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鲁这个品牌在车迷眼中可是神一样的存在,拉力之王的名头响彻云霄,优异的四驱系统和绝对平衡的水平对置发动机,更有在头文字D中唯一吊打了主角的神车。

然而在一般消费者看来,斯巴鲁就显得格外小众,在国内销量惨不忍睹,民用版本车辆都没多少,更别提性能级别的跑车了,不光车友不买账,斯巴鲁的影响力,在老家日本也算拖后腿的,很多不是特别懂车的朋友,可能连车标都不认识。

斯巴鲁在国内混的这么惨,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全系进口的原因,本来就少,额外再加上关税,卖的又贵,4S店又少,导致国内售后跟不上,一点都不省心,零部件都是进口的,往往修个车就得修上一个月起步。

日系品牌抱紧中国市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毕竟连铃木这种存在感比较低的品牌,在国内也能抱上合资的大腿,拥有着优质的合资伙伴,所以很多人认为,斯巴鲁太高冷,明显就是瞧不起中国市场,不跟我们玩合资。

其实斯巴鲁也冤枉的很,早在80年代末,斯巴鲁就已经来到了国内求“合租”,只不过被黑房东给坑了个“血本无归”。

刚入中国的时候,斯巴鲁第一个找上了一个贵州的工业企业,“贵州航空工业集团”,听名字大家都能听出来,这是个造飞机的厂家,不过这也不奇怪,“哈飞汽车”以前不也是造飞机的么,在改革开放后经济大发展的时期,军工的需求急剧缩水,为了在市场中存活下去,贵州航空工业集团就把目光瞄向了汽车行业,有没技术又没钱的贵航,急需技术和资金的注入,偏偏这个时候斯巴鲁送上门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摆出一副端正的态度:先把飞机车间腾出来改成汽车生产线,再把原来的停机场宽阔的场地改造成测试跑道,这么优厚的环境条件感动的斯巴鲁热泪盈眶。

由于斯巴鲁最开始也是玩飞机的,再加上贵航态度如此友好,两大企业一拍即合,确定了合作关系,不过斯巴鲁不知道的是,贵航有自己的小算盘,打算买个技术之后自己造汽车,然后把日本人给踢开,独占汽车市场去分一杯羹。于是乎,贵航先是给了斯巴鲁一笔钱,买下了当时斯巴鲁的“网红”车型斯巴鲁REX的零件,回国后进行组装。

单看这个平平无奇的外表和微小的车身,可能没什么感觉,再加上这是一部排量仅有0.54L的标准K-car,怎么看都算不上“网红”,但是,这款车拥有四轮独立悬挂,那可是80年代,这种设计可谓绝对的超前,运动性能的调校才是他的灵魂所在,甚至一度刷新过纽北微型车的圈速记录。

门外汉贵航可不知道他的价值,买了一堆零件以为装好就能卖了,根据车辆可爱的外观,给他取了个可爱的名字——“贵州

云雀(参数|图片)”。贵航凭借着首批100台的“云雀”在当地着实火了一把,贵航也借着这股热乎劲,摇身一变成立了“贵州云雀汽车公司”,在当地红透了半边天。

贵州政府看到后,觉得这是个当地发展产业的好机会,就派出租车管理处去和贵航谈谈,想把云雀投放在当地出租车市场上,这对一个刚成立的车企,简直就是天上砸下来的大馅饼,然而,当时的贵州汽车公司仿佛有点膨胀,他们认为,首批100台车,要先满足企业内部领导的需求,竟然拒绝了这次合作…

当地政府倒是很大气,没有和这个脑子“瓦特”了的车企一般见识,觉得当地好不容易有个大型企业发了家,抠门一点就算了,以后他们想通了再来招标呗。

错过了这个绝佳的发展机会的云雀,真的就想凭自己实力去市场上拼搏一把,当时主要的竞争对手,就是当时比较火爆的铃木

奥拓(参数|图片)。

一般我们提起奥拓,都会开玩笑的作为反面教材来说,“你那个破车还不如个奥拓”,然而,贵州云雀还真就让奥拓给打爆了,首先动力数据上就不是一个等级,奥拓搭载0.8L三缸机,云雀搭载0.54L双缸机,再加上失去了斯巴鲁原厂调校的底盘数据,这款只拼发动机的云雀,就完全没有了竞争优势,而在贵州汽车公司膨胀的背后,就连组装他们都做不好,工艺水平和质量,在奥拓面前完全被吊打。

而在日本本土市场上,斯巴鲁和铃木的销量比例是5:1,到了中国市场后竟然被拉到了1:30….

这个数据就能看出贵州汽车公司有多水了,以至于后来凭本事招标当出租车的,是外来的奥拓,当地政府看到这个场面,也已经觉得云雀是扶不起的阿斗了。

就这个调性,贵州云雀竟然还一坚持就是7年,当然,也理所应当的亏损了7个亿,90年代这可是天文数字,吃到苦果后又向斯巴鲁求救成立了合资公司,斯巴鲁倒也是大度,没有计较当年的往事,过来以后先是整顿正产线提升工艺水平,后又带来了专业的日式生产线,针对云雀动力弱鸡的情况,斯巴鲁直接拿出一款直列四缸发动机,而且是多点电喷技术的,直接在动力上完爆奥拓,最后还给予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云雀WOW”,既代表了惊叹,又代表了“wing of wind”风之翼的意思。

斯巴鲁一系列操作让云雀拥有了运动血统,销量开始回暖,口碑也渐渐好转,甚至当时有专家预言,云雀会是未来5-10年最畅销的家用车。

然而,贵州汽车的老毛病又犯了,想把斯巴鲁的技术搞到手,再一脚踢了这个小日本。贵州汽车的再次背叛,让斯巴鲁和中国的合作产生了非常大的隔阂,斯巴鲁气不过,甚至提出了资金运转只收现金的这种搞笑的报复方式,明显是气迷了心了。贵州汽车也破罐子破摔,为了尽快摆脱斯巴鲁,实现云雀国产化,开始自主研发,却又无功而返,短短2年内,云雀销量又滑落到每年1000多辆出头,4.5亿资金全部烧光,斯巴鲁见状,换洗衣服都没带就回了日本。最终贵州云雀也没躲过收购重组的命运,几度卖身都是半死不活,近两年还推出了新车云雀Q1,也是无人问津。

而斯巴鲁回国后,再也没有提过国产合资的事情,仿佛被坑怕了一样,之前传言要和奇瑞合资建厂,最后也石沉大海,不管斯巴鲁是不是真的被“坑怕了”,他选择的道路到底还是不国产,逆着时代的浪潮前行,高昂的税金,使得斯巴鲁全系起售价格20W以上,而他不出彩的外表,在老百姓眼里又不值得这个价格,斯巴鲁引以为傲的“拉力”“水平对置”“全时四驱”也只能成为车友们的谈资。

所以,每次见到斯巴鲁车主的时候,我都能让则让,毕竟他修起车来挺不方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