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2035年,地级及以上城市社区实现足球场地设施全覆盖,具备条件的城市街道、街区内配建一片标准足球场地设施。”——《关于全面推进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的意见》

“我们充分利用绿地、社区边角地和小区及单位自有用地、滩涂用地、学校的公共场地,因地制宜建设社区足球场。预计今年底,我市各类足球场地数量可超过1500片,平均每万人拥有足球场地约1.25片。” 12月29日,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体育总局于北京联合召开的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试点总结会上,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张卫国做了这样的介绍。

与会的各试点城市代表均认为:通过复合利用社区周边的空闲地、公园绿地、河滩地、路桥附属用地等空间资源,结合场地实际灵活建设,可以有效解决足球场地“选址难”问题。

据了解,2019年4月以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会同体育总局分两批在武汉、大连、呼和浩特、烟台、孝感、梅州、深圳、福州、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9个市(县)开展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试点工作,解决居民身边缺乏足球场地的问题,取得明显成效。截至目前,9个试点城市充分挖潜、因地制宜建设改造了779片社区足球场,其中11人制标准场地66片,3人制、5人制、7人制等非标准、非规则场地713片,总投资约7.9亿元,其中社会投资占比达39.4%,依托社区足球场地举办足球赛等各类健身活动440余场。

“我市新建的中山区绿山社区足球场地使用的是南山隧道引桥下方空地,此空地以前常年无人管理使用,环境脏乱不堪,现被建设成为一块3人制足球场,占地面积240平方米,为周边群众提供了新的健身娱乐场所。”辽宁省大连市市委常委、副市长骆东升介绍,绿山社区这片新建的足球场地斜插在隧道引桥下方的桥柱之间,最大限度地扩大了足球场地的使用面积。“足球场地四周的围网及顶部闭合设计,也有效避免了进行足球运动时对周边交通安全的影响。”

“为有效破解空间不足问题,我们打破思维局限,充分利用闲置资源,在污水处理厂上方建设了以足球为主题的福田海滨生态体育公园。”广东省深圳市副市长吴以环说,以全民健身需求为导向,在污水处理厂上建设足球体育公园在全国尚属首例。“新建的足球体育公园占地7.6万平方米,拥有2个标准11人足球场、4个8人足球场地、2个5人足球场,体闲广场若干个,还有足球文化交流厅、配套公共设施以及便民服务设施等。

“我市新建的渔人码头沙滩足球场位于烟台市第二海水浴场,是5人制沙滩笼式足球场,占地面积约1300平方米;云上小区屋顶足球场则是利用屋顶空间进行改造完成的,为保证安全,足球场周围均设有围网。”山东省烟台市副市长李波表示,入选试点城市后,该市积极行动将选址工作与城市增绿、老旧小区改造等紧密结合,合理利有城市边角地、绿化带、公园、沙滩等空间,探索足球场地建设新模式,兴建多种形式不同规模的足球场,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在产权单位楼宇屋顶、闲置厂房等地,联合建设,共同使用。

据了解,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体育总局深入总结试点经验,联合印发了《关于全面推进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的意见》《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技术指南》《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试点示范图集》,指导各地全面推动城市社区足球场地设施建设工作。(转自12月31日《中国体育报》0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