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嘉德2020秋季拍卖会预展现场

在充满变数的2020年,顶级艺术品因稀缺和独一无二,成为市场更加瞩目的对象。多件顶级佳作亮相中国嘉德2020秋季拍卖会,本季中国书画大观珍品之夜古代专场中,亦有一套八大山人的珍贵册页,是其作于1698年的名件《山水花鸟书法册》,该册页是近年来发现的开数最多、品类最全的八大山人杰作,共有十七开,每幅0.6平尺,也有望在本季拍卖中创造一个高价。

朱耷《山水花鸟书法册》册页(十七开)水墨纸本 1698年作

29×22cm 约0.6平尺(每幅)

根据拍卖行信息,从此册书画的风格与款字看,应是八大山人晚年所作,呈现出八大山人处于中国大写意画艺术顶峰的创作状态。

《拳石鹌鹑》

《拳石鹌鹑》一页,石与鸟仿佛都凝佇于天地之间,令人摒息相对,思接千载,遥想八大当年之遭际。从鹌鹑冷漠之眼神,表达了八大心中之苦楚与愤懑以及对生命的渴望。

《拳石》

《拳石》一页,头重脚轻,独然危立,亦是他身处绝境中的自我写照,用笔如狂风骤雨,若泣若数,读之令人心颤神移,悲悯之心油然而生。所画栀子花,枝干倔强,简淡的笔墨,苍润生发,郁勃而有生气。因简到极处,已不能再少一笔,却不能更增一笔,移动一笔,笔墨精炼到了极致,连根部看似草草的二点,亦陡生奇趣,不可移易。

《萱草》

《萱草》一页,数叶翩翻取下斜之势,一花上仰,向日而开,俯仰底昂,不过十五、六笔,而满纸都是露气与朝气。

《玉簪》

《玉簪》一页,凸显八大用墨用水之妙,一样的墨色,却用水晕墨痕既破其平板,又写出了叶片叶脉的生态关系。叶与叶、花枝与花朵,在极快的运笔中显得顾盼有致,生气四溢!

《荷花蜻蜓图》

《荷花蜻蜓图》一页,描绘了蜻蜓在花朵上歇脚的一幕,蜻蜓题材在八大山人的传世作品中十分罕见。

从迭径坎坷,历尽苦厄,而终于潜身笔墨,一超直入如来地,八大山人终于成为大写意画的登顶者,此册可说是他交给后人及中国艺术史的一份完美答卷。

(图片均由李晓霞拍摄)

责编:杨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