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来,以酒行事,名垂千古者有之、身败名裂更有之。毕竟成败得失在于人,而不在于酒,无论古今,一贯如此。

熟读历史的人都知道,就在叛臣贼子朱温篡唐称帝,开辟了后梁政权之后。割据于晋阳的晋王李克用却一直在沿用唐王朝的年号,和后梁王朝争锋相对。

公元908年(开平二年)元月,命若悬丝的晋王李克用,将自己的兄弟李克宁、宦官张承业、亲子李存勖、义子李存璋等众将召集到病榻前说道:

“我决定立亚子为晋王,你们要发誓效忠于他。”

其弟李克宁及张承业、李存璋等都纷纷表示不辱使命,会尽心辅佐李存勖。

于是,在戎马一生的李克用病逝之后,其子李存勖承袭为晋王。

众所周知,唐代大将李克用征战四方,于战争中收养了不少孤儿为养子,而这些昔日的孤儿都逐渐成为骁勇善战的将士,其中有些人都统帅一方,甚至成为手握兵权的大将军。

按理说,收养的义子不可能会和亲生儿子一争高下,但任何事情都是没有绝对性的定论。

在李克用诸多养子中,就有一个人极其看不上李存勛。

他是谁呢?

此人就是李存颢,李克用众多养子中的一个。

看着比自己小的李存勛承袭了晋王之位,难以接受现实的李存颢思来想去,就想到了一个关键性的人物,这个人就是手握兵权的李克宁。李克宁虽说是李存勛的亲叔叔,但面对权欲的诱惑,其也未必不动于心,毕竟人都是有私心贪念的。

李存颢想知道这些,就觉得至少有七成的胜算,于是就去李克宁的府邸拜访,乘势劝说其利用所执掌的兵力,争夺晋王之位。

不得不说,正如李存颢事先所预料的那样,此时的李克宁仰仗着自己手中的兵权,早就萌生了取而代之的念头,只不过没有找到时机而已。

当下,听闻李存颢的一番分析后,便决定搏一搏。随后,一拍即合的他就与李存颢共同商议着,要以什么办法取而代之呢?

叔侄二人各自思考着,顿时四目相对,一致说道:除掉他。

除掉!说着容易,实施则难。

可是,贪恋权欲的人,一旦有了目标,便会不择余力,想法设法去寻找一些可能的机会。

最终,李克宁和李存颢商讨出来一个计策,则由李克宁以长辈的身份搞一场家庭聚会,邀请李氏成员之一的李存勖到李克宁府中赴宴,并于家宴时伺机生擒新任晋王李存勖。

计划分工是这样安排的,首先是命令晋王宫中的史敬镕予以配合,于王宫内室将李存勖的生母曹夫人羁押;其次是由李存颢率领士兵偷袭效忠于晋王李存勖的宦官张承业与武将李存璋的府邸,扣押起来,但如遇反抗则格杀勿论。

方案已定,李克宁、李存颢二人则分头积极部署起来。

岂料,负责王室后宫的史敬镕是一个双面间谍,其表面上是李克宁安插的亲信,但实际上却是李存勖的心腹,因为早在多年前,他就作为一枚棋子给安置在了李克宁的身边做卧底。

所以,得知这个消息的史敬镕立刻将李克宁联合李存颢密谋反叛的消息密报于晋王李存勖。

此时的李存勖异常冷静,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是躲不掉的。

因而,他秘密召集效忠于其父子二人的宦官张承业、大将李存璋等心腹重臣入宫商量对策。

李存勖开口说道:

“叔兄二人竟然如此绝情,欲要谋害于我母子,但骨肉相残只能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倒不如,我将王位拱手相让,免得同室操戈引发祸乱。”

宦官张承业言道:

“如果你选择退让的话,非但不能避免内患,相反,你必定会死于他手,同时也会将先王开辟的大业葬送掉,到时候你有何颜面去面对它老人家,既然他们无情无义,那我们也只有先下手为强,将这个毒患灭于萌芽之中,快而除之。”

