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北荒原,一柄利剑直刺苍穹。骑着汗血宝马的18岁青年,向勇士们发出冲锋号令——霍去病和他的“青年敢死队”,那一刻里没有丝毫对死亡的恐惧,没有丝毫对优裕生活的贪恋,他们血液里只流动着“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豪迈与激情。

千余年后,西蜀平原,道袍仙扇的一名18岁青年,每日与同样仙风道骨的老师坐而论道。此外,苏轼苏东坡把主要时间用来煮茗、品酒、琢磨美食。当然,最重要的还有作诗,为此他嬴来欧阳修的赞誉:“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

从汉朝的霍去病到宋朝的苏东坡,尚武变成了尚文,疆场杀敌建功立业变成了“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这一切的改变与一个人有关:赵匡胤。

1、尚武的丢失造成什么后果

华夏民族从诞生之日起,就具有深植骨髓的尚武精神。早期周人“子生,男子设弧于门左”、“三日始负子,男射女否。”男孩出生,父亲在房门左侧挂一张弓。出生3天,父亲要行射礼,女孩就不必了。

在射礼中,男孩父亲要射6枝箭,分别代表:天、地和东、西、南、北四方,表示礼敬天地、威服四方。天子的儿子出生时“射人以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仪式与百姓一样。

冷兵器时代,射箭是男儿立足天地的最重要技能,伴随而生的是人人具有尚武精神。在唐朝之前,华夏民族的文臣和武将之间差别极小,一介书生投笔从戎,在沙场上同样所向无敌,上演了一出出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血性大戏。

宋朝建立后,赵匡胤制定的“崇文抑武”国策,让民族精神发生质变,更多人“怯于公义而勇于私斗”,兵不识将,将不识兵,将帅离心,衍生出后世“宁与外寇、不与家贼”的暗黑思维。

同时,萎靡贪婪的宋朝文化氛围,让男儿郎一身脂粉气,腰间不再悬挂宝剑,而是香囊,大家纷纷争当“小鲜肉”,纷纷就“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达成共识。

宋朝之前,人们倡导的是“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宋朝实行的高薪养廉制度,令人们一切向钱看,有奶便是娘,为了实现贪欲和享乐生活,拼命在官场钻营,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还发明了“饭局”这样的官场怪胎。

尚武的丢失,直接造成民族的自我矮化。回溯历史,这无疑是赵匡胤播下的种子。

2、奢靡之风加剧民族的劣性

有宋之前,华夏民族面对外来侵略从不退缩——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宋朝开始就变味了,从檀渊之盟起,每代君主几乎都要靠签订不平等条约实现苟且和享乐——

《海上盟约》让宋金以兄弟相称;

《绍兴议和》让宋向金称臣;

《绍兴和议》让宋继位皇帝须由金来册封;

《隆兴和议》让金、宋成为“叔侄之国”;

《嘉定和议》让金、宋成为“伯侄之国”……

至于割地纳贡、杀将献媚、用“莫须有”杀北伐名将等等更是常规操作。

同样是刀剑,唐朝之前是“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是“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到了宋朝,则变成“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以至于有志之士也只能哀叹“铁马冰河入梦来”……

宋朝的皇帝带头掀起奢靡之风,追求享乐主义。宋徽宗为求见青楼头牌李师师,自称“秀才赵乙”,只图那“秋水为神玉为骨”的一夜销魂。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宋徽宗在李师师的闺房来去之时,皆一身书生打扮,设想:扮成武将又会如何?也许会等于同叫花子吧。

豪迈的汉家男儿就这样,变成养尊处优甚至麻木不仁的行尸走肉。崇文、抑武的赵匡胤使华夏民族尚武基因癌变,民族性格中的劣根性被一再放大,最终在东西方近现代的历史转折点上结出恶果——割地赔款、签订一个个丧权辱国的条约……使“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由此上溯1100余年,“直捣黄龙与君痛饮耳”的岳飞,站在临安城下眺望北方国土,说出了一句流传千古的话:文臣不爱钱,武将不惜死,天下太平矣!潜台词就是:为什么现在大宋王朝的文臣爱钱、武将惜死?天下何时能得太平?

其实,悲剧的种子无疑是赵匡胤播下的。

3、赵匡胤是一把双刃剑

黄袍加身得天下,欺负孤儿寡母为能事的赵匡胤,对武将尤其是手握兵权的武将,怀有深深的恐惧。因此,为避免唐末以来藩镇割据、武将乱政的现象,怀酒释兵权、崇文抑武,并对武将实行“更戍法”,导致“权任轻而法制密”,武将们的社会地位空前低下。

在赵匡胤——“人生如白驹过隙,所谓子富贵者,不过欲多积金钱,厚自娱乐,使子孙无贫乏耳。卿等何不释去兵权,出守大藩,择便好田宅市之,为子孙立永远之业;多致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其天年!朕且与卿等约为婚姻,君臣之间,两无猜疑,上下相安,不亦乐乎”的教导中,文臣武将纷纷“奉旨享乐”。

同时,通过科举入仕被提升到无以复加的地位,在经济的高度发达环境中,许多人成了被豢养的劣迹斑斑又厚颜无耻之徒……

当然,这一切归咎于赵匡胤毫不为过。

但是,赵匡胤其实是一把双刃剑。

不可否认的是,终宋一朝没有出现汉唐时最大弊端:外戚的宦官专权、藩镇割据、造反起事层出不穷……君权与臣权相互制约,甚至有了“天下非君主之天下,乃是天下人之天下”之论,放在秦汉唐明清任何一朝,这都是要掉脑袋的。

宋朝是中国历史上经济与文化教育最繁荣的时代,儒学复兴,文化兴旺,科技发达,政治也比较开明和廉洁,所以著名的史学家陈寅恪才会如此定论——“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为此,西方史学界还称宋朝创造了“东方最伟大的文艺复兴和经济革命”。

崇文的力量,让众多文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让社会萌生了共同的价值观,崖山之战中10万军民纷纷跳海,宁死不屈,绝不向落后蒙昧的文化妥协……

赵匡胤就是一把双刃剑,一面黑一面白,一面杀敌一面自残,一面光彩夺目一面丑陋不堪……

所以,有人认为赵匡胤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这个帽子实在扣的有点儿大。赵匡胤,只是中华民族的一把双刃剑。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