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环球网-文旅频道】;

【环球网文旅特约作者 米广弘】豆腐的吃法南北各异,千姿百态,看汪曾祺的《豆腐》一文,简直就是豆腐大宴,令人垂涎三尺。吃过豆腐宴,不过吃的时候岁数小,不懂其中的奥妙,只是一通吃,灌进耳朵里的也都是“这素宴做得真好,豆腐做成这么多菜,真不简单”之类的赞词。等到后来长大了,拥有并掌管了自己的厨房,豆腐也成了餐桌上常亮相的菜品。

豆腐是中国饮食文化的佼佼者,千娇百媚,变化无穷,老少皆宜,不拘泥、不造作,可随心搭配。平常家里做的豆腐都比较简单,比如小葱拌豆腐,小葱切花,豆腐切丁,然后一同盛入盆中,撒入细盐和味精搅拌,加麻油和少许白醋再搅拌,十分钟入味后便可装盘,一清二白,十分爽口。

豆腐脑是一道传统小吃,常与豆腐花、豆花混用,依据各地口味不同,北方多爱咸食,而南方则偏爱甜味,亦有地区如四川等喜爱酸辣口味。豆腐脑和豆花都是做豆腐的中间产物,成分上并没有太大区别。豆腐脑是最先出来的,比较嫩软,用筷子难以夹起,需用汤勺盛用;等到豆腐脑再凝固一点,就是豆花,与豆腐脑相比口感凝滑,可以用筷子夹起来吃;豆花放入模具里面压实更加凝固之后就是豆腐了。

豆腐宴是传统红白喜事中的宴客礼仪用膳。现代素食文化的兴起,拓展了豆腐宴的外延,既有中国传统食文化的精华,又溶入了现代的健康饮食观念,是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相结合的产物,是民族特色美食。宴会时有多达150多道豆腐菜可供选择,以豆腐为主料烹制的名菜有:一品豆腐、八仙瑶池聚会、佛手豆腐、人参豆腐、芙蓉豆腐、荷花豆腐等,色香味形,美仑美奂。

豆腐干、豆腐皮也是不错的搭配,零嘴吃也可。尤其喜欢虎皮酱豆腐,每次都能空盘,可见对它的喜爱。老豆腐切成寸方薄块儿,摆在电饼铛里倒油煎,煎到两面金黄关火,把自制的肉末酱抹在上面,然后摆盘上桌即可。切记要趁热吃,香辣筋道。酱的做法也不繁琐,鸡胸肉加香菇剁成肉末,葱花姜末蒜蓉放锅里翻炒,再挖一勺海天香辣酱拌几下,当然不能炒糊,然后倒入香菇肉末翻炒,熟了之后添一大勺水炝汁,汁中勾芡,滚开即可成酱。做酱和煎豆腐可同时进行。

冻豆腐是一种传统豆制品,由新鲜豆腐冷冻而成,孔隙多、弹性好、营养丰富,味道也很鲜美。冻豆腐热量少,不会造成明显的饥饿感,是肥胖者减肥的理想食品。冬天来一锅白菜炖豆腐,热腾腾,舒服极了。呆过最冷的冬天是在子午岭下的矿上,妇人爱在下雪天的院子里挂一篮豆腐,冻透的豆腐一解冻,像海绵一样松软,吸汁能力特别强。种的大白菜相当瓷实,来半颗可以炖一大铁锅,再加上豆腐和一撮粉条、半斤大肉片子,那香味馋得大黄狗都摇着尾巴等在灶边。

说豆腐是主角也行,拿豆腐当配角也可,总之豆腐充实着人们的生活。率性也罢,恼烦也罢,我们虽不能像豆腐一样百变,但能让自己冷静下来,如冻透的豆腐般,吸收有价值的营养和获得,从而面对更美好的生活!(文图:米广弘,文化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