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荆轲刺秦王本该是一个悲壮的故事,然而如果您仔细读下司马迁的《刺客列传》,就会发现,这个故事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图穷匕见之时,作为刺客的荆轲竟然不能在尺寸之间刺中秦王,他手持的徐夫人匕首据说还是天下第一的利刃。

秦王绕柱奔逃之时,作为刺客的荆轲竟然无法擒住养尊处优的秦王,还被一介侍医的药囊击中,给了秦王拔剑自卫的机会。

秦王持剑刺伤荆轲后,荆轲将匕首当做暗器掷向秦王,匕首上淬有剧毒,沾之即死,可谁知,如此之近的距离,荆轲又不中。

最搞笑的是他失败后自己总结的原因:

“事所以不成者,乃欲以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

我们的大刺客荆轲说了,为何刺秦大业没成功呢?并非他能力不够,原来他是想劫持秦王,然后逼秦王签个归还土地给六国的条约,这样他就能给太子一个交代了。

这哪是刺客?这分明是绑匪!还是没什么经验的那种。再说了,条约要能有用,那个时代就不叫战国了。

太水了!

太坑人了!

太不专业了!

我不禁想起了荆轲刺秦路上倒下或者即将倒下的累累骸骨。

田光先生,太子丹让您去刺秦送死,您不愿去,于是您记恨在心,这位荆轲先生莫不是您故意找来坑太子丹的吧?

樊於期将军,下次送人头可不能这么随意了!

要是再有那机会,咱不急,咱先试下对方的剑术。要是连您都打不过,不妨把他的头砍下来当礼物,咱亲自去刺秦。

太子丹殿下,您燕国无人了吗?随便找个经过近身格斗与身体素质训练的普通士兵,肯定也比那剑术不精的荆轲强哪!

那么,荆轲的业务能力是否真的这么差呢?

毫无疑问,是的!司马迁的《刺客列传》中有大把的伏笔。

荆轲凭借着剑术去游说家乡父母官卫元君,希望能谋个一官半职,结果:

卫元君不用。

没看上。

荆轲游历路经榆次,与当时的著名剑客盖聂谈论剑术,结果:

盖聂怒而目之,荆轲出。

被赶走了.

荆轲又到了邯郸,与赵国鲁勾(句)践争论博局的路数,结果:

鲁勾(句)践怒而叱之,荆轲嘿而逃去,遂不复会。

结下梁子了。

真正的刺客,向来是人狠话不多,如专诸、要离、聂政那些,从来不和人作这些无谓的争论。荆轲不但与人争论,还被这么鄙视,明显不是刺客该有的样子。

其实,对于是否能胜任刺客,荆轲自己也是有一定认识的。

当田光以死激发荆轲面见太子丹,太子丹向荆轲和盘托出刺秦的打算时,荆轲是这么反应的:

久之,荆轲曰:“此国之大事也,臣驽下,恐不足任使。”

犹豫良久,然后拒绝。从事后的情况来看,荆轲绝非是惜命,他之所以拒绝,主要在于他对自身刺杀业务能力存在顾虑。

或许是担心樊於期人头的保质期问题,太子丹一再催促荆轲出发,荆轲是这么回答的:

仆所以留者,待吾客与俱。今太子迟之,请辞决矣!

荆轲在等人,等谁呢?他没说,不过我们可以肯定,他等的人一定是一位比他专业得多的刺客。无奈太子丹催促,荆轲只能仓促出发了。

那么,荆轲是不是就是一无是处呢?当然更不是。相比于刺客或者剑客,他的特长主要在谋略应变上,而且非常出色。

《刺客列传》中的荆轲部分一开头,司马迁就写道:

荆卿好读书击剑。

读书在击剑之前,可见荆轲喜好读书甚于击剑。

荆轲来到燕国,整日混迹于酒肆,然而:

荆轲虽游于酒人乎,然其为人沉深好书。

没提荆轲习练剑术,却终日好读书。

如此好读书,谋略应变如何呢?从司马迁的记载来看,相当了得。

首先,荆轲是刺秦计划的实际制定者。

燕太子丹只是提了一个构想,荆轲把它扩展成了一个完整的计划:以秦国叛将樊於期人头赢取信任,以督亢之图博取近身机会。

这都是荆轲的主意。

其次,荆轲此人颇富谋略。

荆轲提出以樊於期人头赢取秦王信任,太子丹是拒绝的,至少明面上是拒绝的,可荆轲却硬是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樊於期自尽,主动送上人头,颇有些诸葛村夫的风采。

我们来看下荆轲的说服过程。

第一步,从秦王的阴险恶毒说起,再提及樊於期家仇,激起樊於期对秦王的刻骨仇恨。

“秦之遇将军可谓深矣,父母宗族皆为戮没。今闻购将军首金千斤,邑万家,将奈何?”

樊於期仰天长叹,说每想起这事,就痛入骨髓,时刻都想着找秦王报仇。

第二步,引而不发,让樊於期主动上钩。

“今有一言可以解燕国之患,报将军之仇者,何如?”

既能解燕国之患,又能报家仇,这么好的事,当然愿意,让干啥都愿意。于是樊於期开始赌咒发誓,上刀山下火海,让我孤身杀进秦王宫都愿意啊!

第三步,和盘托出,让樊於期自己送上人头。

“愿得将军之首以献秦王,秦王必喜而见臣,臣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匈,然则将军之仇报而燕见陵之愧除矣。将军岂有意乎?”

此去秦宫路途遥远,就不用劳烦将军了。

这样,我把您人头打包快递过去,省时省力,效果更好。而且,快到年底了,我大燕国节能减排时间紧、任务重,您这样还能顺带为完成指标出一份力,一举三得,岂不美哉?

您看,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樊将军还能拒绝吗?

最后,荆轲此人极善应变。

秦王大殿之上,年仅十三岁的秦舞阳(最新影视形象见上图)“色变振恐”,秦国群臣起疑,此时的荆轲表现出了非凡的冷静与急智,化解了危机,这一段很多影视剧有相当传神的演绎,龙马君就不赘言了。

这么一看,荆轲无疑是个难得的人才,然而他的能力更多是谋划应变而并非直接刺杀。或者说,作为一位刺客,相比于他的其他能力,荆轲最不擅长的就是刺杀。

用外行人干内行事,燕国用人如此,覆灭于秦,实在不奇怪。

欢迎关注,与龙马君一起,相信思想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