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蜀吴衰颓,三分天下之局被破,在司马懿、贾诩等谋臣的导演下,一出名为“曹丕代汉”的大戏正式开演。

曹丕虽然做梦都想坐龙椅,但面子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在汉献帝被威逼利诱一通后写下禅让诏书时,曹丕还推推让让地拒绝了第一次禅位。紧接着,董巴、苏林两人登场,这两位博士在星象上大做文章,从天文学上给曹丕上位提供了有力支撑,奏疏魏王早日接过皇权。

两位博士推演星象的大体过程是这样的:木星每十二年运转一周,若将黄道按木星的运行轨迹等分为十二个部分,这便是十二干支。按照“十二分野说”的说法,十二干支各代表一个王朝,这些王朝之间改朝换代相互交替,每个干支上的星象发生异动,说明与它对应的那个王朝会出现某些状况。

“十二分野说”出自《周礼》,不过,这里并不包含魏。

既是如此,那么该如何将魏编入“十二分野”呢?

曹家的封地在六国赵地,所以,魏应该与赵一样,对应着大梁。

不过,曹操生前曾说过一句话“苟天命在孤,孤为周文王矣”,所以,两位博士便牵强附会地将魏与周划等号,在“十二分野”中对应鹑火之位。

可以说,董巴、苏林这两位博士的“创新”是十分符合逻辑的。倘若,按照老祖宗的《周礼》,每隔十二年黄道十二干支对应的地区都得按照星象发生点什么,那天下早就大乱了。所以他们的牵强附会,为后世的篡位者留下了丰富的经验。

显然,这些都是忽悠无知群众的把戏,根本经不住认真的推敲。曹丕要想上位,还得找点更靠谱的依据。

为了从史书中找到更多的依据支撑主子篡位,大臣们群策群力。有人指出,建安二十五年正是庚子年。在《诗推度灾》这部相术书中指出,“庚”也可有“更替”之意,所以,这一年眼下的政权要发生变换。不过这个依据仍旧十分离谱,难道每隔一个甲子六十年,就得改朝换代吗?显然这是不合逻辑的。

于是,又有人从《诗推度灾》中找出“王者布德于子,治成于丑”这句话,称这一年将会有受天命的圣人接管天下,施行仁政。这个依据倒是中规中矩,可也却缺乏说服力。“治成于丑”的王者究竟是谁?《诗推度灾》里并没有说这人一定是曹丕,所以,这套说辞很难服众。

这群人站出来,举出这样那样的例证,无非是给曹丕找个台阶,让他顺理成章地接过玉玺坐上龙椅。不过,曹丕心机缜密的性格继承自曹操,他必须等到一个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理论依据,否则,是绝对不会冒险的。若非如此,将来有人指出曹魏政权的来路不正,缺乏合法性,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大臣们集思广益,为了让曹丕能“合法”地坐上龙椅费尽周章。曹丕的麾下有许芝这么个奇人,他拿出的依据足有七条,这些都能让曹丕代汉获得“王权天授”的支持。

一是、《易传》中提到了:“上下流通圣贤昌,阙应帝德凤凰翔,万民喜乐无咎殃”、“圣人受命,阙应凤凰下,天子虏”、“黄龙见,天灾将至,天子绌,圣人出。”

简单来说,就是每逢改朝换代(圣人出)时,总会有某地会爆出祥瑞事件。所以无需拿出什么书面证据支撑,只要在各地创造祥瑞来忽悠老百姓就万事大吉了。对于已基本统一北方的曹氏家族来说,在某地制造出麒麟、黄龙、凤凰等祥瑞简直轻而易举。

二是、《春秋玉版谶》中有“代赤者魏公子”一语。

这部《春秋玉版谶》在相学中拥有很高的地位,所以说服力比较强。这里面提到的“赤”,代表的正是汉朝(高祖刘邦曾自诩赤帝之子)。而当时曹操被封为魏公,他的继承人曹丕自是魏公子。

三是、《春秋佐助期》里提到了“汉以许昌失天下”。

可以说,许昌就是曹家的“龙兴之地”,既然提到了汉朝会因许昌这个地方而丢了江山社稷,那么,取而代之的自然是崛起于此的曹氏家族。

四是、《春秋佐助期》里还有“汉以蒙孙亡”的预言。

也就是说,先人已经预测到,汉朝传承到“蒙孙皇帝”时,便离灭亡不远了。

那么,“蒙孙”二字该作何解呢?