大将李存璋也附和说道:

“若留其害,必遭其乱,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李存勖听闻二人之言,便说道:

“既然他们想设鸿门宴,我们可以乘其尚未防备,于宫中先行筹备一场宴会,并于宴会时伺机将他们除掉。”

于是,为了这场充满杀戮的宴会,谋害与被谋害的双方积极紧张地安排着各怀鬼胎的、铲除对方的鸿门宴。

不久,李存勖命人传召重臣进宫参加王宴。

这是一场看似很普通的宴会,明面上是晋王即位,酬谢群臣的一场酒会,实际上却是一场暗藏杀机的血腥盛宴。

得知晋王于王宫设宴,李克宁、李存颢心生疑虑,去还是不去,徘徊不定的时候。

双面间谍史敬镕遵照晋王的吩咐,向他二人传递了王宫之所以会举办宴会是为了祝贺新王即位、酬谢群臣而设,故而宴会并没有其它用意。

于是,吃了定心丸的李克宁、李存颢就萌生了赴宴的念头。

难道他们就没有戒心吗?

其实,李克宁、李存颢叔侄二人也略有顾虑,毕竟是生死攸关的决定。

那为什么,其叔侄二人还想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参加这个宴会呢?

这是因为,李存颢觉得晋王李存勖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其二人痛下杀手,于是便坦然自若地进宫赴宴了。

随后,当叔侄二人行至王宫外门时,还不忘勘察左右,但均未察觉到什么异常状况,仅看到群臣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说说笑笑地往王室内宫走去。故而,也就和平常一样入宫了。

晋王李存勖率群臣相继入座后,王宫宴会正式开始。众臣们心情愉快地饮酒嬉笑,酒会氛围甚是高涨。

由于李克宁是长辈,所以其座位被安排在了主席左侧的第二席,就座于主席位的晋王李存勖便于晚辈的身份给李克宁频频敬酒,致使其连续痛饮数杯,略有醉意。

忽然间,数十名精甲锐兵冲了进来,就在群臣惊愕的时候,晋王的禁卫军早已将醉眼朦胧的李克宁、嬉笑畅饮的李存颢捆绑起来。

顿时,参加宴会的群臣们纷纷目瞪口呆,都呆坐不语,甚至将个别胆小的文官惊吓地丢掉了酒杯而摔倒在地。

这时,晋王李存勖站起身来,指向叔父李克宁并大声说道:

“本王曾于先王时,建议将晋王位传给叔,但是你推辞不受。但是你现在却要加害我母子篡夺晋王位。骨肉相残何时休,多行不义必自毙!”

随后,他望着其义兄李存颢言道:

“父王一贯视你为亲生骨肉,历来待你不薄,而我也一直尊称你为兄长,但万万没料到,你却也想图谋不轨!先王怎么收养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李存勖说完之后,宦官张承业也应声言道:

“将此忤逆二人立刻斩首示众!”

晋王禁卫军一拥而上,不容二人如何挣扎狡辩,就带离宴席,推到宫门外,没多久,禁卫军就把流淌着血渍的人头呈了上来,以供查验。

最终,晋王李存勖于一场宴会上,轻松地平息了一场尚在酝酿中的内乱,至此稳固强化了王权。随即则屯兵聚粮,训练士卒,继而屡屡发征伐后梁朱全忠之战。

果而前文说过,晋王李存勖于潞州之战时,就有效地打击了后梁朱全忠的嚣张气焰。

公元923年10月,双方政权历经十多年的殊死搏杀,最终以晋王李存勖攻陷后梁京都开封,灭亡了后梁王朝而终结。

随后,李存勖开辟了唐政权,登基称帝,史称后唐。

根据史书记载,在封建历史时期里诸多斗争中,酒既能成事、亦能坏事。

本文中的李克用之弟李克宁、养子李存颢就妄想借助于酒宴来篡夺王位,但最终却因内部泄密以至阴谋败露而篡权未果。

最后,预谋内乱的二人却命丧于李存勖为其量身定制的酒宴上,甚为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