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桥兵变,赵匡胤黄袍加身,兵不血刃的拿下了后周的江山,建立了大宋。坐上了天子的宝座,宋太祖就要作手治理自己的江山了。太祖率先做了三件事:从漕运和赈灾开始解决民生问题;从政策改进开始解决偃武修文问题;从礼葬韩通开始解决士大夫道义问题。

大宋的京城是开封,帝室、百官、士庶、军马所需,大多仰仗于漕运。仅仅大宋的兵马,每天都需要几十万斤口粮,这还不算百姓所需,而这些粮食都需要从南方运往开封,而当时最方便的方法就是漕运。所以河渠通畅,多年来都是执政至为关心的问题。宋太祖上台伊始,往汴梁的几条河道,因为战争,已经连年淤积,更需要浚治。就在第一次御前会议上,太祖提出了漕运问题的解决办法。太祖之前,历朝历代,调集丁夫开挖河道,所有糗粮皆由河工自备。

太祖认为此类历史性盘剥过于苛刻。于是下诏,从此河工食用都由朝廷供应,并且从此以后,成为一种制度。当时主要治理的漕运是汴河、惠民河、广济河。太祖借春初的农闲季节,调集河工,大兴力役,史称开浚之后,才开始舟船通行便利,没有了阻塞拥挤的现象。而且在修建这些运河的时候,太祖还亲临现场观看,漕运修好,解决了开封的日常用品问题。而在宋祖即位后,有的地方大丰收,谷物价格降低了许多,他下令高价收买农民手中的粮食,以此保障农民利益。但是,有地方丰收,而有的地方却闹饥荒,没有收成,太祖又下令让人分赈闹粮荒的州郡。

解决民生问题,接下来就要开始准备偃武修文的问题了。他做了四个改进,一个是军队改进,一个是朝会改进,一个是法治改进,一个是科举改进,四个改进的核心就是偃武修文。太祖下诏,要殿前、侍卫二司各自检阅所掌军士,从中简选骁勇者升为上军。又命各州长吏选所部兵送到首都,以此来补禁旅的缺额。 还特意选出强壮士卒定为“兵样”,分送诸道各州按样召募教习。等到诸道各州训练精壮后,即将这些经过训练的士卒送至京都阙下。从此犷悍之士皆隶属于禁军军籍。此举对地方的彪悍之气是一种收敛,却同时提高了禁军的战斗力。

国家的武装力量慢慢开始可以控制,不在像五代十国那样。此外,太祖还吸取唐以来藩镇之弊,更改更戍之法,将训练有素的士卒轮流分遣,大藩由禁军戍守。这样,就让戍卒往来道路,以此练习勤苦、均分劳逸。太祖还废除了坐而论道之礼,宰相在朝廷向皇帝奏报时,不允许坐着,只能站着。五代十国时期,法制权力基本都在藩镇手中,而藩镇大多都是武将首领,他们是土皇帝,断案都是随心而定,而太祖也从藩镇手中收回了司法权。调整科举政策,好多政策的调整,使得大宋的文人地位越来越高,文化也越来越发达。

再者,就是解决士大夫道义的问题了。太祖陈桥兵变,窃夺后周江山,韩通是准备起兵抵抗的,没来的急就被杀了。而韩通死后,太祖却下了一道诏书,对韩通赠官为中书令;以国礼收尸下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太祖认为他是忠义之人,忠心于自己的国家,没有错。太祖褒奖忠义,这在政治文明中,是一种源于天下意识和天下目标的正价值。文明邦国无不褒奖忠义,即使褒奖的对象是敌对势力。太祖用这个行动表明道义的问题。

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