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死后,刘邦赏给萧何500甲兵,门客摇头:相国这是要大祸临头!

在秦末汉初的历史上,有两个人的死最为人心痛,一个是与刘邦相争天下的项羽,垓下之围、乌江自刎、乌骓不去、美人唏嘘,"此乃天亡我楚,非战之罪也!"而还有一个人的死,更是使得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气愤不已,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英雄末路、身死人手,他就是被后世誉为"兵仙"的韩信。

"楚汉相争"的最终结果虽然是刘邦获得了胜利,但霸王项羽死得也倒轰轰烈烈,"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气概依旧为人所称道。陶渊明曾经有诗句:"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霸王项羽虽败犹荣,但韩信的结局就和他完全不一样了。

韩信死得可真是窝囊,他没有死在战场上,也没有死在前去征战的路上,他死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当年萧何一眼看中了韩信的才能,因此才上演以一出"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好戏,但无奈的是,韩信的一生真真可谓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萧何这个伯乐,最终竟然充当了刽子手的角色,没有他的鼎力相助,吕雉是不可能杀死韩信的。公元前197年,萧何将韩信骗到了长乐宫中,随后一拥而上的士兵将韩信捆绑了起来,吕后随即派人诛杀了韩信,并且夷灭了韩信的三族,赫赫有名的一代战神就这样香消玉殒。

韩信在临死之前感叹道:"后悔啊,后悔,真后悔我当初没有听从蒯彻(《史记》、《汉书》皆为"蒯通",因避汉武帝刘彻的名讳)的建议,以致于现在落在了一个妇人的手中!"

其实韩信后悔的不单单是他没有听谋士蒯彻的建议,更应该后悔他没有听张良的建议,张良曾经有意无意地暗示他与萧何:"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当然了,这句话最早不是张良说的,它出自于《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中的范蠡之口,范蠡是对文种所说的,这揭示了千年以来的君臣关系,范蠡与张良正是基于对这种规律的认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成为了富甲一方的陶朱公,而张良则"随赤松子游",不仅是他们本人得到了保全,他们的后代也因此得到了繁衍生息。而文种与韩信无疑是不认识这种规律的人,他们即便是面对高人的劝诫,也丝毫不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最终因为君王的忌惮而死。

自古以来,君臣之间的这条规律是铁律,是不容任何人违背的,比如吴越时期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伍子胥,他同样是因为君主的忌惮而死。而本文的主人公萧何,即便是凭借着出色的统筹和后勤能力登上了汉初第一功臣的宝座,他也逃不出这个致命的规律。

在设计杀死了韩信之后,萧何得到了刘邦的封赏,刘邦赏赐给了萧何500甲兵,用来守卫他所在的相国府。此时的萧何认为刘邦这是对自己的认可,于是便沾沾自喜了起来,他开始在自己的府邸内大肆宴请宾客。

就在大家喝得酒酣耳热之际,突然闯进来一个身穿孝服的人,他素衣白履、面容凄惨,一进入萧何的会客厅就旁若无人地嚎啕大哭。

萧何虽然很生气,但是碍于那么多宾客的面子,还是很克制地将这个人扶了起来,并且对他说:"你这是喝醉了吗?你要是喝醉了就请回去休息吧,否则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但是这个叫做召平的门客不为所动,他对萧何说:"相国啊相国,您现在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您难道没有发现自己就要大祸临头了吗?"

萧何回答他说:"我能有什么祸患?我虽然官居丞相之职,但处处秉持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服侍君主也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从来都没有出过一点差池,你说我能有什么祸患呢?陛下昨日刚刚赏赐了我500卫兵,这难道不是陛下信任我的表现吗?"

一听到萧何这样说,这个门客当时就急了:"相国啊相国,陛下现在为了平定异姓诸侯王的叛乱而四处奔波,相国您却坐在这里大肆宴请宾客,难道您忘记了韩信是怎么死的吗?"

一提到"韩信"这个名字,萧何的酒马上就醒了一大半,韩信的死与他脱不了干系。尤其是韩信的死法,更让萧何胆战心惊,早年间刘邦为了笼络韩信,对他立下了三个誓言: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铁不杀。

于是刘邦没有直接动手,而是由吕后下令将韩信吊在了长乐宫的房梁上,用布袋子装了起来,然后命令士兵用其他的尖锐物体活活戳死。而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韩信的一家大小都被吕后杀死,并且被夷灭了三族。

萧何马上就醒悟了过来,于是第二天他就前去面圣,推辞了刘邦封赏给他的食邑,并且将自己的许多财产都交给了国库,刘邦为此非常高兴。

萧何原以为这样就高枕无忧了,但君王的心一直都是海底的针,任何人都猜测不到他到底在想什么。刘邦在外出征战的时候,曾经数次向使者询问都城以及萧何的状况,使者的回答是:"萧相国将国都治理地井井有条,举国上下的人们都交口称赞他!"

刘邦听到这样的回复之后,总是闷闷不乐地走开了。为此使者相当纳闷。很快,使者与刘邦之间的对话就传到了萧何的相国府,于是这引起了萧何门客们的大骚动,这些门客一边往外逃离相国府一边说:"赶紧走吧,萧相国怕是晚节不保了,他很快就会被灭族!"

萧何看到这种情形相当纳闷,于是他就拦住了逃跑的门客,问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所为数问君者,畏君倾动关中。"

门客们回答他说:"相国啊相国,您现在已经是位极人臣的存在了,圣上再也拿不出什么东西奖赏您了,但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您现在在国内有如此高的声望,而君王却在外四处奔波打仗,难道不不觉得这是一个大问题吗?"

萧何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点,于是他便询问这些门客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有一位门客们答他:"今君胡不多买田地,贱贳贷以自污?上心乃安。"

于是萧何在都城以及附近大肆购买田产,并且故意采用巧取豪夺的方式以引起百姓的不满,同时萧丞相的府邸内开始夜夜笙歌,百姓惊奇地发现他们爱戴的萧相国变了。

于是,在刘邦回京的时候,这些百姓便跪在路边上告状,刘邦看到了这些百姓的状词"面露喜色",他对身边的人说:"萧丞相连百姓的田产都要争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但就是这样一句话,使得萧何在日后得以保全,虽然他的晚年遭受了牢狱之灾,但毕竟他以"自污"的方式使得刘邦放松了警惕,最终捡回了一条性命,这是不幸中的大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