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1日,安徽黄梅县警方通报,10日,安徽宿松县私家网约车车主吴某砍伤并强奸女乘客张某。案发当日傍晚6时30分许,吴某在黄梅县人民医院门口将张某推下车,驾车逃离,疑似跳江自杀。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获悉,今年35岁的吴某曾有过一段不幸的感情经历,因拿不出彩礼钱,即便有了孩子,吴某也没能和女友领证,在孩子3岁时,女友离开了他们;2013年,他首次强奸女乘客时也想要自杀;此次疑似自杀前,其父亲和舅舅两次劝阻,也未能劝下。

爱摘抄名言警句的吴某,摘抄过“大路不平有人踩,心术邪念众人评”。

▲12月14日,安徽宿松,吴某以跑黑车为生。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感情不顺:拿不出彩礼钱有了孩子也没领证

吴某的老家位于海拔500多米的大山深处,从其家去最近的集镇,车要行半小时的山路,山路曲折陡峭狭窄。12月14日下午5时30分许,天还没黑,水汽便铺在山路上,路面异常湿滑。

吴某的父亲介绍,1999年,吴某14岁,初中还没毕业的他走出大山去了西安,以帮人烤红薯维生。17岁时,吴某离开西安前往秦皇岛,在洗车店里当洗车小工。吴某干得都是苦活累活,工作强度大,收入少。

闲暇之余,吴某不爱外出交际,喜欢泡在网上、聊QQ。

吴某的姐姐说,现实生活中的吴某不善与人沟通和交流,但在网上,他能说会道。这基于他喜欢看杂志,然后摘抄名言警句。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吴某家中有两本笔记本,上面誊满了他四处摘抄来的名言警句。“秒论男女”中有一句这样的话:男人会挣钱,就别发愁找不到老婆;男人希望爱情像广告,简短而精彩。

没钱的吴某爱情简短,但一点也不精彩,甚至还有一丝苦涩。

吴某的父亲称,吴某21岁时,把女朋友带回宿松,让他去湖南女方家提亲,但他拿不出彩礼钱,提亲一事暂时作罢。过完年后,吴某和女友辗转去了浙江打工,想靠自己攒足彩礼钱。23岁时,两人有了小孩,彩礼钱还是凑不齐,两人依旧没有领证。小孩3岁时,吴某的女友离开了他。

“孩子大一点后,我带他去外婆家,求他妈妈回家,连面也没见到,不知道他妈妈去哪了。”吴某的父亲说。

26岁时,女友离开了吴某,再涉足感情时吴某已是34岁。吴某姐姐介绍,2019年,经人介绍,吴某与一名离异女子处朋友。女子待他不错,还经常给小孩买零食,但他却有些心高,看不上这名女子,两人没处多久便分开了。

▲目前,吴某驾驶的涉案车辆停在黄梅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后院。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强奸前科:奸污女乘客后曾起自杀执念

12月11日,湖北黄梅警方通报的案情中有两个细节:吴某砍伤并强奸女乘客,作案后疑似跳江自杀。

“强奸乘客再自杀”这一幕,早在7年前就发生过。

安徽宿松县法院(2014)松刑初字第00105号刑事判决书载明,经法院查明,2013年1月6日22时许,高某(女)在宿松县长途汽车站搭乘吴某驾驶的黑出租车回下仓的家中。途中,吴某心生歹意,欲将高某强奸后杀死再自杀。吴某驾驶车辆行驶至许岭镇滴露村一个路口时,将车辆拐进一条土路上,并谎称前方封路需绕行。高某准备打电话询问时,吴某将高某手机抢下并卸下电池。高某下车逃跑,被吴某强行拉进出租车后座。吴某一手掐住高某的脖子,一手从出租车上拿出一把长约20厘米的匕首对高某进行威胁,并强迫高某脱掉衣服与其发生性关系,后在车辆后座将高某奸淫。吴某觉得高某比较善良,遂开车将其送至下仓镇东兴村路口后返回县城。2014年1月8日23时许,宿松县公安局民警在宿松县孚玉镇长途汽车站门口将吴某抓获。

