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六国一统天下的强大秦帝国,为何二世而亡?对于这个问题,西汉的大才贾谊,就曾经有过精彩的论述,其核心观点就是: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他认为秦帝国二世而亡,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统一全国之后,秦朝没有对天下百姓实行“仁政”,所以陈涉之徒,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响应,赢粮而景从。

贾谊的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但是答案又太过笼统。大秦帝国二世而亡,主要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

没能收复天下人心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秦国灭亡,论武力,出力最大的人物,当属西楚霸王项羽,以及早期扛起反秦大旗的项羽叔父项梁。项羽与项梁,是原来楚国大将项燕的儿子与孙子,原楚国贵族的后代。秦国灭亡,论智谋,出力最大的人物,当属“谋圣”张良。张良的祖父及其父亲,长期居韩国的相国之位,也是标准的原六国贵族后代。秦国灭亡韩国后,张良深怀亡国之恨,从小就立志推翻秦朝的统治,以报家仇国恨为己任。在陈胜、吴广等农民起义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势单力薄的他,一心结交刺客,并在古博浪沙(在河南原阳东南)用铁锤刺杀秦始皇。行动没有成功,被官府通缉被迫逃亡。秦末农民起义爆发之后,张良率部投奔起义军,先是游说项梁立韩国贵族成为韩王,韩王成被项羽杀死后,张良投于刘邦帐下,成为其最重要的谋士,为推翻秦朝的统治竭尽心智。

从项羽和张良这两个人物身上可以发现,秦国虽然灭亡了战国时的“六国”,但并没有真正征服原来“六国”的人心。六国的王室贵族和百姓,仍然心系原来的母国,一旦有风吹草动,便蜂拥而至,义无反顾地加入到反抗秦朝统治的大军当中。正所谓“杀人易,诛心难”,秦国在统一全国后,最应该做的事情,最应该在第一时间妥善安置原来六国的王室和贵族,第一时间给予六国百姓与原来秦国子民同等的待遇,来化解仇恨,加强对各国、各阶层对新兴王朝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但是,很遗憾的是,秦朝并没能这样做,反而因为担心天下百姓造反,使了两个绝招:“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派人将全天下的兵器都收缴起来,全部运送到京城咸阳熔化,将全天下的书籍如《诗经》《尚书》和诸子百家的著作全部焚毁,以此来愚昧天下的百姓。如此所为,何以得天下民心,天下士族和百姓又如何肯心悦诚服?

没能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

经历几百年战乱的天下百姓,民生困苦、民不聊生,天下百姓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可以安下心来从事农业生产,可以生存生活下去。所以,作为统治阶层的秦朝,最该做的事情就是“不折腾”,不去干扰天下百姓的农业生产生活。在这一点上,西汉的统治者就比秦始皇聪明得多,实施“无为而治”的国策,让百姓休养生息,恢复生产恢复国力和民力。

但是,秦始皇却没有明白这层道理,他在灭了六国统一天下之后,仍然不断地瞎折腾:一方面仍然兵戈不止,向南继续派出大量的军队,攻取今天的广西、越南等地,并在哪里设置了桂林、象郡和南海三郡;向西北不断攻击匈奴,派大将蒙恬渡过黄河,攻取高阙、陶山、北假等地。另一方面大搞工程建设,在全国征调三十多万民力,常年在西北大漠修建长城,大部分人都死在了工地上,每年又要重新大量征集补充,“孟姜女哭长城”的民间故事,就源于此。同时征集七十余万人的民夫,常年修建阿房宫和骊山陵寝。长期战乱之后,特别是在秦统一六国的战争中,原六国的精壮劳力,基本上都死在了战场,民间的劳动力原本就稀缺,再如此大规模的征集民力,天下百姓如何安宁?哪里还有人力从事劳动生产?

严刑峻法空前绝后

西汉贾谊归结秦朝灭亡的原因,为“仁政不施”,主要指的就是秦朝的法律严酷。秦律以先秦法家的性恶论为思想基础,以重刑严处为提导思想,规定了繁琐的犯罪种类和严酷刑罚。《秦律》涉及到政治、文化、经济、军事、思想、生活等方方面面,做到了各个领域都有对应的法律条款管控。最突出的当属“什伍连坐制”,即五家为一伍,十家为一什,不准迁居,相互监督,相互检举,若其中有人犯法,同一个什伍的人必须揭发,否则连坐腰斩。再加秦始皇本人天性残暴,在执行秦律的过程中,更是从重从严,视民众如草芥,嗜杀无度,所以才有了天下民众“苦秦久矣!”的深深怨恨。

反抗秦朝统治的第一把火,也正是因为秦律的严酷引发的。根据《史记—陈涉列传》记载,陈胜、吴广等900余人,原本是种地的农民,被政府征发渔阳戍边,途经蕲县大泽乡时,因为天下大雨,道路毁坏不通,耽误了行程不能按期到达目的地。情急之下,陈胜、吴广领导戍卒杀死押解的军官,发动兵变正式造反。陈胜、吴广的起义,完全是被逼无奈之举,因为根据《秦律》,朝廷征集的民力,不能如期到达将会被杀,“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对陈胜、吴广来说,不造反必死,造反也大不了一死,还不如拼搏一回。

当然,秦朝的快速灭亡,还有秦二世胡亥的残酷暴虐和昏庸无道,杀忠臣李斯、冯去疾,重用奸人赵高等等。但是,秦朝二世而亡主要的根源,还是秦朝统一全国之后的国政失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