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国一直是宋朝的心腹大患,金一朝一直保持对南宋的军事优势,金章宗时期金人口达五千多万,但如果将蒙古崛起都归于金同化,兼并土地是不公平的。蒙古灭国四十,其中花刺子模正处于四处兼并国力最盛时,金自完颜宗弼作主将时战斗力己下降不少,但对南宋一直保持军事优势,蒙古灭国四十杀了二亿人,其中被灭之国不乏国君英明,国力正处于鼎盛,如果都把灭国原因归于腐败,土地兼并显然是不公平的。金国是真的自己作死,铁木真围攻西夏的时候,西夏请盟友金国帮忙,金国害怕蒙古不肯出兵,气的西夏人投靠蒙古,对宋朝采取北失南取的政策,北方失去的土地从南方宋朝那里抢回来,结果搞的宋朝主张连金抗蒙的亲金派都不敢出声说话了。

金国不是只有黄河一点突破,而是处处可以突破,岳飞只选了一点而已。北宋又不是南陈,长江更不是边界,乃是帝国腹地,根本不可能遭遇外敌,干嘛耗费重金打造一支派不上用场的内河舰队。所以金国实际处境比tg当年还好,因为tg是真正在突破江防,而金国只是突破江,却不用破防,一点小舢板都可以。等到几十年之后南宋真正建立起江防,完颜亮再来试试?至于岳飞能突进河南,岳飞本身就在襄阳,离河南不远。在我看来,诸葛亮那一套,其重点在于“待天下有变”这五个字,这个“变”,就是敌方内部不稳,可以以弱破墙的机会,诸葛亮一辈子都没等到,他和姜维前后十五次北伐,都是不想被动等待,而是图主动创造机会,当然结果都是被教做人了。历史上,这个“变”出现在司马代曹的那一刻,可惜诸葛亮和姜维都没等到。

、再说宋朝,对宋朝来说,这个“变”是出现了,那就是伪齐被灭的那一刻,大量前伪齐的军民向南宋投降,才有后来的绍兴大北伐。但是(重点),这个“变”并没有南宋预想的那么大。这次北伐,除了岳飞之外,吴磷,韩世忠,刘錡,张俊等人都参与进来,但除了岳飞大发神威打败了金兀术之外,其他几路是什么情况,是僵持。如果岳飞也打成僵持(很有可能),那么此次北伐就该是寸功未立,就和历史上诸葛亮北伐的结果一样,到了一定时候就得自己退回去。就算岳飞侥幸赢了郾城大战(一万多破十万,能赢堪称奇迹),也改变不了根本问题,那就是岳家军人数太少,全军加起来才有三四万,根本无法完成北伐,连河南都只能占半个。只要其他几路败退,金国集中其全力,岳飞怎么来的就得怎么回去,就像历史上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已经占据的天水三郡也要得重新扔回去一样。

岳飞最后和南宋中央的争执在于,南宋中央认为北伐已经失败,其他几路就该调回来节约军帑,岳飞失去其他几路支援独木难支,自然也该回来。而岳飞反对其他几路撤退,认为应该再坚持一下,以拖待变,万一金国又出什么变故呢。以后来者眼光来看,岳飞对胜利的幻想是不切实际,历史上金国再也没什么“变”了,反倒是南宋这边出了“变”,那就是削藩。实际上早在绍兴大北伐之前就已经开始,当时已削掉软柿子刘光世,而其他几路也已经准备好了。最后除了吴磷之外其他几路都被削掉,这时候岳飞还坚持在前线手握大军拒绝削藩是不合适的。

岳飞第四次北伐时期,各战区已经完全牵制住所有金国兵力,金国最大的一股机动兵力就是金兀术率领的十来万人。挑上岳飞也简单,因为河南地区地势十分有利于骑兵作战,而且岳飞推得最快,最容易抓住爆头。只要解决他,就能腾出手去支援其他战线,可惜最后被岳飞反打,只能隔着黄河对峙了。至此,四条战线上金国完全动弹不得,任何一路取得突破性进展,都有可能做到破局。可惜的是,一直到最后,除了张俊小赢一把占到上风之外,所有战线上依然是僵持不下的局面。

宋军在农忙季节的实力是大于金军的,一旦战争持续,金军要么签军要么多招职业兵,前者耽误农业生产,后者造成财政压力。直接打击不了河北的农业生产是真的,农忙签军可能会间接打击,因为金的河南人口不足,招兵河北可能也要分担。看宋朝官吏数量远比金多,投入到军队里的资源不一定比得过金,长时间作战宋朝财政也不一定吃得消,金军还有机动性有事,让宋军的补给线很容易被攻击,真耗起来宋未必耗得过金。

宋金是世仇,宋朝皇帝以为联元攻金,可以削弱金国,还可以拿回北方屏障燕云十六州。只是在战争期间,已经被打的不行的金国,还能用三万人战胜二十万的宋军。让蒙古人看到了南宋的外强中干,所以后来决定灭掉南宋。东晋到南朝多次打出经典北伐,问题南方政权内耗无解,南宋诞生及北伐中断本身就是皇帝连续作死的结果,明初成功范例,南明作死程度不输南宋(还是士大夫集体作死),民国北伐其实已经成功一半被国外干涉了。两宋以后南方整体实力已经不输给北方,难点更多在于内部整合。一方面,是皇权独自掌控军事的影响。另一方面,也与宋代军事形势有关,曾瑞龙说评价过“将从中御”的问题,他认为宋代由于机动力量的不足,颇为仰赖几支部队的配合就夹击,这无疑增加了战役风险和组织协调风险。所以需要更高层级的指挥者与协调者。往往也就是皇帝。后期走出五代传统后,随着安抚使,宣抚使,招讨使,制置使等战区指挥制度的建立完善,这种情况就少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