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那些高大的泰坦雕像唬住了。和尼奥罗萨的献祭之塔相比,这些破神殿不过是小矮人。”这是萨拉塔斯对尼奥罗萨的评价,虽然她不喜欢恩佐斯,但她对这个帝国评价很高。

最早我们了解到尼奥罗萨是通过尤格萨隆的谜之匣:“在尼奥罗萨这座城市中充满着不计其数的古老而又可怖的罪行。”

尼奥罗萨和他的主子的面貌在当年一直都是个迷,直到炉石传说古神的低语版本,上古之神恩佐斯才第一次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之中,而尼奥罗萨也是在8.0最后一个版本才彻底展现出来。原本暴雪似乎是想把尼奥罗萨做在艾萨拉的纳沙塔尔下面,但最终放弃了这个计划。

这个觉醒的帝国是魔兽有史以来最为宏伟壮观的副本,翻滚沸腾的邪云,绵延不绝的山脉,高耸入云的尖塔,屹立不倒的城墙。今天Box君就带大家游览一下这个雄伟庞大的帝国。

命运幻象——编织阴森的幻象,难逃命运的鼓掌

恩佐斯用来迎接客人的礼物,自然是他最为擅长的直击心灵的假象。周围都是无边黑暗的平台上,傲然屹立着一头黑色燃着火焰的巨龙——黑龙帝王拉希奥。

拉希奥的父亲奈萨里奥堕落成死亡之翼,这条刚出生的幼龙从小就背负着父亲是灭世者,全族是背叛者的枷锁。可以说他短短的一生都在寻找救赎,寻找击败上古之神净化他们腐蚀的办法。但眼前的这条龙,他真的是拉希奥吗?黑龙王子难道无法逃脱家族的命运吗?

这便是恩佐斯的第一份惊喜,一个无面者幻化成的拉希奥,他希望通过这个幻象让我们相信命运是无法摆脱,就算再怎么挣扎黑龙王子也将堕入注定的腐化。但拉希奥并没有,我们也不会因此停下脚步。

离开黑龙帝王的平台,左侧是黑曜石毁灭者玛乌特的所在地。黑曜石毁灭者是克苏恩通过腐化托维尔人制造的强大存在,它们的皮肤坚硬无比,并且通常都具有吞噬魔法的能力。

克苏恩战败后,阿兹亚基帝国彻底被恩佐斯收入麾下,其先知建造了玛乌特这个怪物。它吞噬了自己的创造者,把创造者们的尸体留在了奥丹姆耀眼的阳光下腐烂。玛乌特贪婪地吸取周围的魔力,但它终不是冒险者的对手。

玛乌特的房间对面是先知斯基特拉的房间,斯基特拉长的有点类似于斯克拉姆狂热者。而这个斯克拉姆,也就是克苏恩的老家安其拉神殿副本的老一,为其拉虫族的先知。

继承先辈的传统,斯基特拉也拥有和斯克拉姆一样控制幻象的能力,而且比对方更加炉火纯青。他最大的享受就是看着闯入者迷失在自己制造的幻象中,当看到他们在其中沉沦,斯基特拉会发出他那瘆人的狂笑。斯基特拉整场战斗中最折磨人的就是他的笑声,各种声音混在一起简直要把人的脑子撕裂。不过由于他会掉落心智切割器这个许多职业垂涎欲滴的饰品,并没有团队会放弃攻克斯基特拉这个麻烦。

虔敬大厅——挣扎必定无果,神灵也将堕落

虔敬大厅是恩佐斯疯狂信徒们的聚集地,他们在此进行那疯狂与亵渎的仪式,为自己的主子献上祭品。

进入虔他敬大厅时我们会听到两人的争论,曾经高傲的艾萨拉女王被黑暗能量禁锢在大厅的中心,对她施以极刑的,是黑暗审判官——夏奈什。

恩佐斯很擅长进攻人的思维,但还是有少数人能够抵抗他的疯狂低语。可惜一但步入尼奥罗萨,就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那些抵抗了低语的人,就将落到夏奈什手里。她的手段很残忍,性情也是无比嗜虐残暴,落入她手中的人会被她把理智剥离,最终成为恩佐斯的忠实追随者。

