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在平阳主持尝祭,祭过宗祖鬼神,包括藐姑射神和汾神台验,两天下来,疲劳消除,便把禅让的事搁置起来,尧选贤继位,早在多年前就开始了,起初那次,尧叫巫成为他占卜。“大酋长,你要卜什么呢?”“我想得个东西,神灵知道,你就卜吧1”尧不明说,巫咸摸不着头脑,又不便多问,他想:万物由神灵主宰。

因为我是代表人同神办交涉的,是人神之间的联系人,神既知道,我就能卜,他取出一块牛骨,钻凿过后,用火烤灼,边操作边想:“他想要什么呢?是玉帛、奴隶,还是征伐?不过,不论什么,都该到富庶的东方去找。打仗,向东也顺当些。”他看过占卜结果:卜骨的一条拆足伸向一侧,便取出石砚,揭开砚盖,从陶水孟里倒进些水。

然后用研磨棒和墨块调好墨,拿起皮蔗杆做成的笔,在卜骨上写字刻划,成了书契,“大酋长!占卜得吉。”他说,将卜骨递给尧,“你看,这条拆足向东伸着。神意是,你的东西在东方。”尧接过一看,书契上刻着六个字:他端详过卜兆,一阵快感。东方日出,景色壮丽,这正是他要的贤人形象。便放声大笑,使得巫咸更加不着边际。

不久,尧领军渡过黄、淮,南征三苗,取得丹浦胜利,班师途中,在颖水岸边遇到了许由。他高兴地说:“朋友!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你不是要全族迁移吗?”“是呀!族人大多动身走了。”这位小氏族酋长说,“他们原去放牧,到了许,看到那儿富庶,便定居下来。我们也要走了,动身之前遇见了你。好,我请你品尝颖水沿岸的野难。”

后来各部落军队分路返回了,尧军暂住这儿,颍水岸上,绿树环绕,箕山如屏。许由设下露天宴席,招待客人。“大酋长,吃啊!你亲自出征,够辛苦的。这可是一次大仗呀1”“这是逼出来的。”尧说,“苗人住江淮之间,从黄帝时起,不断北犯。这回我们南征,直到丹江,算是一次远征了。”“听说你们大胜呢!”许由说。“这么说也行。不过这是一次大恶仗。”尧抓起一块鸡腿吃着,“丹江是苗人老巢,附近氏族部落支持他们,合力抵抗,战斗十分激烈,后来我们胜了,可是胜得惨淡,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