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区刘庄新村小区的一位独居老人平时爱收集废品,数量之多导致整栋居民楼不仅气味难闻还蟑螂乱窜,邻居们不堪其扰。物业会如何化解这场邻里纠纷?接到投诉后,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深入社区一探究竟。

初听分歧

老人想攒钱邻居要卫生

近日,家住刘庄新村小区的刘女士反映,她和丈夫婚后不久才搬进这个小区,住进新房的两人却并不舒心。住在楼下的老人常年将捡来的废品、旧物堆在家中,招来了大量蟑螂,这些蟑螂顺着管道或门缝跑到了自己家里。“不仅我家,整栋楼都是这样。”

除虫粘板上,大量蟑螂令人作呕。

12月10日下午,记者来到刘女士家,厨房里干净明亮,但当记者打开壁柜,瞬间惊呆了:柜子里有十几只死蟑螂,壁柜里还放着几个除虫用的蟑螂粘板,拿起来细看更是让人一惊,每个粘板上都粘着几十只蟑螂,加起来足足有上百只。记者先后问了其他楼层的住户,大家都表示深受蟑螂问题的困扰。“到了夏天还有刺鼻的臭味,您说能不糟心吗?”“在家里堆那么多的易燃物,着火了怎么办?”

记者随后在楼下见到老人,老人已年过七十,外套的领口袖口处已经磨得发亮,冬日冷风吹打在她身上,她的声音有些颤抖。面对抱怨,老人觉得邻居不体谅她。“我有个女儿,住得远,工作忙,还得照顾孩子,我得给他们攒钱。”老人说,她一人住在这里,捡废品并非因为经济困难,自己平时吃穿都十分节省,就是一心想给女儿多攒钱。

老人告诉记者:“他们老说我不清理,我一直在收拾啊,只是最近收废品的一直没来。”但邻居们说:“如果能卖早就卖了,在家里堆了几年的废品都是根本卖不出去的旧衣服。”

对于邻里之间的矛盾,小区物业经理说,物业和村委会一直在协调,“我们尝试和老人沟通过,但老人不给我们开门,而邻居们觉得物业没有解决实际问题,对我们也有意见。”

再次沟通

物业牵头双方达成和解

12月10日下午,在本端记者的参与下,老人、邻居和物业保洁负责人刘先生终于聚在小区楼下。最初老人和邻居双方情绪激动,都不愿让步,经过物业和记者地耐心劝导,大家逐渐冷静下来,开始商量解决办法。

刘先生说,他接管这个小区已经五年了。五年来,物业和村委会多次给居民们发驱虫药,他也多次清理老人堆在楼下停车位上的垃圾。“希望这次大家能一起商量出对策,彻底化解矛盾。”

邻居们提出老人曾答应11月前清理房间,但进入12月仍无动静。老人解释说,家中捡来的旧衣物确实太多了,她一个人收拾太慢,女儿平时很少过来,不能帮她一起收拾。“不是我不收拾,而是身体不好,最近一年我基本没再捡废品了,我也捡不动了,最近腰特别疼,疼到走不动道了。”

家中堆满了废品杂物,每次进出老人都要从这些杂物上爬进爬出。

经过面对面的交流,邻居与老人之间的矛盾逐渐说开了,邻居不再抱怨,老人不再推脱,大家一起商量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由物业多派几名保洁员,在不破坏老人的家具和物品的前提下,将房间里需要处理的废品暂时运至楼下空地,在未来几天由老人分批拿去卖。

对这个方案,邻居和老人表示都接受和支持。

见证改变

众人合力清废品灭蟑螂

12月11日下午2时,记者再次来到小区,10名物业工作人员正在做清理前的准备工作。物业保洁负责人和老人协商好清理范围:仅对废品堆放最严重的客厅、餐厅进行清理,不会进出老人家中其他区域。一名工作人员开着电动三轮车运来近50个大编织袋,另一名工作人员背上大桶驱虫剂,手持喷头,对楼道进行消杀。“提前在楼道里喷上药,一会清理过程中就不怕从屋子里跑出的蟑螂爬到邻居家里去。”工作人员解释说。

