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这世上,最看不透的就是人心

新闻机器人 739 0

公元前202年,十二月。垓下。

楚国大司马周殷降汉,率九江军与汉王刘邦、齐王韩信、建成侯彭越、汉将刘贾、九江王英布的五路大军60余万之众从西、北、西南、东北四面合围楚军。10万楚军乃久战疲惫之师,兵少粮尽,于重重包围之中虽力战仍大败。

是夜,楚军主帐。

西楚霸王项籍(羽)失魂落魄。身为楚国贵族,籍少年时便力能扛鼎,才气过人,自起事仅用三年时间就率领五路诸侯军消灭秦朝,分割天下,封王封候,政由己出,这样的事情亘古未有。八年来自己身经七十余战,未尝败北,却从未想过会落得如此下场。

经年尘土满征衣,项羽即便勇猛无敌,也是身心俱疲。本与汉王和议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互不侵犯,也送回刘邦的父母妻子,引兵东归,孰料刘邦背信弃义,派兵一路追击楚军。项羽自是不惧,率军出击,大败汉军。然而,刘邦志在灭楚,以封地为饵召来各路诸侯军攻打楚军。周殷叛楚让他很震惊,对楚地安危一无所知更让他不安,想必刘邦早已派军进入楚国,攻城略地……无将可派,无兵可用,粮草亦断,走投无路,天要亡我!

借酒消愁愁更愁。

帐外忽然传来楚地的歌声,声音愈来愈大。

项羽大惊,失声道:“难道汉军已经全部占领了楚国?为什么楚国人如此众多?”左右侍从亦慌,不敢言语。

美人虞姬莲步轻移,缓缓走入帐来。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绝世佳人虞姬之美无人能及。虽然一心向往安宁的生活,多年来却追随项羽东征西讨,习惯了疆场的厮杀。鸾凤和鸣,项羽对她自是宠爱有加,只是如今自己已是生死难料,她该怎么办呢?

虞姬斟上一杯酒,轻轻走到项羽面前,双手奉上,柔声说:“项王,请饮这杯酒,我为项王舞剑。”

“好。”看着虞姬,他一脸温柔,心却忍不住颤抖起来。

虞姬解下披风,拔剑起舞……绝世的容颜,绝美的舞姿,如花美眷却不能再相伴,项羽心乱如麻,不禁慷慨悲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他连唱数遍,不知道是问自己,问虞姬,还是问苍天。

虞姬和而歌:“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虞姬且舞且歌,一曲终了,泪水悄然滑落。她最后看一眼项王,眼角眉梢是爱意,是不舍,更是毅然决然——项王,愿你能化险为夷,永别了!

一道寒光闪过,殷红的血液模糊了众人的视野。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一片惊呼声中,项羽把虞姬抱在怀中,泪如雨下,侍从也都俯首哭泣。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泪眼朦胧中,往事如过眼云烟……

八年前,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而起,自己杀会稽太守殷通,随叔父项梁率八千吴中男儿起义。

七年前,巨鹿之战,奉楚王之命与宋义、范增领兵救赵,宋义屯兵于安阳,46日不进,欲坐观秦赵相斗。自己果断斩杀宋义,派英布、蒲将军率2万楚军渡河,援救巨鹿;之后全军破釜沉舟渡过漳水,5万楚军以一当十,大破秦军,杀苏角,俘王离,后与诸侯军对章邯军南北夹击,歼灭秦军主力。

三年前,彭城之战,刘邦与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常山王张耳等诸侯联军56万人长驱克砀、萧,攻占彭城。当时自己正在齐地作战,留部分将领攻齐,自领精兵3万从鲁出胡陵,南下,复取萧,切断汉军归路。拂晓猛攻彭城,至午即大败汉军。汉军北逃,被逼入谷水、泗水十余万人。南退入山,又被追及于灵璧东,死于睢水十余万人。若非大风骤起,飞沙走石,此战定能将刘邦生擒活捉。

籍一世英豪,能横扫千军,所向披靡,如今却连自己心爱的女子都保护不了,怎不肝肠寸断!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那一种,伤心处别时路有谁不同,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

虞姬是项羽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死生契阔,与子同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然世情梦幻,复作如斯观。自叹人生,分合常相半。

悲欢离合总无情,此生再难生死与共!

帐外一片混乱。军心已散。

大势已去。

项羽率八百骑兵乘夜突围南走,被汉将灌婴的五千骑兵追赶,渡过淮水后且战且退,从阴陵打到东城,只余二十八骑。“天亡我,非战之罪也。”为诸将痛痛快快打一仗后,项羽不肯东渡乌江,自刎而死。

“羽之神勇,千古无二。”只是他太容易相信别人了。他相信项伯,鸿门宴上放走了刘邦,后来又未杀刘父;他相信张良,不攻打没有如约称王关中的刘邦;他相信刘邦,鸿沟和议后依约率军东归,却被汉军和诸侯军围追堵截,逼入绝境。性格直率的项羽无法理解人性的贪婪和狡诈,才会在政治谋略上惨败,才会身死东城。

这世上,最看不透的就是人心了。

只有经历世事才能明白人心的险恶。

楚国各地都投降了汉军,只有项羽以前的封地鲁城不肯投降。汉王率领天下之兵想要屠戮鲁城,考虑到他们坚守礼义,以死守节,就拿着项羽的人头给鲁人看,鲁城父老这才投降。

汉王刘邦不愧为其父口中的“无赖”,无赖的水平登峰造极,彭城之战中为了逃命几次将一双儿女推下车去;其父太公和妻子吕雉成为项羽的人质后,丝毫不顾及他们的安危;为灭项羽他分封诸侯王,笼络人心,不择手段,终成大业。但是从建立汉朝直至去世的八年间,刘邦一直都在清理异姓王,平复诸王叛乱。

刘邦更想不到,孝惠帝刘盈即位七年后病逝,在楚营当过两年人质的吕雉大权在握,后临朝称制八年。她对刘邦极其宠爱的戚夫人和儿子赵王如意非常怨恨,就毒死赵王,将戚夫人砍去四肢,挖去双眼,熏聋双耳,以药毒哑,扔于猪圈中,名曰“人彘”。除代王刘恒(孝文帝)外,还对刘邦其他的子孙痛下杀手,真正笑到最后的恐怕就是吕雉了。

然而,一旦吕后身死,她的亲族,被她扶上很高职位的诸吕,被刘邦的谋士陈平和大将周勃等人一举剪除。吕氏再无后人。

政治,肮脏而残酷。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项羽死后,齐王韩信被杀,夷三族;梁王彭越以谋反的罪名被捕、被贬、被杀;九江王英布亦因谋反被杀。贪心不足,见利忘义,终究不会有好下场。

人生如梦,亦如戏。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