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感情之事,就这样交到了其他人手上。不知幸福与否?但知这种习俗在现在成了陋习。“婚姻自由,恋爱自由”,成了现代社会的主旋律。

追求爱情的路上荆棘满地,甚者处处受伤,一些人伤怕了,懈怠了,最后放松了自己,随便找个人嫁了或者娶了,也就“心满意足”了。把自己的婚姻大权完全交由别人。想着处久了,感情自然而然就来了。事实却是,心越远,隔阂越大,到了彼此看不惯对方的地步。婚姻变得摇摇欲坠,这大抵就是轻浮婚姻的最终结局吧。

智英三十有四,大龄剩女一枚,某企业人力资源总监,年薪30万。可以说,智英优秀到骨子里,长得特别好看,朋友同事都说她长得像热巴。就这样的条件,追她的人应该一大把,也确实像这样,可她看他们,都一个样。因为她被骗怕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那段感情,深深刻到了她的脑海里,她死心塌地的爱着这个男人,倾其所有,为他买车,为他买房,甚至做好了婚后做全职太太的打算,他可是她的大学同学啊,她如此信任他。纵使如此他还是抛弃了她,只丢下一句,“我不喜欢做全职太太的你”。

就这么现实,智英和男友维系感情的枢纽就是金钱,金钱来源断了,我爱你还有何用?果断分手。就此,就有了上段所说的,智英看所有男人都一个样:贪图自己的成功。她不再相信爱情。

家里人催促的紧,要强但是孝顺的智英,听从了父母的建议,与家里的一个男人相了亲。本不喜欢,但父母喜欢。说知根知底,人老实。看着父母那渴望的眼神,智英心软了。不到半年就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循规蹈矩,男人老实,工资不高,却愿意为智英付出。日久生情,智英开始逐渐喜欢上这个木讷的男人了,本以为是一辈子,却发现,这个木讷的男人在外却有了其他女人。

智英哭泣着问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为何还要这么做?”。男人说,“我那么爱你,你对我怎么样,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她最初的冷漠,葬送了自己的婚姻。明明不爱,还要踏进婚姻这座围墙。哪怕慢点再慢点,擦出爱情的火花,给彼此足够的时间相知,相识,相爱,这样感情就会坚固太多了。一边付出,一边漠不关心,这样的感情势必失衡。

无论是感情,亦或婚姻,不要轻信别人的决断,生活过日子的是你,不是别人。适不适合,取决于你自己,别人认为的,不一定是你适合的。

我有一朋友,感情之事,总喜欢问我,让我给她出谋划策,我却置之不理。她说我不够义气,不为她的幸福着想。

假如我给了意见,她幸福了,我会欣慰。恰若相反,我不仅会内疚一辈子,还会因此失去一位挚友。所以在别人的感情问题上我不愿多说什么。

朋友,你的爱情是由你自己决定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