楼道喷完药,工作人员戴着口罩、塑料脚套,拿着编织袋和清扫工具来到老人家中。一开门,一股东西腐烂的气味扑面而来,即使戴着口罩,也能闻到臭味。记者走到门口,更是对眼前的景象震惊不已:从玄关到墙角,全部堆满了废弃的衣服、垃圾袋等,废品堆到了小腿的高度。“我这阵子已经清理出一条路了。”老人指着一条仅容行走的窄缝说。而这条窄缝其实也铺满衣物,只是没有摞得太高。邻居告诉记者:“以前废品能摞到大腿这么高,老人平时进出都要从废品上爬过去。”

工作人员将废品装进编织袋,再将装得满满当当的袋子拖下楼,楼下有专人对每一个编织袋进行消毒。在搬运过程中因为磕绊,里面的不明液体渗漏在路面上,怪味四处弥漫。最后一个袋子拖下来后,编织袋已在墙根处堆成一座小山。清理工作持续了一个小时。老人家中堆放多年的废品清理完毕后,家里立马变干净了,也有地方走路了。随后,工作人员给老人家中也做了杀虫处理。

经过协商沟通,该小区的停车位充足,物业留出两个停车位暂时存放这些装满废品的编织袋,老人将在本月25日前处理完这些废品。“邻居该相互体谅,大家理解老人上了年纪,也体谅老人为儿女的一片心意,但老人也要注意自己的习惯不给邻居们造成困扰。这件事解决了,大家还是好邻居。”物业负责人说。

专家解疑

不妨多为对方考虑点

在这场邻里纠纷中,老人并未占用楼道等公共空间堆积废品,而是将废品堆放在自己家里,由此产生恶臭、蟑螂滋生等问题影响了邻居的生活,老人是否应当为此承担责任?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张自豪律师。

张自豪说:“我国物权法规定,不动产的相邻权利人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邻里关系。也就是说,在相邻关系中,一方在使用自己的不动产时负有不妨碍对方的义务,同时,也有权要求对方不妨碍和侵犯自己的权利。老人不断捡拾收集废品的行为,即使是在自己的住宅内,由于环境气味、蟑螂滋生等原因,也同样侵犯了邻居的合法权益。”

那么,遇到这种情况,应该如何正确处理?

张自豪说,应以协商为主,物业和社区基层也应充分发挥沟通协调作用,通过沟通解决当然是最好的,多站在对方角度,为对方考虑,邻里关系才能和睦。但如果确实无法协商,邻居可以以相邻权受到侵害为由到法院起诉。

延伸阅读

曾因捡废品堆楼道惹众怒

老人“变身”垃圾分类指导员

“老王,扔的什么垃圾,我看看你分得对不对?”清晨,永定路街道六街坊社区的志愿者付大爷对一位正扔垃圾的邻居说道。不论天多冷,一大早儿,付大爷就会带上绿袖标,拿起夹子,站在垃圾站旁。只要有居民来扔垃圾,他都会打开垃圾袋仔细检查,将分错的垃圾挑出来,并耐心地普及分类知识。他已经完成桶前值守工作100多天了。

说来有趣,付大爷上岗前曾是居民拨打12345投诉的焦点:捡废品堆在楼道里,4层到6层楼道都堆满了,街坊邻居和物业多次让他清理,他就是不听。于是,社工敲开了付大爷的家门,聊天得知,由于退休后生活单一,付大爷每天通过捡拾废品“给自己找点事干”。于是,社工建议他参加社区志愿活动,帮助大家进行垃圾分类,丰富自己的生活。

开始,付大爷心里有气并没答应。社工先后三次登门,给他分析楼道堆物的安全隐患,侵犯了邻居的合法权益,同时,还讲解了垃圾分类的方法和意义。经过反复沟通,付大爷终于将堆积在楼道里的废品进行了清理,楼道恢复了整洁,他也加入到垃圾分类志愿者的行列中。

现如今,付大爷每天准时来到社区垃圾分类驿站,熟练地指导居民进行垃圾分类,遇到来不及破袋的居民他还主动接过来帮忙进行投放。付大爷乐呵呵地说:“原来我退休后没什么事做,就顺手捡捡废品。现在做了垃圾分类志愿者,不仅可以发挥自己的价值,还能帮助更多的街坊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