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唐梦,源出于战国宋玉《高唐赋》:

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其上独有云气,兮直上,忽兮改容,须臾之间,变化无穷。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对曰:「所谓朝云者也。」王曰:「何谓朝云?」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这个篇章就开头这一段文字比较直白,好理解,而且后面的文字非常堆砌,又很长,不好理解也不好做引用,大概的意思就是楚襄王在高唐一带游览,见到云海雾气,景色奇幻,心有所感,就向宋玉感慨:这里的景色为何这么不一样呀?

这个宋玉,是屈原的学生,不只以美貌著称,也是挺有才的一个人,自然看出了楚襄王的心里忧思(当时楚国已经岌岌可危了),就委婉的说了一个高唐女神和先王楚怀王的故事——这里,就不得不说到楚怀王了。

楚怀王,就是和屈原相爱相杀的那位,属于毁誉参半的一个君王,前半生颇有作为,让楚国强盛一时,但晚节不保后半生全毁,中离间之计,毁齐楚之盟,轻信小人,放逐屈原,自己也被秦国扣为人质,最终死于异国他乡,楚国由此衰落,十几年之后,终被秦所灭。

宋玉告诉楚襄王,先帝怀王曾在高唐遇到一位美丽的女子,她自愿和怀王欢好后离去,临走前告诉怀王,她是这一带的女神,清晨她化为云海,晚间她又化为雨雾,总之这气象万千的美丽江山,就是由她幻化而来,而且她愿意经常与怀王相会。

后来怀王不在了,女神日夜悲戚,这里的景象也就变成如今这样的奇幻却诡异凄迷了。最后宋玉又说襄王如果想像怀王一样亲近女神,就应该怀敬畏之心,修身盛装,虔诚地去求见,或许有机会(重现美景)。

《高唐赋》网上所见的解释都不是很靠谱,其实结合楚怀王和屈原的故事,很容易看出这是为老师屈原鸣不平的宋玉对襄王的一次进谏:对于那些曾慕贤名而来的高洁才子,你一定要虔诚,正是他们才让你拥有如画江山,而且他们非常忠诚,现在虽然怀王已经不在,他们悲戚但依然忠贞不离,期盼能为国效力,你作为怀王的儿子,应该努力揽贤敬才,励精图治。

高唐赋的姊妹篇是《女神赋》,在这篇赋里,襄王让宋玉为他寻访女神,宋玉则告诉襄王,他在梦中遇到了女神,并转达了襄王的求见意向,女神在思考了很久之后,最终拒绝了他——其实也就是委婉的表示了对襄王目前治理状态的不满意,是对襄王的鞭策之意。

宋玉做高唐赋和女神赋之时,怀王已死,屈原还流放在世。宋玉对自己的师傅非常尊敬,也具有同样的高洁坚贞情操,但身处末世乱朝,宋玉性格上要圆滑警觉许多,行事柔和藏拙,而行文多曲折讽比喻,这从《高唐赋》的委婉和《离骚》的激烈风格对比就可以看出来。

由于楚襄王的昏庸,宋玉心力耗尽,也无济于事,最后也是郁郁而终于楚国彻底灭亡的同年。

屈原宋玉说了这么多,和红楼梦有啥关系?

其实,清高又委屈的宋玉一生,几乎和薛宝钗的灯谜“更香”完全一致: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午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月阴晴任变迁。

总之,如果说林黛玉是曾得怀王信任依赖的屈原,那么薛宝钗就是死活唤不醒襄王的宋玉:

——而红楼梦的作者,基本上是把自己比做了有怀王之志而无怀王之能的楚襄王。

说到这里,该具体的说什么是红楼梦里的高唐梦了:

其一:是怀王(甄宝玉理想中的自我)的高唐梦,他曾经得到过女神(屈原——对应林黛玉)的青睐,因此也曾有所作为。

其二:是襄王(甄宝玉现实中的真我)的高唐梦,他想要再访女神,重振国威,但因为内外原因,未能如愿。(实情是屈原已经被流放,后来又投江,他对宋玉却始终不够信任信赖。)

这就是有名的“襄王有意,神女无心”(其实不是神女无心,而是神女也救不了他)。

高唐梦,因为在宋玉的笔下,是通过男女欢好的形式来表现的,因此通常被看做“不能得逞的春梦”代言词。然而其根本,却是关于君王的自身修养和国家兴亡的关系。

红楼梦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这一章前的诗,已经做了提示——太虚幻境一梦,不是春梦,而是华胥之梦(红楼梦中梦之四我将会说到华胥梦):

春困葳蕤拥绣衾,恍随仙子别红尘。

问谁幻入华胥境,千古风流造孽人。

那么,红楼梦中的高唐梦到底是哪一场呢?

首先,它是一场梦中梦——神瑛侍者下界托生为甄宝玉,而甄宝玉,其实就是最高统治者的继承人皇太子的一个幻化,然后甄家(皇家)所发生的一切事情,被茫茫大士渺渺真人以“梦”的方式嵌入顽石的意识(红楼第一梦)当中。

于是在顽石的意识观察中,甄宝玉又幻化出一个贾宝玉,真(皇)家也就变成贾家(知道宝钗选秀的事为何不了了之了吧?)

由于甄家的事情会全部投射到顽石的梦中,于是皇太子求贤得而复失的高唐梦也被投射到了顽石的梦中:

现实中的皇太子(也就是甄宝玉)在经历了与绛珠仙的际遇离合(就像怀王与屈原,襄王和宋玉)后,深感人生如戏,自己参透太晚,导致一切无可挽回,追忆似水流年,做了一个有“太虚”领悟境界和十二金钗被自己的无能所辜负内容的噩梦。

(十二金钗,应该是十二才臣或十二集团:

其中为首的是林黛玉所代表的因天下而已经与清当权者共治天下的江南汉族精英;

薛宝钗代表的应该是也是这一支,只是两者行事风格不一样,就像屈原和宋玉;

妙玉代表的是心怀天下但不愿与清当权者来往的隐士;

三春湘云凤姐李纨代表的是满清族内部比较开明有文化的一支;

英莲代表的是江南汉人一直被打压的命运,

晴雯代表的是君王理想中天下社稷平民的无忧安乐;

袭人代表的是资质平庸无自我意识但对清当权者唯唯诺诺愿意牺牲的忠仆。

——而所有这些忠臣志士形象的综合,就是身份无法界定、身名最终被污损,不屈自缢而亡以全自我的秦可卿。)

而这个梦自然也被投射到了顽石梦中,由于顽石的悟性所限,这场原本充满自责和悔恨情绪的梦,变成了贾宝玉在秦可卿闺房里的那一场懵懵懂懂的春梦:就好像后人多把《高唐赋》的内容当成描写男女爱情来看一样。

而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其实是甄宝玉和转世绛珠草的爱情故事,是清皇太子和他的汉人贤士太师之间的师生故事,是未来君王和他未来臣子的君臣故事。

【原创不易,盗文自重!】

细读红楼,自抒己见,欢迎账号内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