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是一部男人戏,女人处于附属地位,这在大家纯靠美女和爱情戏来提升收视率的今天,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但《雍正王朝》却做到了,而且收视率还出奇地高。

其中,与“九子夺嫡”相关的四个女性角色分别是:郑春华、年秋月、德妃、阿兰。

郑春华是康熙的嫔妃,常年久处深宫,又不得康熙宠爱,早已空虚寂寞冷。偶然间得遇太子胤礽被康熙训斥,母性爆发,替胤礽说了几句话,两颗心逐渐走进彼此,不久之后便跨越了伦理禁忌,二人滚起了床单。

很快,胤礽的罪证不断浮出水面,康熙也逐渐下定决心要废掉他的太子名位。就在热河狩猎期间,胤礽与郑春华再次相会,却被康熙撞见。胤礽如惊弓之鸟一般逃走,胤禵又伪造了太子的调兵手谕,康熙遂废掉了胤礽的太子名位,太子之争初露峥嵘。

康熙为平息诸子夺嫡,又重新复立胤礽为太子,郑春华则被打掉腹中孩子,发往辛者库服劳役。但胤礽却惧怕有人把郑春华当做把柄,于是他令胤祥秘密处死郑春华。郑春华却一心求死,这让胤祥大为感动,遂私放了郑春华。接着,胤礽又以此为把柄逼迫胤祥放掉任伯安、刘八女,以便换取任伯安手中的《百官行述》,并以此挟持百官。结果此事被康熙得知,胤礽再次被废,康熙不再立太子,夺嫡之争进入白热化。

郑春华则被胤禛秘密保护起来,他的想法与胤礽一样,就是把郑春华当把柄,他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借助郑春华再次打击太子。结果胤礽再次被废,郑春华在胤禛处也没有了用处。在胤禛的默许王掞的劝说下,郑春华最终还是没能免去一死。

年秋月是年羹尧的妹妹,也是四爷胤禛府上的奴婢。胤禛请来邬思道,为其夺嫡出谋划策,便把年秋月派到邬思道身边伺候。时间一长,年秋月少女心萌动,被才华横溢的邬思道所吸引,二人开始暧昧起来。

也恰在此时,夺嫡之争进入白热化。年羹尧作为胤禛一手调教出来的左膀右臂,始终深藏着一颗野心。八爷胤禩对他若有若无的示好,让他开始动摇。江夏镇一场屠杀,年羹尧杀光了全镇的人,私吞了所有的财产,但他却一个字都没跟胤禛禀报,还被康熙升任四川总督。胤禛对他进行训斥的同时,也留了个心眼,把李卫派到了年羹尧身边加以监视。

年秋月对这些并不知晓,她仍然随侍在邬思道左右。直到西北战事再起,胤禵被封大将军王,前往西北平叛,年羹尧在胤禛的运作下获得了陕甘总督的位子,负责为大军调度粮草,但私下里他受胤禛指挥,一旦康熙去世,就会切断大军的粮草供给,从而限制胤禵调动军队。也就在这时,胤禛萌发了纳年秋月为侧福晋的想法,因为随着年羹尧的位高权重,胤禛很难再限制和制约对方,所以只能与他结成姻亲,从而把他绑在自己的战车上。

年秋月听闻此事,找邬思道表白心迹。邬思道早就猜到此事,内心也十分伤感,但为了辅佐胤禛继位,实现自己的抱负,他也只好放弃自己的爱情,对她说:“你早晚是四爷的人……”

后来,胤禛继位,派年羹尧荡平西北,但却无法制衡年羹尧,而年羹尧俨然成了西北王,令人侧目。无奈之下,胤禛杀掉了年羹尧,而年秋月也失了宠,死在了深宫,死前她念念不忘的还是邬思道。

德妃乌雅氏是胤禛和胤禵的母亲,但她生胤禛时位分太低,无权自行抚养子嗣,于是只能把胤禛送给佟佳氏抚养,这导致德妃与胤禛之间关系疏远,甚至没有多少亲情在。而她生下老十四胤禵时,她已经是德妃,可以自行抚养胤禵,所以德妃更爱自己的小儿子胤禵。

所以,当康熙朝晚年战事蜂起时,当胤禛提出要推荐胤禵出任大将军王时,乌雅氏的脸乐开了花。但当胤禛继位之后,西北战事再起,乌雅氏再次提出让胤禵出任大将军,结果遭到了胤禛的拒绝,理由是后宫不能干政。乌雅氏因此而病倒,最后郁郁而终。

阿兰是胤禛和胤祥在江夏镇遇到的,她的哥哥是张五哥。后来,张五哥陷入顶包案,被当做任季安斩首。阿兰主动挺身而出,为救哥哥不惜献身十三爷胤祥。胤祥拒绝了阿兰的献身,但却把事情禀报给了康熙,康熙中断了行刑,并重新审理此案,由此刑部惊天黑幕被揭开,太子胤礽再次遭到冲击,距离被废仅一步之遥。

不久,太子胤礽第一次被废,胤祥也被康熙锁拿,送入理藩院圈禁。阿兰听闻,为报恩来到理藩院,胤祥抱起阿兰,二人过起了没羞没臊的生活。后来,胤祥再度付出,经管刑部,但很快又受到牵连,最终被圈禁于宗人府十年之久,陪伴他的也只有阿兰一人。

虽然后来胤祥从宗人府被放出,帮助胤禛夺了丰台大营的兵权,随后当了雍正朝的铁帽子王,人称“常务副皇帝”,但他尽心尽力地协助胤禛整顿吏治,推行新政,常常日夜操劳国事,严重透支了他的身体,所以只活了46岁就撒手而去。而阿兰始终陪伴在胤祥身边,不知胤祥死后,她痛失爱人,又该去往何处呢?

《雍正王朝》中这四个女性的命运都被“九子夺嫡”卷入漩涡中,她们有的随着夺嫡之争的白热化而被无情牺牲掉,如郑春华,有的看似是胜利者,但那无尽的遗憾和伤痛又有谁能了解,如年秋月和乌雅氏,还有的年纪轻轻便痛失爱人,不知魂归何处,如阿兰。但无论如何,在男人主导的世界中,她们始终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只能沦为男人们争权夺利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