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是没有,现在,是奋起直追。

广州车展上,南北两款A+级紧凑型轿车的亮相,彻底暴露了丰田在华野心,背靠全面落地的TNGA架构,过去两年不断调控技术生产力以及供应商体系,为南北丰田积攒极强动能。

傲澜、凌欧的登场,标志着丰田特供战略的全面落地。

作为全球企业,丰田拥有谨慎的发展策略,中国乘用车市场发展二十年,在产品口碑以及产品规划上丰田都比竞争对手更要谨慎。

虽然进入中国市场时间不短,但丰田在华车型数量并不多。

广汽丰田方面,只有凯美瑞、汉兰达、雷凌、威兰达、C-HR以及雅力士系列六款车型,其中雷凌、威兰达、C-HR为最近两年推出的全新车型。

这意味着,在2016年前,广汽丰田主力车型只有凯美瑞、汉兰达以及雅力士系列。

一汽丰田方面有,卡罗拉、RAV4、亚洲龙、威驰系列以及奕泽五款车型,过去几年一汽丰田淘汰了霸道、陆巡、锐志、皇冠四款车型,增设了亚洲龙、奕泽两款车型。

从车型划分上来说,丰田在华布局并不多,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有A0级、A级、B级以及紧凑型SUV、中型SUV五类车型。

事实上,在“特供”这件事儿上,丰田过去浅尝辄止为之。

广汽丰田填补了紧凑型轿车、紧凑型SUV的空白,一汽丰田填补了小型SUV的空白,由于多款全新车型的落地,让丰田在中国市场有更好的推动力。

2019年,丰田中国销量达到162万台,同比增幅达到9%,由于全新车型的全面落地,让丰田成为为数不多超额完成年销量目标的企业。

今年10月,丰田销量同比增幅33%,月销量达到17.56万台。

事实上,丰田在中国市场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产品方面丰田并未完全释放体系价值,过去导致产品空白出现,无法在细分市场全面抗击竞争对手。

最终的结果,是面对一汽大众140万销量,上汽大众的172万台销量很是无力。

根本原因不仅仅由产品少决定,还因为丰田经销商下沉并不及时,在南北大众将市场下沉到四五线城市的今天,南北丰田经销商渠道只是下沉到三线城市。

显然在整体布局上来说,丰田还需要很多功夫来完善,这也意味着,在大众做到极致的今天,遇到销量瓶颈的时候,丰田还有很强的攻击势头。

这也不难想象,丰田为何成为逆势黑马。

借助TNGA架构优势,丰田完善A+级市场产品,这意味着速腾、凌渡遇到全新的对手,从销量出发,丰田会因为这两款车型的推入市场,而再次迎来销量井喷期,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们会看到更好的丰田销量。

事实上,这只是丰田放出的信号,深一层次的意义是,做好了技术架构优势之后,丰田在新品推进速度上将会提速。

最为关键的是,TNGA架构的到来将会带动全新产业链发展,生产出一款全新车型的品质以及标准,将会达到全球车型统一标准。

存量市场中,任何一个强者的出现,都会增大现有车型的生存压力,不仅仅是大众,任何一个企业都能够感受到丰田强势推动而带来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