2014年5月8日宿松县法院判决,吴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

判决书中提及,吴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庭审中自愿认罪。

2018年4月17日,合肥中院作出变更刑事裁定书,吴某在服刑期间,接受教育改造,积极参加思想、文化、职业技术教育、积极参加劳动,努力完成劳动任务,至2018年2月获表扬奖励4次,对吴某减去有期徒刑8个月,刑期至2018年5月7日。

“刑满释放两年7个月后,他为何还用同样的手段,犯同样的罪?为何犯完罪后总想着自杀?”面对此问题,吴某父亲和姐姐将问题归结于吴某的压力太大。

▲12月14日,安徽宿松,吴某的卧室异常简陋,床头的箱子上放着:安眠药、治疗肾结石的药、计生用品。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生活拮据:县城内租房居住贷款买车

吴某的房子依山而建,是一栋两层楼,二楼还没装修,一楼的外墙上已长满苔藓。

吴某的叔叔介绍,这栋毛坯房已是危房,屋内连个床和灶也没有,吴某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回来也是打个转儿就走,他在宿松县城租房住。

吴某和孩子、父亲在宿松郊区的县城城中村内租了一套位于三楼的三居室,年租金6000元。上游新闻记者看到,80余平方米的三居室内有三张床和几个塑料箱,唯一的家电是一台壁式二手电视机。

吴某床头的塑料箱上放着安眠药、治疗肾结石的药、计生用品、医院开具的治疗发票。吴某父亲介绍,最近,吴某患上了肾结石,这令本就失眠的他更难入睡。他每晚住在儿子隔壁,没有女性来到三居室居住,不知吴某为何要放计生用品。

吴某的父亲称,吴某出狱后,重操跑车旧业:跑安徽宿松至湖北黄梅、江西九江这条线,运气好的话一天可以赚300多元,乘客少时能赚100多元。每月能净赚5000元,已算不错。遇到查处,一个月白干。

吴某的同行介绍,宿松县位于三省交界处,这里的“黑车生意”竞争激烈,县城约有40辆黑车。

吴某用来经营“黑车生意”的那辆轿车购于2019年。吴某姐姐称,车是贷款买的,月供3000多元,每月还完贷款后,剩余的钱只够生活基本开销。目前,还有4万多元的车贷未还。

吴某的父亲说,为给儿子节省开销,他从今年开始,中饭和晚饭都是在女儿家吃。

吴某的床头的纸条上面写着:自即日起,本人谢绝一切社交活动,所有朋友都联系不到我,不为别的,只因为结婚的人太多了,份子钱不够。

吴某的父亲说,从笔迹上辨认,这是儿子写的。

▲12月10日晚,嫌疑人吴某在黄梅县人民医院把乘客张某推下车后,开车行驶到约43公里外的九江二桥中段,疑似弃车跳江。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不听劝阻:让他去自首不听仍跳江自杀

吴某的三位亲人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均称,在日常生活中,吴某很少听他们的劝。一劝,他就异常烦躁,和人吵架。

吴某疑似跳江前,其父和舅舅共进行过两次劝阻,也未能拦下。

吴某的父亲回忆,12月10日傍晚,他接到吴某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吴某情绪激动。吴某说:“照顾好孩子”,他说:“怎么了?别做……”“傻事”二字还没说完,电话便挂断。他下意识地感觉到,儿子又强奸了女子。随后,他给吴某的舅舅打电话。

吴某的舅舅介绍,吴某疑似跳江前,他和吴某通话两次。第一次通话,吴某说,女子不顺从他,他捅了女子。人应该没死,放在黄梅人民医院门口。他现在在高速上。第二次通话,吴某说,他现在已经在九江二桥上了。他急忙劝,快去自首,可以保住命,要想想父亲和孩子。吴某回:一切都晚了。随后,电话那头传来呼呼的风声。

12月14日,吴某的舅舅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他仍有些自责。他说,他劝吴某“想想父亲”,这句话更加刺激了他,“他们父子俩是死对头。”

吴某的父亲称,儿子心里一直在埋怨他,是因为他当初拿不出彩礼钱。如果拿出了,他的女朋友就不会离开,吴某会和其他人一样。即便穷,也会为了生活而努力。

吴某的家人说,他们想对受害人张某说一声对不起。除此之外,还希望相关部门能加快打捞进度。

吴某的父亲说:“捞起来了,我就把他埋进老家的山里,他就再也出不去了,不能做坏事了。”

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实习生 薛石岩 发自安徽宿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