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长城网

长城网特约评论员 于平

近日,媒体曝光了发生在湖北荆州监狱的两起“手机寻租”案。一是“黑老大”王世兵以贿赂铺路,狱警们为其夹带手机、银行卡、现金及400多斤白酒入监。这个在监狱经常用手机发朋友圈的罪犯,还因“积极改造”而两次获得减刑。另一案件是罪犯陈某军在服刑期间用手机指挥毒品交易,通话297次,犯下一桩走私、运输毒品大案。

荆州江北检察院巡查荆州监狱情况。图片来源:“荆州江北地区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澎湃新闻搜索到的20个判例显示,发生在监狱里的手机违纪案例多数呈现“手机寻租”特点,不少狱警因收受好处,对于服刑罪犯私藏、使用手机隐瞒不报或者降格处理,还照常为罪犯申报减刑提供帮助;有的为罪犯提供手机打电话,有的甚至为罪犯手机充值话费。

监狱是监管犯人的重地,也是司法正义的“最后一公里”。然而,一些犯下重罪的罪犯,却在监狱里过上了“逍遥无比”的日子,刷起了朋友圈,与陌生女性聊天交往,甚至指挥狱外的毒品交易。如此一幕幕,不仅把监狱的风气搅得污浊不堪,损害国家刑罚执行机关形象,也助长了违法犯罪,使得司法正义功亏一篑。

对于频频发生的监狱“手机寻租”,应追根溯源,查清“手机寻租”背后的监管人员玩忽职守,甚至与服刑人员沆瀣一气,同污合流等潜在问题,并严厉惩处。在陈某军服刑期间用手机指挥毒品交易一案中,玩忽职守的荆州监狱狱警杨为军、张武被判刑,这当然是他们咎由自取。不过,陈某军是如何获得手机的?判决书显示,这一情节并没有查清,相关部门也未公布处理信息。

毫无疑问,每一起监狱“手机寻租”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内情,涉及哪些人员,绝不能含混过关,而是要究责到底。

其实,对于手机这样的违禁物品监管,在技术上是很容易做到的。此前司法部曾要求,全国监狱戒毒场所要进一步强化监所安全警戒设施管理。加快配备监所手机信号侦测、报警、追踪系统和手机信号自动屏蔽系统。此外,监狱管理制度还要求每周对监室清监,同时禁止工作人员带手机进入监区,对于夹带违禁品的处罚也比从前严厉许多。

说到底,要根绝“手机寻租”,最关键的不是管住手机、管住罪犯,而是必须管住“内部人”,依法强化监督,守住司法的底线。

近日召开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就指出,继续推进法治领域改革,解决好立法、执法、司法、守法等领域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公平正义是司法的灵魂和生命。要深化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加强司法制约监督。

要看到,手机等监狱违禁品管理,目前只是属于监狱内部制度和纪律规定调整的范畴,未来如何通过立法,实现手机等违禁品依法监管,依法追责,让“内部人”受到严格的权力约束和制衡,让监狱的每个角落,成为司法阳光普照的地方,这显然是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