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言:冷兵器时代的战场,往往需要士兵们手提大刀片子砍人。 如何激励那些亡命之徒替自己卖命,一顿饱饭可不是轻易可以打发的。对于那些统领大军的君王来说,此时就不能吝啬,黄金美女,官爵名位就要舍得给。历史上存在的名将贤臣往往可以名垂青史,而那些命如蝼蚁的小兵们,要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记非常困难,除非他们取得了巨大的功劳。被均分的万户侯

楚汉之争,众多的英雄归附刘邦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项羽吝啬,韩信曾对刘邦分析项羽的为人,“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至使人有功,当封爵者,印刓敝,忍不能予,此所谓妇人之仁也。”也就是说项羽待人很谦和,对待那些患有疾病的将士也很好,但是一旦将士立功,应当封爵的时候,项羽却吝啬起来,把印章握在手里,棱角都快磨没了,也舍不得给。

而刘邦则对钱财不屑一顾,为了分化敌手,刘邦听从手下智囊陈平的建议,拿出四万金,交由陈平来实施反间计。四万金是一笔巨款,刘邦将这笔钱交给陈平后,就不再过问这件事。

对于手下的功臣封侯拜相的事情,就更加慷慨,刘邦曾经说,自己最恨的是雍齿,他是刘邦的老乡。刘邦让雍齿镇守自己的大本营。可是在刘邦对外征战时,雍齿却投降了。顺带着连刘邦的大本营一起捎带了过去,刘邦大怒,数攻丰邑而不下,只好到薛县投奔项梁,刘邦因此对雍齿非常痛恨。后雍齿属赵,再降刘邦。刘邦称帝后,大封功臣,连雍齿都被封为为什邡侯(2500户)。

西楚霸王项羽,在被汉军围在垓下之后,率领几十个亲兵突围,最终在乌江边被汉军骑兵围住。项羽见到了熟人吕马童,于是对他说:“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意思是,我听说汉王用千金来买我的头,我就把这份功劳送给你吧。

项羽自刎后,汉军各个知道获得项羽的尸首可以封万户侯,结果项羽一死,汉军将士争夺项羽的尸体互相杀戮的有数十人,最后王翳争得项羽的头,吕马童与郎中骑将杨喜、郎中吕胜、杨武各自得到项羽的肢体,因此刘邦把原定封地分成五份,封吕马童为“中水侯”,食邑一千五百户,王翳为“杜衍侯”,食邑一千七百户,杨喜为“赤泉侯”,,食邑一千九百户,杨武为“吴房侯”,食邑七百户,吕胜为“涅阳侯”,食邑一千五百户。其中杨喜这一支最风光,自西汉一直到隋唐都达官显贵无数,他的后代杨坚甚至在北魏夺得皇位,建立了隋朝。

分期付款的赏金

南北朝时期的北魏分裂为了以高欢为主的东魏,以及和宇文泰为主的西魏。当时乱世中出现一位猛将高敖曹,高敖曹和自己的哥哥高乾一起在乱世中讨生活,后来高敖曹的哥哥西魏所拥立的魏帝元修所杀后,高敖曹投奔了东魏的高欢,高敖曹勇猛善战,是高欢最得力的战将。

东魏和西魏在进行潼关之战,沙苑之战之后,战线逐步稳定,但是东魏在国力上依旧强于西魏。东魏元象元年,东魏兴兵进攻西魏,高欢以高昂与侯景等领兵围攻金墉,高欢自己率军殿后。西魏金墉守将独孤信闭城固守。侯景下令纵火,金墉城内外官房民宅仅剩十之二三。西魏文帝元宝炬得知金墉告急,即与丞相宇文泰率军东下,增援金墉。

同年八月,宇文泰等抵达谷城。东魏将领莫多娄贷文在孝水战败被杀。宇文泰等进抵瀍水东岸,迫使侯景等趁夜解除对金墉的包围,退馈。宇文泰大破东魏军,东魏军北遁。宇文泰随即集中精兵猛攻高昂,高昂由于轻敌,全军覆没。高昂单骑而逃,投河阳南城,但守将北豫州刺史高永乐与高昂不合,遂闭门不受。高昂又仰呼求绳,仍不得。不久,追兵至,高昂只得藏在桥下,追兵见高昂从人持金带,便问高昂藏于何处,从人指桥以示。高昂知其不免,便说:“来!与汝开国公”。追兵遂斩去其首级,当时年仅三十八岁。

