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生为女子,“言语有分寸,举止有风度”,更让人喜欢

文/芨芨草

导语

在当今的社会里,生为女子,不再像古时的女子那样受到束缚。她可以是豪爽的,也可以是内敛的,性格随性,天性释放。

但纵观女子群体,仍然是那些“言有分寸,举止有度”的女子受到普遍欢迎。人们对于审美可能有各自的爱好,比如有人喜欢胖的女子,有人喜欢瘦的女子,但是对于一个说话得体、做事有分寸的女子,不论其胖与瘦,美与丑,都是欢迎的。

这种女子,就是一个修养良好的体现。她可以外表不美,但是通过修养所表现出来的美,却是让人难忘。

你可能会对一个漂亮的女子有瞬间的惊艳,但是如果她出口满是脏话,举止粗暴无礼,你也可能瞬间就对她印象改观。这是人的本能。

但反而,一个外表不漂亮,但是总是面带笑容,出口温柔有礼的女子,有可能会让你久久难忘。

中国人有一种情结,就是喜欢对自己好的人。这种好,不是说要给你多少钱,给你多少物,其实,要的就是这种简简单单的“礼节”。

我们可能在某种场合,因为遇见一个粗鲁的人而心情恶劣,也可能在某个场合,因为一句贴心的话而感动。人心都是肉做的,所以,人心是最直接体会一个人修养的感官。

做一个刚刚好的女子,其实就是要修炼“言有分寸,举止有度。”我们从小进入学校,除了学习知识以外,更多的是学习怎么样做人。

★长孙氏的说话技巧

记得还在读书之时,就曾读过唐朝的历史。同样作为女子,我对于文德皇后长孙氏的印象犹为深刻。

可以说,在唐朝有名的“贞观之治”中,没有长孙氏,李世民也成不了明君。据历史记载,长孙氏13岁嫁与李世民,从秦王妃一路做到长孙皇后,很大程度,就得益于她的善良温厚。据说长孙氏说话声音温柔,就如一缕清风,吹拂人的心灵。

在李世民为政的期间,长孙皇后特别注意丈夫的脾气。因为作为一个皇帝来说,高高在上,君威森严,是没有人敢反抗的。

有一次李世民因为一匹心爱的马死了,迁怒于养马的人,准备杀掉他。长孙氏听完后,没有直接为这个宫人求情,而是对丈夫讲起了一个故事。她说,齐景公也曾因为死了马要杀人,他的臣子晏子就请求列出养马人的罪过来:你养的马死了,这是你的第一条罪;让国君因马死而杀人,老百姓知道了,必定埋怨我们的国君,这是你的第二条罪;诸侯听到这个消息,必定轻视我们的国家,这是你的第三条罪。齐景公听后,觉得如此说来,自己如果杀了养马人,会引起众怒,不利于国家的发展,于是便赦免了养马人的罪。

李世民听了妻子话,知道她是在劝自己要学习古人,不要因小失大,于是也就放了那个养马的人。

从长孙氏说话的方式,我们可以看出,她是非常聪明的一个女子,她不直接说情,而是采取委婉迂回的策略,用故事来启发丈夫。这其实比直接说情更有说服力。

★文德皇后的处事方式

不止说话有技巧,长孙氏的处事方式也很独特。

我们都知道李世民有一个非常口直的大臣叫魏征。魏征以敢言在唐朝著称,许多次在金殿上直接顶撞李世民。如果不是长孙氏,魏征可能死很多次了。

有一次,李世民怒气冲冲对妻子说:有一天我一定要杀了这个魏征!长孙氏一听,知道魏征肯定又在殿上顶撞皇帝了,但是她什么也没说,反倒是默默朝后殿走去。

李世民很奇怪,往时,他说魏征的时候,长孙氏怎么也会陪着说几句,让他消消气。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想要杀魏征,就是一时气愤而已。

没想到,一会之后,长孙氏出来了,她居然换上了正式的朝服。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行为,因为只有在正式庄严的场合,长孙氏才会身着朝服。

而现在,是夫妻之间的私人空间,怎么妻子会换上朝服?长孙氏对丈夫说:我这是为陛下祝贺来的,自当着装庄严。我听说君主开明则臣下正直,如今魏征正直敢言,是因为陛下的开明,这样的好事,我怎么能不祝贺陛下呢?

李世民听完很是震惊,也很是感慨,他觉得自己一个皇帝,还不如妻子那样有智慧和远见。所以,他的气也消了,自此对魏征也更加重用。

结语

一个女子,在那个以男人为尊的时代里,用自己的言行举止影响了一个朝代,这在古代当中,是不多见的。

而在这些行为的后面,是长孙皇后的一颗仁爱之心。一个女子,只有具备了一颗仁爱的心灵,才能通过她的语言和行为中表现出来。

我们现代的女子,可能达不到长孙皇后那样的地位,我们或许只是这个社会中平凡的一个女子,但是,像长孙皇后那样的修养,我们还是可以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