在神殿顶峰,维克修娜尽情享受着恩佐斯赐予的强大力量。沐浴在黑暗帝国的邪光之下,她将那些信徒转化为充斥虚空力量的恐魔。这些信徒无一不垂涎于虚空的力量与奥秘,但任何想要探知虚空秘密的人都将成为虚空的牺牲品。

这头龙的来历众说纷纭,但我们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她是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的妹妹。至于她原本是哪一种巨龙,如今已经难以辨别。

维克修娜的战斗场景还算是比较宏大的,战斗过程中她会飞向高空,并对一列大范围区域喷吐黑暗能量,这样壮观的吐息场景比起当年的奥妮克希亚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击败英雄模式的恩佐斯可以获得与维克修娜同模型的坐骑纯净的虚空之翼。

在神殿里我们还能看到亚基虫族的两位将军,卡吉尔和泰克利斯。这两个喋喋不休的家伙一直都在争夺主脑的控制权,主脑一但交换,虫群的战术也会改变。

两个家伙就这样把主脑丢来丢去,各种各样的虫子也让冒险者们应接不暇。在这里艾泽拉斯之心的精华之一净化协议就派上了很大的用场,可以迅速清理虫群。

当走到广场上时,那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中,虚无者莱登,曾经的至高守护者如今已经面目全非。他曾面对泰坦全灭心灰意冷,也曾承受雷神残酷的折磨,也在黑暗帝国归来之时黯然神伤。

但是他救了我们,没有他牺牲自己守护心之密室恩佐斯恐怕早已得逞。他冲向黑暗的身影毫不犹豫,似乎没有考虑过自己能否归来,但我们知道他最后的愿望是让我们拯救艾泽拉斯。

恩佐斯摧毁了他内心最后的防线,泰坦的力量最终也无法庇佑这个守护者了,绝望吞噬了他,他会不遗余力地执行恩佐斯的意志。

英雄们不得不击败莱登,他的尸体最终留在了空旷的广场上,无人问津,随着尼奥罗萨的覆灭彻底离开我们的视野。

血肉赐福——血肉绽放,腐化蔓延

在尼奥罗萨的深处有一个通向地下的孔洞,按麦格尼的话说说是孔洞都抬举它了。孔洞之下,是可怕的血肉造物和狰狞而扭曲的怪物。

无厌者夏德哈,被称为恩佐斯最可怕的造物之一。它由暮光龙扭曲而来,已经无法辨别它的原本形态。恩佐斯的部下继承了奈法利安的研究成果,在黑翼血环继续暮光龙的实验,而最终的成果就是这个贪得无厌的怪物。

对于恩佐斯而言,就连已经被腐化的暮光龙也是可以随便抛弃的,我们在黑翼血环里就能看到许多暮光龙成了这残酷实验的牺牲品。

而夏德哈便是以各种腐化残骸为食物的,每当它进食一次,它的身体就会发生异变,它的力量增长的同时外形也变得更加扭曲丑陋。

在夏德哈下方的洞穴里还有更加丑陋的怪物——德雷阿佳丝。尼奥罗萨其他首领怎么都能找到一点与外界的关系,而唯独这个家伙,找不到与她有关的任何记载,也没有和她有联系的角色,她就如同自身设定一般是一颗长在尼奥罗萨的恶心的疖子。这个难以描述的脓疮随时都会爆发,她会让腐败的恶臭散播到整个艾泽拉斯。

