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美术馆展出石涛、八大山人真迹

新闻机器人 567 0

石涛、八大山人《 松下高士图 》清 纸本设色 1701年

石涛和八大山人的真迹正在宁波展出,这个五一假期,你可以大饱眼福了。“天潢贵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山人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4月26日在宁波美术馆开展,此次展览是文化和旅游部2018年度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优秀项目,除展出两人合绘的作品外,同时展出八大山人《孔雀竹石图》和一件行书作品,以及石涛《黄山图》《竹溪琴隐图》等珍贵原作。

展览由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策划,从该馆馆藏石涛与八大山人合作的《松下高士图》的研究着手,围绕唐熊和张大千合临的《石涛岂敢八大君》,以及在中国台湾一张印刷品上发现的《八大山人访大涤草堂图轴》展开,其背后的每一件作品都有曲折动人的故事。展览将持续至5月14日。

石涛和八大:相惜未相遇

石涛(1642-1707)和八大山人(1626-1705)合作的《松下高士图》创作于1701年,纵长2.51米,横宽1.35米,可谓宏篇巨制,悬挂在宁波美术馆1号展厅,观者需后退数步才能看清全貌。其中钤印有约十款,说明作品流传已久,曾经数易其手。

石涛、八大同为明代宗室。八大山人在南昌,石涛在扬州,据史料记载,两人毕生未曾谋面,以书信传递往来交流,在绘事上,心意相通,相互推崇欣赏。从史料可知,石涛最早谈及八大山人是在1694年,洛杉矶郡立美术馆所藏石涛《为鸣六作山水册》的一开上写有 “淋漓奇古如南昌八大山人”。

如何证明这件《松下高士图》是两人共同创作的作品呢?宁波美术馆现场展出了收藏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的石涛致八大山人书信复制品,勾勒出两人交往的具体情境。在石涛致八大的信札中,石涛除了寒暄外,主要向八大山人求一幅小画,以装饰他的画室大涤草堂。在这封信之前,八大山人曾为石涛画过一张《大涤草堂图》,但因为尺幅太大,石涛“屋小放不下”,于是再求八大山人画一幅,信中写道:“济(注:石涛自称,其法号原济、元济)欲求先生三尺高、一尺阔小幅,平坡上老屋数椽,古木樗散数枝,阁中一老叟,空诸所有,即大涤子大涤堂也。此事少不得者。”

有说法认为,八大与石涛一生未曾谋面,信件和合作作品均通过李松庵等友人传递,根据庞鸥的考证,此幅应是八大画好后自南昌投赠或请友人带去扬州由石涛补绘完成。

《松下高士图》:是真迹还是张大千仿画?

这次展览的展品中,除了《松下高士图》,还有一件唐熊和张大千合作的临摹作品《石涛岂敢八大君》及其复印件。这三件相同画意的“三胞胎”向公众呈现,主要是本着求真的态度,把具有争议的藏品拿出来和大家探讨。

《石涛岂敢八大君》是张大千和唐熊1928年的合临作品。此画除右上多了张大千的长款外,其内容与《松下高士图》高度一致,人物、松石等造型不差分毫,画幅尺寸相差无几,用笔、设色几乎可以乱真。

张大千自称“五百年来精鉴第一人”,还得意地说:“一触纸墨,辨别宋明,间抚签赙,即知真伪。” 1944年成都曾举办“张大千收藏古书画展览”,藏品从八大、石涛到巨然、黄公望,无不涉及。张大千曾向友人透露“收藏石涛真迹最多时约五百幅”。但同时,他也是仿画高手,仿得最像的正是石涛。

刘海粟美术馆藏石涛、八大山人合绘《松下高士图》是否为两人合作?八大、石涛惺惺相惜,且有书信佐证;而作伪高手张大千与唐熊《石涛岂敢八大君》的出现,是否让《松下高士图》的真伪成疑?这些也都成了展览留给观者的有趣话题。

此外,展览现场除了收藏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的石涛致八大信札的复制品,还展出了八大、石涛《兰竹石图》,石涛《为鸣六作山水册之一》《溪南八景图》,张大千仿金农花卉册页、仿石涛山水册页,以及搜集的八大山人花押、印鉴和石涛款识、印鉴等文献的复制品。

记者 陈晓旻 通讯员 徐良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