可惜的是,砍掉高敖曹脑袋的小兵的名字并没有留下来。西魏宇文泰得到了高敖曹的脑袋之后,重赏了那个小兵,赏金是1万匹绢帛。在当时绢帛是硬通货,因为数量太大,西魏朝廷甚至无法一下子拿出那么多,于是精明的宇文泰采用了分期付款的方式,从538年开始每年支付几百匹绢,一直到宇文泰的儿子557年建立北周,571年北周被杨坚灭亡, 这笔赏金都没有领完。宋兵军头奠定了澶渊之盟

宋太宗灭掉北汉之后,于雍熙三年(986年)为收复后晋“儿皇帝”石敬瑭割让给辽的燕云十六州,派遣二十万大军分兵三路伐辽。结果三路惨败,宋太宗被射了一箭,坐驴车回到了开封,后来宋太宗又组织了几次北伐战争,但是都以失败告终。其中辽朝的萧挞凛担任诸军副部署从枢密使耶律斜轸战于山西,他率领辽军在陈家谷之之战击败宋军,俘虏杨业。开始在辽国将领中脱颖而出。

宋太宗死后,宋真宗咸平六年(1003年),辽萧太后与辽圣宗耶律隆绪以收复瓦桥关为名,亲率大军深入宋境,统兵大将就是萧挞凛。四月,萧挞凛攻破遂城,生俘宋将王先知,力攻定州,俘虏宋朝云州观察使王继忠,宋军凭守坚城。由于辽军已直扑黄河沿边的澶州,威胁首都汴京,故宋廷朝野震动。宋真宗畏敌,欲迁都南逃,因宰相寇准、毕士安坚持,无奈亲至澶州督战。

辽军至定州,两军出现相峙局面,王继忠乘机劝萧太后与宋朝讲和。辽恐腹背受敌,提出和约,初为宋真宗所拒。十一月,辽军在朔州大败宋军大败。辽军主力集中于瀛州城下,日夜不停攻城,宋军守将李延渥死守城池,激战十多天未下。萧挞凛、萧观音奴二人率军攻克祁州,萧太后等人率军与之会合,合力进攻冀州、贝州,宋廷则“诏督诸路兵及澶州戌卒会天雄军”。辽军攻克德清,三面包围澶州,宋将李继隆死守澶州城门。

宋军坚守澶州城,虽然被围,但是宋军士气非常高,此时宋真宗一行抵澶州。寇准力促宋真宗登上澶州北城门楼以示督战,“诸军皆呼万岁,声闻数十里,气势百倍”。当时澶州城上有重武器床子弩,使用绞车拉动弓弦,操作士兵达7名,根据宋人记载的最高射程约合现在的1.5公里。

当时萧挞凛在城外巡视,以为弓箭无法伤到他,但是他的将领装束被城头的宋兵发现,当时威虎军头张瓌守床子弩,弩撼机发,箭矢射中萧挞览额头。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载:“契丹既陷德清, 是日率众抵澶州北……其统军顺国王挞览有机勇,所将皆精锐,方为先锋,异其旗帜, 躬出督战,威虎军头张瓌守床子弩,弩潜发,挞览中额陨,其徒数十辈竞前舆曳至寨,是夜,挞览死。”

统兵大将阵亡,辽军士气大挫,萧太后等人闻萧挞凛死,痛哭不已,为之“辍朝五日”。《辽史》载:“将与宋战,(萧)挞凛中弩,我兵(辽兵)失倚,和议始定。或者天厌其乱,使南北之民休息者耶!”,需要说明的是当时宋军并不知道辽国大将被射死。如果知道了,铁定不会这么轻易地签订合约。

可惜的是由于当时宋朝方面并不知道己方取得了这么大的胜利,因此威武军头张瓌并没有获得任何赏赐,仅仅在《续资治通鉴长编》和《宋史·寇准传》留下自己的名字。

当然这位军头比打死蒙古大汗蒙哥的宋兵甲,以及用炮打死努尔哈赤的明军士兵乙要幸运,这两位影响了历史的小人物最终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