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锋营——警跸和宿卫亲军

前锋营的前身是清太宗皇太极设立的噶布什贤超哈营,前锋营是其音译。从名称上看,最初的前锋营是用于战事,顺治初年正式编定了前锋营,用于与护军营协同宿卫扈驾。

前锋营按照八旗的左右两翼编为两翼,镶黄旗、正白旗、镶白旗、正蓝旗为左翼,另四旗为右翼。左右翼各设前锋统领1人,参领每翼各8人,前锋侍卫各8人,委署前锋参领各8人,前锋校各48人,蓝翎前锋长委署前锋校各4人,蓝前锋长各20人。前锋营士兵,从满、蒙八旗每名佐领下抽取2人,共有1700余人

前锋营左右翼分别设有鸟枪队,各有240人,每12人编为一队,各设鸟枪队长20人,委署队长各4人。

前锋营在皇帝出行时,充当最外围的护卫。皇帝在到达行营后,前锋参领和前锋侍卫8人率领前锋校和前锋兵士120人,于御营前周围一二里外,察看地形地势,安设卡伦,卡伦又称卡路,以绳索系铃为界。在卡伦的入口,竖立前锋营的飞虎旗帜。派前锋兵沿着卡伦侦察情况,禁止周边的行人喧晔。在卡伦入口的两旁,依次安置帐房。私入卡伦者,处以军法。

次日,皇帝起行。前锋营将士身带弓箭,控马于道旁,形成一个马队长列。目送皇帝的车驾前行,皇帝驾尾的黄龙大纛经过后,前锋营将士再整队策马,在侍卫亲军、护军营之后扈从御驾。

在皇帝亲阅八旗兵的仪式上,前锋营充当首队。

前锋营也负有宿卫宫禁的职责。宫禁宿卫,已有侍卫亲军与护军营的完整体系,本来是不需要增派其他军伍的;清帝授予前锋营宿卫之职,用意是以前锋营协理并监督护军营的事务。内廷护军值宿的中枢一一景运门,前锋统领与护军统领轮班值守。

骁旗营——护驾亲军

绕旗营是八旗的常备兵,也就是八旗内部的军事组织。骁骑营的军土编入本营后,并不离开原来所在的八旗。这点也与其他营伍不同。骁旗营的禁卫职责是在京师内城九门、外城七门值班护卫。

骁骑营的前身是清太宗皇太极创建的阿里哈超哈营,为当时的精锐骑兵。顺治初年改建为骁骑营。骁骑营的首领为都统,满、蒙、汉每旗各一人,共24人,显然,各旗骁旗都统与本旗的掌旗都统是同人。其下的副都统,参领、副参领等职也都是每旗的原班职官。

都统、副都统,掌八旗政令,宣布教养,厘诘戎兵,以赞旗务。参领、副参领掌受事、付事以达佐领,佐领掌稽所治户口钱宅兵籍,岁时颁其教戒。”因之骁骑营就是八旗内部的兵营。

骁旗营的士兵称为马甲,满、蒙八旗每佐领下,抽取20人,汉八旗每佐领下抽取42人。每佐领下还选拔骁骑校一人。领催5人,领催便是士兵之上的最低级军官,满、蒙、汉二十四旗骁骑兵将大约有3万人,包括服务于兵营的弓匠、鞍匠和铁匠。

满、蒙骁骑的优势在于骑射,汉军骁骑营的优势在于掌握新式武器。汉军骁骑营中设有枪营、炮营及藤牌营。骁骑营士兵在都统的率领下,日常操演武艺和兵阵,每三年接受一次皇帝的检阅。

京师城门的守卫,是步军营的专责,骁骑营作为成守京师的八旗基本武装力量,也承担与步兵营几乎相同的守城职责。两营规模相当,可以换岗。骁骑营的守城部署是:

内城九门,其中八门即安定门、德胜门、东直门、西直门、朝阳门阜成门、崇文门、宣武门各按八旗所聚居的方位,安排值守。如安定门、德胜门由聚居在京城北部的正黄旗镶黄旗骁骑营值守。

内城九门的正南门一正阳门由满蒙八旗轮流值守。京师外城是明代就已修建的南部护城,共设七座大门,即东便门、西便门、广渠门、广宇门、左安门、右安门、永定门。清廷将这七门的值守交与八旗汉军骁骑。其中以镶黄旗、正白旗值守东便门、广渠门,以正黄旗、正红旗值守西便门、广宁门,以正蓝旗、镶蓝旗、镶红旗、镶白旗值守永定门、左安门、右安门。

每旗的骁骑将士分为四班轮值所指定的城门。以骁骑校1人、骁骑50人为一班,由高于骁骑校的军官一人掌管。当时城门外建有骁骑营值班的营房。值守军士们在上值期间就住在这些营房里。正阳门的值守,雍正皇帝规定为,从值守内城其他八门的满、蒙官兵中,共任派军官4人、骁骑校4人,每旗抽调骁旗10人,组成四班,每10天轮值一次。

皇帝出宫巡幸时,骁骑营要增强京师的保卫力量。分为两种情况:皇帝在京师附近巡游与居留时,例如拜谒陵寝,则京师九门城墙上每旗增六汛,各城门内增设一汛,在京城街道上每旗增设十汛。皇帝车驾北出长城或南下外省时,每旗增设十五汛。为了防范不测,此时骁骑营完全代替平日专职守城的步军,撤下的步军,到京师大街巷口设防。城上负责守卫的骁骑营兵,昼夜巡宿,两名参领受特别委派,专门往来稽查守城情况。

平日,骁骑营还负有下列职责:(1)守卫京师各处库房。例如户部银库由镶黄旗派军官二人,领催二人,军士十八人守卫。(2)守卫外藩与外国使馆。(3)京师救火。各旗骁骑营内专设火班,京师发生失火事件,由失火点附近的旗营前往扑火。例如,京城东南部失火,便由正蓝旗和镶白旗扑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