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在部队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只有副营职以上干部家属才能随军,连长的家属一般情况下不能随军,但特殊情况例外,我就替一位炮连连长的家属办过随军。

我能在青岛生活十二年纯属偶然,在黄岛开发区友谊宾馆遇到炮连胡连长则是必然,我曾在这家宾馆送过山珍,因此认识了餐厅科长袁本林,这伙计高大的身材,快人快语,典型的山东大汉,而且性格很直爽,我天生和他有缘分,当他直到我搞青岛啤酒双马烟有些路子,一定要我留下来给他打下手,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没过多久,炮连连长带着几位海军军官来宾馆就餐,胡连长一张口满嘴的合肥口音,我过去打了个招呼,他乡遇老乡加几个菜算我的,我告诉厨房,胡连长的连队离友谊宾馆3里路,有事没事就带老乡过来,有政委、参谋长、处长等到我这大吃一顿,当然都是我付账,不过价格非常的优惠,因为袁科长也有军人情节,当年当兵没去成,如今一见当兵的就高兴,所以优惠再优惠,就这样一来二去,我认识了不少老乡,有舰队干部科长、基地干部调配、后勤部政治处干部的二位领导和高二团的政治处主任。我这个人一是好客,二是做生意挣了不少钱,那年月不能买房不能买地,吃喝消费是我的唯一出口。

一天胡连长跑来找我说,我遇到麻烦事了,你嫂子来部队住了一年多,在工厂干临时工,部队有规定,家属来队不能超过一个月,现在有人向团里反映了,领导找我谈了话,让你嫂子回安徽,我说需要我干什么只管说,不要绕弯子,他说我想让你嫂子随军,我说你脑子有问题吧!好歹我也当过兵,你是连长家属怎么可以随军呢?他说你先不要拒绝,你认识的有几位,他们肯定有办法,看着他求个情不容易,我紧接着打了一通电话,让几路神仙星期天来友谊宾馆集合。

舰队的干部调配科长到了,基地的干部调配到了,基地后勤政治处副主任带着干部干事也到了,高二团的政治处主任是胡连长请来的,包括在带家属的正好一大桌,中华烟圆筒装的,七大名酒我摆成了一排,这些都是我的存货,等菜上的差不多了,我说了开场白,酒没喝之前说个事,别喝醉了把正事忘了,我这个老乡是连长,连队酒在黄岛,家属想随军,请各位回去开动脑筋想想办法,大家七嘴八舌把目标投向了我,老李你这个人老是这样,你自己从来没有事情找我们麻烦,都是替他人办事,放心,我们回去看看有什么办法。

高二团的政治处主任表了态,你们能让我们的连长随军是帮我们解决后顾之忧,感谢,就这样,在我的主持下开喝了,七大名酒基本喝完,你扶着我,我扶着他,在胡连长的指挥下开向码头,胡连长也露了一手,他们连和码头是军民共建单位,一招手不用排队,全部上了船。

第二天的下午,舰队干部调配科科长给我打了电话说:我查阅了一上午文件,1958年有个文件,按照这个文件划定的话,黄岛属于二类岛,连长可以随军,这份文件是有效文件,没有作废,接着几位大仙一齐动手,不到3个月的功夫,炮连胡连长的家属随军办成了,并且安排到了团部的招待所干临时工,没多久,我的麻烦又来了,招待所临时工的工资要比正式工少800多元,连长又找我给他的家属要转正指标,这是后话。

2019年作者写于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市委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