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朝末年爆发绿林赤眉起义,西汉宗室刘秀趁势而起。公元25年,刘秀称帝于鄗城,后定都于雒阳,延续“汉”的国号,史称东汉。

东汉中后期太后称制、外戚干政,幼君多借助宦官才能亲政,史称戚宦之争。公元184年爆发黄巾之乱,朝廷令各州郡自行募兵,方将民变基本平定,却导致地方豪强拥兵自重。190年,董卓挟汉献帝迁都长安朝廷大权旁落,揭开了东汉末年军阀混战的序幕。

刘秀,刘邦的九世孙。按照血脉关系看,他有着高贵的皇室血统。当时,人们就认为:汉室被王莽变着法的给夺了,当然,后来的朝代得由刘氏的后人再去继承。这个观点其实是有点“自圆其说”的意味,如果,新朝的各项改制能推进的很好,还有东汉的事么?

那么,西汉和东汉什么关系?

也就是血脉上的沾亲带故吧,二者连都城都不一样。西汉是长安,东汉是洛阳,这和后来明朝的迁都不同,朱棣是因为看到北元势力的顽固,他得去镇守。刘秀选择洛阳,除去各种因素外,更关键的一点则是:这里是他的大本营,更利于他对局势的把握。就如当年项羽急着撤退要回楚地一般,项羽在西北几乎没有了支持,孤军奋战难有胜算。

这里,我们再来说说西汉和东汉的区别。

东汉基本沿袭了西汉的旧制。当年,为何秦始皇要弄个郡县制?权力高度集中啊,只是秦朝很快就被推翻了。到了西汉时期,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刘邦推出的是郡国并行:一部分国家直接管;一部分分封给同姓王和异姓王,只是善终的异姓王没有几人而已。

于是,从汉文帝开始,就琢磨着如何削弱诸侯王的权力,直到汉武帝的“推恩令”,才真正做到了可以有效的慢慢的剥夺各分封王的力量。西汉一直在收紧皇家的权力,所以,西汉的政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相当稳定,后期因为子嗣不丰等原因,让外戚和宦官有了机会插手国家大事,这才给王莽创造了篡权的条件。

而东汉呢?谈东汉的政治生态,就必须得说到东汉的外戚了。这就涉及到当年刘秀为何可以起义成功的原因了。西汉经过百年的发展,从汉武帝这一代开始,豪强地主崛起,他们有钱,还有权,从中央到地方都有着极具分量的话语权,包括在文化和教育等方面,慢慢的开始形成了自己的垄断势力。

而两汉之际,就是士族豪强极度膨胀的发展时期,王莽的上位就是得了这些人的支持,否则哪能通过“禅位”就轻松结束了西汉。只是,王莽的改革,动了这些人的利益,士族豪强转而开始反对王莽,尤其以南阳、颍川二郡的地主们反应最为激烈。刘秀是世居南阳的士族大地主,他的起义有一个很鲜明的特点:就是一场豪族著姓的“聚义”。

当然,这其中的纽带就是婚姻、族党和宗法关系。刘秀的第二任皇后阴丽华,是管仲的后裔。而刘秀的第一任皇后郭圣通,背景也不简单,郭氏是河北真定的望族,刘秀能当上皇帝,妻族的力量不容小觑。刘秀本人也非常重视宗亲势力,他所重用的人,如:刘植、耿纯、阴识、贾复等,都是有着复杂而强大的宗亲背景。

甚至,有学者说:刘秀很不屑单身人士,在他看来,缺乏联姻似乎少了份力量。刘秀就喜欢用结亲的方式来拉拢人心,那些士族著姓的子女,女儿可以配王,儿子可以尚主。以至于,刘秀有了这些豪强的支持,成功很快就到来了。因为,刘秀很清楚世族大家对刘氏政权的作用,甚至于,为了强化这一结盟,连后妃的选纳制度都是直接向名门贵族倾斜。东汉的后妃鲜有什么民间女子,几乎都让这些世家给霸占了。

外戚的力量如此强大,若是遇上无法抗衡他们的弱、小皇帝,就等于是将朝政大权让出来了,这就是整个东汉的政治生态环境。看着是想借助豪族的力量,巩固、扩大刘氏政权的统治,但是,一旦抑制失败,就会起到反噬作用。当然,刘秀也看到了这一点,并且,也采取各种措施,比如:实施军事集中、隔除外戚领兵旧制、重用文臣等,也因此,中央集权在他这达到了极致。

多说一句,汉武帝早早就认识到了外戚的危害,人家不照样重用外戚领兵,如果,像刘秀一样,也许匈奴的隐患会一直存在,以后的历史还真难说,所以,不可因噎废食。

所以说,西汉和东汉的区别,就在于政权的阶级基础不同:一个是布衣成了卿相;一个是得到了士族大地主的拥戴。而这自然会影响到政策的制定及民生的发展等诸多方面。东汉的刘氏皇权,其本身就是代表了地主阶级的利益,而东汉又是门阀士族形成的重要时期,为了攫取更大的政治利益,这些豪强就必须要将手伸向皇权,于是,皇宫首先成了权力角斗的中心,先是外戚,后是宦官,折腾着东汉离结束也不远了。

东汉一个劲贬损新朝,就是想力证自己是西汉的“延续”,只是,王莽都已经结束西汉了,后面还有一个更短的更始政权,这哪是什么续写西汉呢,分明就是一个新朝代。

参考资料:

【《后汉书》、《资治通鉴·汉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