“蒙”就是迷迷糊糊稀里糊涂的意思,汉献帝被曹氏父子操纵了半辈子,显然他的状态很符合“蒙”这个字。至于“孙”,指的多半是亡国的是个“儿皇帝”。曹丕篡汉时虽然汉献帝已经长大了,但他被“挟天子以令诸侯”时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小娃娃。

五是、《孝经中黄谶》中提到了“日载东,纪光火。不横一,圣明聪。四百之外,易姓而王。天下归功致天平”的记载。

看到这可能有不少人会觉得迷糊,这里根本没提到曹家的事儿,凭什么说代位的是曹丕呢?这就不得不佩服许芝的附会功力了。

“日”这三个字若用汉隶来写,在“日”的上面加两个“东”,就成了“曹”字,是为“日载东”。“不横一”就更显而易见了,在“不”字的下面加上一道横,不就是“丕”字吗?所以,“日载东”与“不横一”说的就是代汉者的名字——曹丕。

而且,这句批言连汉朝的国运都已剖析明白了,汉天子享国运四百年,到了时候若想让天下继续安定下去,那就得易主。

六是、《易运期》有云:“言居东,西有午,两日并光居日下。其为主,反为辅,五八四十,黄气受,真人出。”

这同样是个字谜游戏。

“言居东,西有午”指的就是“许”字,而“两日并光居日下”则是“昌”字。许昌发生了什么呢?答案不言自明。“黄气”代表着五行中的土行,正好符合魏之土德。

七是、《易运期》又说“鬼在山,禾女运,王天下”。

这同样是个拆字游戏,“鬼在山,禾女运”就是“魏”字,这就是摆明了说曹魏理应问鼎中原。

说到这,不知各位是否有这样的疑问:难道先秦时期真的有那么多神奇的预言家,能预测千百年之后发生的事?

笔者认为,这些经纬书未必是假的,但它们多半与“玛雅预言”差不多。大家都在预测未来的国运,在相书中说出一大堆模棱两可的话,等着后人望文生义进行解读。

古代的算命先生不少,靠预言来吃饭的大预言家比比皆是,那些预言不准确的相书早就被帝王给烧了,留下的就只剩那些可以用作解读“王权天授”的文字了。

可以想象的是,之所以这些相书能留存下来,就是因为曹丕等开国皇帝在上位之后将其奉为印证王朝合法性的“证明书”。

总而言之,许芝从一大堆不知从哪翻出来的相书,成功地为曹丕造势,让他心安理得地坐上了龙椅。

建安二十五年十月,汉献帝被折腾到高祖庙里进行了一场祭天仪式,随后将诏册御玺等“官方文件”交到曹丕的手里。

饶是如此,曹丕还是假惺惺地推辞了三次,这才“不情愿”地来到繁阳设坛,正式即位。这场乌烟瘴气的代位闹剧,终于圆满落幕。

曹丕抢走了妹夫的皇位,成了历史上的“魏文帝”。

但有趣的是,曹丕的妹子,也就是汉献帝后宫里的那位,她向来不喜父亲和兄长的作风,尤其是他们为了篡位将自己送进后宫成了牺牲品这件事更让她难以释怀。在禅让的官方仪式结束后,她将御玺带回宫中藏了起来,曹丕向她索要了多次都无功而返。后来实在被逼无奈不得不交出御玺时,曹家妹子痛骂了兄长一通,然后将御玺摔在地上。

更有意思的还在后面,孙权听说曹丕完成了他父亲的遗愿成了皇帝后更是怒不可遏,对东吴群臣说道:“论起年纪曹丕这家伙比我小得多,可他却成了皇帝,我这辈子怕是赶不上了。”这时,东吴大臣阚泽安慰主公道:“主公休要生气,虽说您没有赶在他前面当皇帝,但您当皇帝的时间肯定比他久。”

孙权不解,阚泽回答道:“曹丕当皇帝,顶多能当十年,且看他名字里的那个‘丕’,拆开来看不就是‘不十’吗?”孙权听完后,转怒为喜。不知这阚神棍哪来的神通,“曹丕当皇帝不到十年”这件事,还真让他给言中了。果不其然,曹丕只当了七年的皇帝便一命呜呼了,死的时候才刚过了不惑之年。

曹丕虽死,但后世篡位者却继承了他的经验。

自曹丕以后,未来千年长长短短各个王朝在建国之初,总要找些祥瑞或玄学依据。甚至,从三国到赵宋王朝建立,历经七百多年,十余个朝代都以禅代方式完成了易代鼎革,汉魏故事更是成了帝制社会禅代的代名词。就拿最近的来说,司马炎胁迫小曹皇帝时,用的套路与曹丕如出一辙。若曹丕在九泉之下见到子孙受司马氏如此凌辱,恐怕也是难以瞑目了。

参考资料:

【《曹丕篡汉》、《三国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