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北魏末年,为了争夺对北方的统一,两个开国皇帝宇文泰和高欢打的不可开交,但宇文泰这家伙是被动应战的,老是被打。当他知道高欢死了直接喜极而泣,可见这孩子这些年是过的有多憋屈。同朝为官

要说起两人的结缘,就得从两人都在尔朱荣手下当官说起。北魏末期,怀朔镇镇兵鲜于修礼率领北镇流民于定州左人城起义,宇文泰一家也参加了起义队伍。辗转流离,投到了葛荣麾下。

起义最后失败了,被尔朱荣镇压下来,尔朱荣也抓住了宇文泰,后来被放在尔朱荣的部将贺拔岳的军中,随贺拔岳坐镇关中,就此在关中落下脚跟。

而高欢早年参加是另一只杜洛周起义军,也投奔葛荣。不过提早叛降尔朱荣,成为尔朱荣的亲信都督。这时,两人还没有啥交集,一个在长安,一个在洛阳,也算不上敌人,不过都有同一个老大。

时势造英雄,幻化成龙

公元530年,一场宫廷政变把原本平静的北魏政坛搅动起来。北魏强人尔朱荣被孝庄帝伏杀。要知道,尔朱荣是平定六镇起义的最大功臣,北魏军事力量的压舱石。北魏朝政均由尔朱荣在晋阳控制,称得上当世曹操了。跟当初曹操对汉献帝的做法差不多,孝庄帝是个傀儡。

可惜,孝庄帝杀死了尔朱荣却没有能力吞并其政治遗产,掌握军事力量。尔朱荣死后,高欢收编尔朱荣余部,镇压流民起义。531年六月在信都发兵攻打尔朱荣余部,第二年攻入洛阳,拥立了孝武帝元修。次年正月,消灭全部余部,正式控制北魏朝政。

这个时候,在关陇割据的尔朱荣余部贺拔岳惶恐不安。作为司马的宇文泰,决定不坐以待毙。向贺拔岳请求自己出使晋阳,看看情况,好与贺拔岳商量下一步怎么走。

于是两人有了第一次交集。会面时,宇文泰谈笑自若,风度翩翩,很被高欢赏识。英雄惜英雄,高欢想留下他。宇文泰立马拒绝,并很快告辞。 宇文泰前脚刚走,高欢就反悔了,急忙命人去追,但人已经到了潼关,已经来不及了。

回到长安后,宇文泰对贺拔岳说:"高欢之所以还没有篡位,是因为忌惮你,而周围的侯莫陈悦等人,并不是他所猜忌的对象。您只要悄悄地进行准备,算计高欢是不难的。"劝说他收复周围势力,然后挥师返回洛阳,辅助魏国皇室,拿到足以跟齐桓公、晋文公相比的功业!

于是,当年,贺拔岳就联合侯莫陈悦去一起讨伐曹泥。结果中计,反过来三个人来讨伐他,贺拔岳被杀。当时部队无人统帅,就快散去,各自分裂。宇文泰的朋友说形势不明,不要去趟浑水。宇文泰却立即赶赴凉州,接管了贺部的指挥权,稳定军心,击败侯莫陈悦。为贺拔岳复了仇,占据了长安,有了立政关陇的基础。

两者都成了占据一方的大人物。

元氏东奔,结下梁子

关陇在打仗,这个时候朝中也不平静。北魏孝武帝想要起兵讨伐高欢。原因和他的前任孝庄帝差不多,都是为了夺回皇帝权利,让太阿不再倒持。遗憾的是,高欢不是尔朱荣。孝武帝刚密谋,就被人告密,高欢立马有所戒备。

这年七月份,孝武帝不敌高欢,从洛阳率骑兵入关,投奔宇文泰,迁都长安。

当然,宇文泰也不是个愿意分割权利的,不到一年,孝武帝被毒死,宇文泰立个傀儡皇帝,建立西魏。而高欢也立个傀儡孝静帝,迁都邺城,建立东魏。本人在大本营晋阳,遥控朝政。中原有点小,容不下两个枭雄,两个政权,于是,宿命里的对决开始了。争斗十余年,宇文泰有点小憋屈

高欢本来就有平定关陇,一统天下之志的。而孝武帝的叛逃他处,宇文泰公然另立政权,都给了高欢攻打西魏的理由。而当时宇文泰只有关陇之地,而高欢占据了剩余北方所有地区,实力相差巨大。

不计小规模摩擦,高欢与宇文泰共有 5 次大的交手。西魏建立的第一年正月,高欢在蒲坂接连造三座浮桥,率先发起战事。从黄河进攻西魏。结果被西魏击退,大将窦泰阵亡。

其后宇文泰因关中饥荒也主动发动攻势,但高欢因轻视宇文泰,又被宇文泰打败,总共损失八了万人马。这次战斗,西魏俘获大批粮草军械,解决了当时关中的饥荒,可以说帮宇文泰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典型的资敌行为,高欢恨的咬牙切齿。

第三次双方在河南交锋,这次宇文泰吃了败仗,并且差点死了。战斗途中,宇文泰不小心摔下马来,眼看高欢大军就要来了,西魏大将李穆急中生智,刚好手上有马鞭,于是立马抽在宇文泰身上,呵斥:"你个逃兵,自己怎么在这里待着,你的主将去哪儿了呢?"跟曹操割发弃袍有异曲同工之妙。而高欢手下杀红了眼,以为这只是个不足轻重的小人物,继续向前厮杀。错过了立大功的机会。而宇文泰也捡回了一条命。

在双方都恢复完满血后,在公元 543 年两方又进行了第四次"两魏战争"。 因为准备充分,高欢的东魏军占据了优势。高欢手下将领彭乐自己单骑追到了宇文泰身后。但最后功亏一篑,受宇文泰蛊惑,害怕统一后,高欢兔死狗烹,放走了宇文泰。

调整阵型后,两者再度交锋。宇文泰命贺拔岳之兄贺拔胜率精兵追击高欢。高欢在前面一路跑,贺拔胜紧追不放,当手中的长矛几乎刺伤高欢时,这匹战马突然被东魏将军射伤也未能成功。

目前两个人已经打了整整九年了,都想致对方于死地。但这九年里,基本都是高欢主动打宇文泰。高欢损失了众多军力物力,也没见有什么疲软之势。宇文泰这一方不能有一点疏忽,打输了就是国除身灭。

岁月不待人,比宇文泰大 11 岁的高欢越来越想在死前统一两魏。两年后, 高欢进犯玉壁。玉璧地势险要,是兵家必争之地。宇文泰命令守将坚守玉璧,双方激战七十余日。为了攻城,高欢这一方垒土山,挖掘地道,苦攻50天,白天晚上都不歇息。

结果在西魏大将韦孝宽固守下,一直没有被攻克。反倒是东魏损失了七万人马。从高欢成为权臣的一路上,高欢基本没受到什么大的挫折,结果在宇文泰这儿屡屡碰壁。一气再气,这可怎么咽下气。于是从玉壁回师的第二年,高欢病重去世。

大统十二年九月,高欢去世的消息传到了长安。高欢和他的东魏一直带给宇文泰和西魏强大的压力,听到争斗,自己被压打这么多年的罪魁祸首高欢死了,宇文泰直接喜极而泣。英雄是兮兮相惜的。但对于两个致力于统一两魏的枭雄来说,如果阻挡我前进的路,那么还是死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