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我认识的女性里没有不爱吃爪的,有骨的凤爪,无骨的鸭掌,爱爪是相同的,只是爱的方式和口味各有各的不同。 一个大学同学最早向我们安利在某宝上订购的食品,就是某牌的泡椒凤爪,为了省运费,还组团一箱一箱的买,当时还有点疑虑:网购吃的东西,到底安不安全啊?结果现在什么吃的都能在网上买; 另一位大学同学,好不容易从北方回来,已经不满足于在街头买买爪子,还加入了“爱爪道”,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讨论吃爪的话题; 至于我那属鸡的同事,每次早茶必点:凤爪,一碟卤汁的吃完了,再加一碟酸辣的,再一碟盐焗的… 哦,我忘了说吗?以上皆为女性。这么看来,爪子简直就是女性食品。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大人们是不提倡吃爪子的,记不记得小时候父母会吓唬我们:吃了鸡爪,写字就会像鸡爪。可是即便这样,即使啃鸡爪时面部不受控制变狰狞,但为什么女人还是在进化过程中选择了爪类? 或许和木瓜丰胸的神话类似,据说爪子里富含胶原蛋白,这种女性年轻貌美必备品——只要啃几个凤爪就能实现,简直何乐而不为。

当然,现在许多科普文章已经否定了世界上有这么便宜的好事,不过反正好吃,但吃无妨。连我妈都爱吃,据她说,宋美龄也是什么都挑剔,唯独爱吃凤爪——脑补一下大美人啃爪,是不是啃得了青春常驻,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像加菲猫说的:流星来的时候也许个愿吧,管他实现不实现,反正又不用钱! 不过曾经查获走私的、冷冻多年的鸡爪,诸如此类的报道,也曾给广大妇女爱爪的粉红小心心,浇了好几桶瓢泼冷水……只是等风声一过,爱爪的心又好了伤疤忘了疼:反正我们抵抗力强,吃了也不会马上就怎么样,那就继续吃呗! 至于爪子的另一大优点,我觉得是一种欺骗性。可以不停地吃,满足了口欲,却实际又没有吃到什么,整个爪子不就是一层皮,包着骨头吗?那种吃了大鱼大肉,转化成浑身长肉的罪恶感,因为这样的原因,得以最大化的稀释。吃肉吃得这么没有压力,是不是更没有了刹车不吃的紧迫感?

在我们这里,有个早在网络时代之前就存在的网红店——加州八珍……每天只要鸡爪一出来,长长的队伍绝对不是雇来的,而且屹立多年而不倒,据说也是有秘方的,确实又酸又辣的味道,还是最南宁,最受我们喜欢。

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吃加州八珍,居然是在万达影城看迈克尔杰克逊那部未完成的演唱会纪录片《就是这样》: This is it就是这样 Here I stand我站在这里 I'm the light of the world我就是世界之光 I feel grand我感到无比重大 Got this love就是这种爱 I can feel And I know我深深地感觉到了…… 本来想法很单纯,中午赶场来不及吃饭,买一袋八珍鸡爪一边看一边吃,吃最喜欢的食物,看最喜欢的歌手的表演。 可是进了影院才发现,黑暗中,凤爪的酸辣味被放大,而这部纪录片显然也不是可以兴高采烈啃着鸡爪看下去的,越看越伤感,人间从此再没有令人颤栗的声音,正在食不知味之际,前排一位友仔非常标准的南宁白话:奏系咁啦……语气里无奈之外一种豁达,突然把大家都逗乐了。 是啊,天皇巨星,惊世才华,到最后也只能“就是这样”了,或许亦喜亦悲,福祸相倚,这就是人生。让我们用白话再念一遍:奏系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