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时节,难忘那一口饭粿香

新闻机器人 220 0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吕涵 文/摄 报道组 江玥

立夏将至,日前,记者来到衢江区湖南镇破石村,探寻一种当地的特色美食“立夏羹”。

在乌溪江流域,“立夏”既是节气,也是节日。这一天,意味着春归去、夏来临、耕将忙。当地人会自制饭粿庆祝,因此饭粿又被称作“立夏羹(音同‘耕’)”。

一场雨后,满目青葱,雾锁江面,仙气十足。路过一株苍翠古樟,拾阶而上,轻扣柴扉……“乌溪江摄影基地”主人余建青洪亮的嗓音随即响起,“来了?你刚好赶上做饭粿,材料马上就准备好了。”

记忆里的饭粿

踏进厨房外间,余建青的母亲王秀梅正在剥笋,旁边的箩筐里还盛有新鲜蚕豆、蒜苗、小葱。“这些都是做饭粿的配料,我今天一早刚挖来红壳笋,摘来这些菜。”老人一边忙着手边活计,一边唠起家常。

得知记者未吃过饭粿,72岁的王秀梅奶奶很乐意讲讲与饭粿有关的故事。“立夏这天,家家户户一早便准备做饭粿,中午就不再另行煮饭炒菜了,主食、菜肴都吃粿。老一辈人曾说过,立夏吃饭粿,不仅为饱口福,它背后意义很大。”王奶奶说,立夏一过,农村里最重要的耕田插秧时节就要到了。吃饭粿,意在提醒大家,莫忘农时、莫误农耕、勤勉劳作。

“小时候,生活条件差,村民干活劳累特别容易饿,吃饭粿特别‘扛饿’,就算大补了。”余建青笑着插言,在他记忆里,饭粿更偏向于一味美食。“我总是喜欢先喝口汤,里面有葱香、油香、菜香、肉香,再吃笋丁,嫩嫩的,最后吃饭粿,很有劲道。”

不难理解,在以杂粮为主食、菜肴偏单调的艰辛年代,以纯白米作主材、丰富的荤素菜作配料的饭粿,该有多受欢迎,本意应该是为即将投入耕田插秧的农人添加营养吧。

“跟着我去做饭粿吧。”正当记者浮想联翩之际,余建青的妻子卢承英从婆婆手里接过菜料,走进里间。

揉米饭

婆媳两人在捏饭团

捏成小饭团

配料丰富

煮好的饭粿汤汁浓郁

手艺代代传承

“乌溪江人没有不会做饭粿的,没有不爱吃饭粿的。”卢承英手脚麻利,说话间,她把大米、瘦肉、豌豆、鲜笋、笋干、豆干、蘑菇、小葱、豆芽等原料一字排开,方便记者拍照。

“这个米我已经煮过了,有点夹生时捞起,米汤留着备用。”卢承英再三强调饭粿好不好吃,关键在于掌握好饭粒的硬度,饭不能煮得太熟,否则很难做成饭粿。

随后,她拿块大纱布把米饭包着揉,揉细后,捏成小小的圆团,再过油炒,米香渐溢。“这一步,有些人家会省掉,我们家里从来不省,因为炒过的饭团更香。”卢承英炒过饭粿后,紧接着炒配料,厨房内香气不断……

“好了,到最后一步了。汤汁熬煮得好,原本无味的饭粿就能变成美味。”只见卢承英在另一口大锅内倒入之前的米汤,水开后下饭团、配料,煮到锅内冒“鱼眼泡”,香味四溢,饭团吃着不夹生为止。最后撒入切得细细的葱花和少许干辣椒,方大功告成。

待到品尝时,桌上竟围了一圈人,原来隔壁邻居闻香而来,蹭一碗“立夏羹”,沾一份好运气。

记者舀起一勺,纵然打了腹稿,仍被这一味美食惊艳,鲜香的汤汁与米香在舌尖纠缠,再配上红的辣椒,绿的葱蒜,辣味夹着猪油香,和着笋香,飞散荡漾开,滋味绵长。

守护乡土情怀

“时代在变,美食也在变。过去,大家没钱做饭粿,如今则是没时间做,倒是都来我这农庄里品尝了。”余建青笑问,不知这算不算守护乡愁情怀。

记者肯定地点点头。实际上,余建青的守护,远不止于美食。从养猪场到农家乐,从农家乐到摄影基地,昔日“猪倌”老余,已成为当地名人。

2014年,“五水共治”期间,养殖大户余建青是衢江区最早一批转型办农家乐的典型。而后,依托当地自然资源,尤其是乌溪江水雾美景和出没水上的珍贵禽鸟,配合渔民撒网表演,农家乐于前年成为《国家摄影》和衢州市摄影家协会创作基地,吸引了大批摄影爱好者和游客前来。

雨后,乌溪江雾气缭绕。

闲暇时,余建青用“美篇”制作的《再寻乌溪江——藏在深闺的钱塘江真源头》图文并茂,追溯乌溪江的前世今生,阅读量破万!

“你宣传乌溪江,宣传衢江,也宣传衢州。”衢州摄影家协会主席黄祖祥为该地授牌时,特别表扬余建青。

余建青说,他能有眼下的幸福生活,与多位贵人密切相关。父母有远见,四十多年前,相中门前三株古树,一滩碧水,在此落户;养殖场转型时,一位资深驴友,建议搞农家乐;农家乐没有特色,发愁之际,一位金华摄影家提出搞摄影基地的点子。“如今,乌溪江美景吸引了游客的眼睛,而妻子烧菜的好手艺,则留住了客人的胃,都是我的大贵人。” 余建青说罢,周遭人笑作一团,其乐融融。

这一日,记者尝到了美食,赏到了美景,听到了动人的故事,真是人间好时节!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