节范围,并且跟车的动作模仿得更像人类。

保持驾驶员注意力

当辅助驾驶系统控制着车辆的速度和转向,驾驶员有可能会有放松警惕的风险,比如说接个电话,或者其他鲁莽的分心行为。因此 CR 认为主动辅助驾驶必须监测驾驶员状况,并督促驾驶员时刻关注路况。

在实际测试过程中,所有主动辅助驾驶均未对路面突然出现的特殊情况作出提醒,比如路面的坑洼、施工设施以及其他路面上的物体。

基于摄像头的驾驶员监测系统,可以通过眼球跟踪发现驾驶员是否集中注意力在路上。凯迪拉克 Super Cruise 因此获得了这一大项的第一位。其他辅助驾驶系统仅仅要求驾驶员每隔一段时间将手放在方向盘上,但这并不意味着驾驶员的眼睛一定是在看路。

优秀的辅助驾驶系统,还应该清楚指示驾驶员接管。凯迪拉克不仅通过改变方向盘指示灯颜色和闪烁的方式,明确警告驾驶员已经分散注意力的行为,并且某些时候会在需要接管之前就开始警告。

通过高精地图,super cruise 可以预知前方的危险路段,从而给予驾驶员必要的时间接管车辆。而当特斯拉 Autopilot 无法获得足够的路面信息时,比如说路面标线消失,Autopilot 会发出明显的警告声,提醒驾驶员接管。

除此以外,CR 测试的所有辅助驾驶系统均不会发出任何提醒声。

我们测试的大多数车型,当巡航时主动打方向盘,系统均允许自由操作。而特斯拉 Autopilot 在操作时系统会对方向盘施加阻力,除非驾驶员用更大的力度转向,系统才会允许操作。

我们发现凯迪拉克对于驾驶员接管的要求过于挑剔,哪怕此时车辆已经稳稳处于路中心。

易用性

很多人都将辅助驾驶系统作为买下一辆车的主要考虑因素,但因为辅助驾驶是个新玩意,车企应该使它更便于使用。主要的考量标准有控制的难易、清晰的显示,以及准确的反馈。

具体来说,我们会评价驾驶员进入辅助驾驶模式、调节设置的便利性;对驾驶者显示的信息丰富程度和直观度;以及驾驶员理解系统操作的速度。

参测车辆大多都配备了两套车道保持的设置。其中一套将车辆维持在车道中心,另一种则更多是在车辆快要偏离车道时轻微修正。实际上两套逻辑会造成交互的混乱,对于驾驶者来说,将车辆保持在中心就够了。

宝马和现代甚至有三套设置,每一套的逻辑都不太一样。宝马和现代的车道保持功能有三个方式打开,第一个是车道偏离预警、第二个是方向盘控制,第三个则是高速跟车。

这个大项里面,特斯拉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可用性指示

在高速上或者拥堵路段开启辅助驾驶功能可以有效降低驾驶压力,但如果在狭窄路段和行人更多的路段开启功能,则会有更大风险。

「可用性指示」大项中,CR 会评判车辆是否给出了清晰的指示,提醒驾驶者「此路段可以/不可以开启辅助驾驶」。

大多数辅助驾驶系统在非理想环境下都会拒绝开启,但少数系统如奥迪、宝马、沃尔沃、特斯拉,即使在居民区单向中心通行车道,也能开启辅助驾驶。

宝马对此的回复是「我们的系统在识别到车道并开始介入时,会明确与驾驶者交流,而当无法识别车道并退出时,也会有足够清晰的提示」。

这一个大项中凯迪拉克再次胜出,因为它仅可用于有地图信息的路段,其他路段,甚至地图上的危险路段,均会明确警告驾驶者。

驾驶员失责

有能力控制方向和速度的辅助驾驶系统,应该在驾驶员最需要的时候施以援手,比如突发心脏病或其他紧急状况。在这一大项中,我们会评判系统的退出机制,包括警告、方向和速度控制。

有些车企会为其辅助驾驶系统设计「驾驶员失责」的情况下逐渐退出,直至停车的功能,甚至会拨打求助电话。

在这一基础上,我们认为未经任何警示直接推出至待命状态的辅助驾驶系统——比如沃尔沃 Pilot Assist、别克 Driver Confidence、马自达 i-ACTIVSENSE 以及路虎 InControl,都不能算得上是对驾驶员更安全的辅助驾驶系统。

最终得分如下,通用 Super Cruise 以 69 分名列所有 17 款辅助驾驶系统的第一位,特斯拉 Autopilot 则以 57 分名列第二。17 款参测辅助驾驶系统中排名最后的是马自达 i-ACTIVSENSE,得分为 27 分。

我们的一些想法

CR 的测试更多面向普通消费者,这是基于 CR 的体量、辅助驾驶的普适性等等决定的。

因此,对美国路段驾驶员提醒能力更完善、警告更有效、监测更准确的通用/凯迪拉克 Super Cruise,的确更适合「小白消费者」。

这也提出了一个新命题:特斯拉依然是辅助驾驶的领先者吗?

我们测试过的蔚来 NOP/小鹏 NGP,它们都对中国路况做了适配,小鹏 NGP 甚至被业内同行称为「可能是最符合中国路况的辅助驾驶系统」。另一方面,特斯拉美国国内的竞争对手通用,也在做「专门优化」的路子。

特斯拉最近推出的 FSD Beta 拥有惊艳的完成度,并且通过影子模式大量训练深度学习模型,很有可能成为另一个领先世界的杀手级功能。

但我们同时也能看到,中美两地的竞争者们也在奋起直追,有一些甚至赶上了马斯克,不是看到车尾灯,更像是隔着两扇门对望。

你们觉得特斯拉有没有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