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国疾控中心发表的一项关于前列腺癌的研究报告引发关注。这一研究既有让人欣慰的地方,也有令人担忧的地方。

让人欣慰的是,在过去20年时间里,美国前列腺癌发病率整体呈下降趋势,而让人担忧的是,虽然前列腺癌发病率在下降,但晚期前列腺癌发病率却在上升。一升一降的对比,更应该引起男性群体的重视和警惕。

美国疾控中心研究人员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003年至2017年间,癌症已经从前列腺转移到身体其他部位的美国前列腺癌患者数量翻了一番,占前列腺癌患者总数的比重从4%增至8%。

在美国,前列腺癌是美国男性最常诊断的癌症之一,也是美国第二大致死癌症。2020年,预计约有19.2万美国男性被诊断出患有前列腺癌,约有3.3万美国男性死于这一癌症。

“理解哪些人易患前列腺癌,以及前列腺癌的存活率是什么情况,对于男性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有助于他们做前列腺癌筛查的决策,有助于为前列腺癌筛查提供建议。”来自美国疾控中心癌症预防和控制部门的大卫·西格尔说。

“为什么晚期前列腺癌患者发病人数在上升?”美国哈佛医学院放射肿瘤学教授安东尼·蒂阿米科认为,美国晚期前列腺癌患者发病人数上升,与美国预防医学工作组2012年的一项建议有关。

2012年,美国预防医学工作组发布了一则有关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筛查的建议,不鼓励男性定期接受PSA筛查。PSA筛查是一种能够检测前列腺癌的血液检查。

这一建议极具争议。2018年,美国预防医学工作组更新了这份指南,将不建议接受PSA筛查的男性年龄限定在了70岁以上。

“鉴于美国预防医学工作组2012年的这一建议,我们估计,美国前列腺癌患者的死亡率会在2018-2019年左右开始攀升。在这之前的两三年,即大概在2015-2016年,美国晚期前列腺癌患者发病率会上升。” 安东尼·蒂阿米科表示。

而这正是美国疾控中心这份研究所揭示的内容。

“这一趋势还将继续一段时间。因为直到2018年,美国预防医学工作组才对2012年的建议进行修改。因此,晚期前列腺癌的发病率可能还要好几年才能逐渐趋稳,然后再下滑。” 安东尼·蒂阿米科说,“我们应该把PSA筛查重新纳入建议。”

“理解前列腺癌发病率和存活率有助于对患者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并有助于制定有针对性的幸存者护理计划。” 大卫·西格尔说。

据悉,美国疾控中心的这一研究已发表在今年10月出版的美国《发病率和致死率周刊》上。

可以看出,为减少晚期前列腺癌发病率和提升前列腺癌患者的存活率,早查早诊早治至关重要。

当前,虽然前列腺癌尚无治愈药物问世,但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已有多种治疗手段来治疗前列腺癌。

雄激素剥夺治疗(ADT)是前列腺癌治疗的基石,无论是前期的激素敏感期阶段,抑或是后期的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阶段,都少不了雄激素剥夺治疗。

根据治疗机制不同,前列腺癌的ADT治疗可以分为四种方式,其中“药物去势”和“雄激素受体拮抗”是临床使用最广、药物选择最多的两种方式。

目前,在中国唯一一个获准用于前列腺癌治疗的GnRH拮抗剂为费蒙格,通用名是注射用醋酸地加瑞克,具有卓越的去势药物作用机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与GnRH激动剂治疗相比,GnRH拮抗剂治疗前列腺癌,患者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