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谱有“十五年一小修,三十年一大修”之说,有时过了二三十年,哪一族第二次重修时,岁数大的老谱匠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工作,对每一个宗族来说,新谱告成是一件大事,要举行祭谱仪式,甚至还要演戏庆祝。谱匠们作谱收入有按月计的,清末民初大约每月十元,也有按页计的,“每页大洋二元”,每一个人具体分到多少钱,包头说了算。不要以为作谱就比排印典籍简单得多,成为一名谱匠要会识字,头两年给师傅打下手,学习雕宋体字等业务,三年学满才成为正式谱匠。

直到21世纪,民间编印家谱传统依旧存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瑞安东源谱匠不仅在本地、本县替他人印制族谱,而且经常应邀带着全套活字和印刷工具出省做谱。2008年时,东源村接到订单约100多个,谱匠个人年收入在2—4万元不等,与普通企业工人工资相当,付出劳动一点也不少,制谱工序有十多道,包含采访(开丁)、誊清(理稿)、拣字、排版、校对、刷印、打圈……草订、切谱(裁边)、装线、封面、装订等,纯手工操作。

用瑞安东源木活字印刷术印制出的家谱

平时还要做好取材(选取又韧又硬的上好棠梨木)、制字模、写字(反手)、刻字等基础工作。由他们打造的族谱保留了独特之处:全线装,印谱都用宣纸。只是熟悉这项手艺的师傅年龄越来越大,年轻人中很少有人习得。一个学徒要掌握木活字印刷全套技术,至少需要2年,相比古人,现代人的学徒生涯一点也不轻松,

除了专门训练汉字毛笔书写和手工雕刻技术外,还要学习中国历史、识读繁体汉字、掌握古文语法,好在古老技艺正在走出深闺,走入校园,让更多年轻人知晓并愿意学习、传承。在古代印刷出版领域,活字印刷虽比不上雕版主流,但它占有一席之地当是共识。它在中国并非像雨果所说“停滞在胚胎状态,无声无息”,而是“生机勃勃地发展”,持续焕发新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