德雷阿佳丝可以说是尼奥罗萨真正难度的开始,她的机制设定让团队对资源分配,职业安排和团队总体素质都有了更高的考量。

德雷阿佳丝具有极快的回血速度,大量触须与诸多技能,这就导致了她的战斗后期场面十分混乱,一不小心就会崩盘。

血肉赐福的最终关底Boss就是我们DH的橙卡——伊格诺斯,此处应为“伊格诺斯·重生之蚀”。伊格诺斯第一次登场是在翡翠梦魇世界之树下,当时他叫“伊格诺斯·腐化之心”,是一颗巨大的猩红心脏,在被击败时,他喊了一句“恩佐斯,我已回归尼奥罗萨”。

伊格诺斯才是翡翠梦魇腐化的真正元凶,梦魇之王萨维斯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伊瑟拉为了守护翡翠梦境而牺牲,伊格诺斯却能在此重获新生。

重生的伊格诺斯已与尼奥罗萨融为一体,他比过去更加强大,战斗流程也更加复杂。曾经只有一个心脏的伊格诺斯不仅有了新的躯体还有了三个心脏,也就是说玩家必须击败三个心脏和四次本体,然而每一个心脏死亡后就会开始无限召唤小软,伊格诺斯还会不断压缩场地,并释放需要远离的技能干扰走位,这就导致后期压力无比巨大。

伊格诺斯是挡在恩佐斯那至高宝座前最后的屏障,在争夺首杀时期伊格诺斯的开荒时间甚至要长于恩佐斯的外壳,其难度之大足以想象。

觉醒之梦——万钧不倒,无懈可击;愤怒一瞬,心灵永恒

穿过传送门,步入罪恶丰碑的深处,映入眼帘的是恩佐斯那没入云海的巨大身姿,其雄伟壮观着实难以言表。密布的眼球和触手在上面扭动,不羁的腐蚀在其中流淌,这就是恩佐斯的权利宝座,神灵的躯体,黑暗帝国至高无上的心脏。

成熟的小黑龙终于来到了那个给他带来无尽痛苦的敌人面前,那种仇恨恐怕万语千言也难以描述。他腾跃而起,化为原型,飞过拍来的触须,穿过疯狂的攻击,将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剑狠狠刺在恩佐斯的外壳上。

外壳破碎了,匕首不见踪影,疯狂与愤怒化作实体,走出那未知的裂隙。

恩佐斯之怒,用克拉西斯骨架改造的全新模型,面部的眼睛似乎始终都在凝视着我们,背后的触须不断扭动彰显其疯狂的力量。

“万钧不倒,无懈可击”,这是它喊的最多的一句台词。不论结局如何,这句话的气势足以显现暗黑帝国的屹立不倒与无懈可击,可惜,终究是愤怒的咆哮而已。

恩佐斯说愤怒转瞬即逝,但心灵永恒。看着这个蜷缩在外壳里的神灵让人觉得他不过是在做最后的挣扎,装得自己还很厉害。

穿过神思之门,我们能来到恩佐斯的内心世界,里面是个一与恩佐斯的外壳同模型的大怪塞古斯和许多触手。直到后两次进门才有些不同,第一次是死亡之翼掀起大灾变,不断喷吐烈焰;第二次是希尔瓦娜斯和艾萨拉的交易,两个人不断给我们添麻烦。

这个最弱的古神似乎真的很弱,他的技能来来回回就那么多,从头到尾变化不大;但他似乎又不弱,就是用这些重复不断的技能也能让刚遇到他的人焦头烂额。

“你们的世界,属于我!我的黑暗帝国......将用你们的血肉重生!”这是恩佐斯的临终遗言,此时他已经完全腐蚀了玩家,但麦格尼的一声吼玩家就打破了被腐化的状态,并最终用艾泽拉斯之心彻底清除了恩佐斯和他的帝国。

说实话8.3的结局确实有些草草了事,整个尼奥罗萨的毁灭过程甚至只有几秒钟,这样一个辉煌壮丽的副本却以如此简陋的形式收场真的太过草率。不过单从副本设计角度来讲,这个副本还是相当成功的,它所诠释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堡垒,一个宫殿,而是一个真真正正耸立了上万年的帝国。

硬币最大的妙用!58点斩杀最好玩的盗贼卡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