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秦始皇对赵佗可谓情有独钟,倾注了心血的,寄予了殷切的希望。统一天下后,秦始皇就命令屠雎为首,赵佗为辅,率领50万人南下百越之地,在那里开拓边疆,设立郡县,屯垦戍边,搞得有声有色。嬴政的举措可谓知人善任,但是,身为赵国后人的赵佗也完全没有必要感恩戴德,因为嬴政所为都是为了他的家天下的。

不久之后,秦始皇病逝,秦二世登基。秦二世胡亥生性残暴,加上有赵高,李斯等人教唆,使得无数忠良被逼自尽。其中就有我们所熟知的“蒙恬、蒙毅”等。如果这个时候赵佗回来估计也难逃厄运。这个时候的秦国内忧外患,项羽,刘邦楚汉相争,秦国摇摇欲坠。这时如果赵佗放弃南越回来支援秦国,刘邦,项羽的实力不容小觑,很有可能万一秦国灭亡,他将断了后路。

赵佗本人并不是老秦人,而是赵国人,对于赵佗而言,无论自己深处何处,自己总归还是一个赵国人。这也就注定了他对秦朝并没有什么很强的归属感。就好比后世对洪承畴的评价出现了极大的区别。我们很难说一个人的行为到底是怎么样的。弃暗投明和叛国投敌在古代某些场合是很难进行区分的,尤其在不同的势力看来。

对此,《资治通鉴》的作者司马光就进行了修改,他在《资治通鉴》记载:“以谪徙民五十万人戍五岭,与越杂处。”《史记》也提到“发诸尝逋亡人、赘壻、贾人”,可见这50万不全是军队,还有移民。

扯这么多,只是想说明岭南秦军的向背并不能决定秦朝的生死,而赵佗也知道自己带兵北上就是找死,他又不是老秦人(赵佗是河北人),犯不上为秦朝卖命,于是坐观其变。等到秦朝灭亡,长官也病死了,当遗老遗少没那个心情,还容易挨揍,干脆把五岭一堵,守着三郡建国自立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