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直播到底哪类游戏播得火?

新闻机器人 429 0

《只狼》火了,因为直播。

《全面战争模拟器》火了,因为直播。

当然这也有赖于它们本身的游戏质量足够,即使没有直播,这些游戏依然能吸引到属于自己的玩家。

但绝不会有如今这样的热度。

“犹豫就会败北,果断就会白给。”

这句出自《只狼》的流行词在网络上肆意传播。无论是玩过《只狼》的玩家,只看过主播玩《只狼》的观众,甚至于仅仅只是道听途说的网络用户,都对这么一句话记忆犹新。

直播几乎已经成为了安利游戏的最高效方式。

但为什么偏偏火的是《只狼》,《战争模拟器》这样的游戏呢?

这并不能说明那些没火的游戏质量不好或不吸引人,这只能说明它们都不太契合直播。

那么什么游戏适合直播呢?

竞技类游戏—直播界的常青树

电竞,是游戏直播的元祖,甚至是整个直播行业的发起点,至今大火。

电子竞技这几年来蓬勃发展,尤其在2012年之后,其爆发式增长甚至让其成为了互联网行业的新增长点。

这种情况有其偶然性,但也不单单只是偶然,因为在这段时间里,世人同样见证了一个新行业,一个飞速发展的大行业——网络直播。

它们的崛起时间如此相近,几乎不分先后,人们不难联想到它们之间的联系。

电子竞技是极为适合直播的。

这道理和人们为什么看体育比赛是一样的。

观众观看体育类竞赛,能从中获得精神上的愉悦,那扣人心悬的竞争,赏心悦目的对决,充满悬念的结果,足以让人握紧双拳,屏息以观。

电竞游戏完全继承了这一点,而相比较传统体育,网络直播对于电竞游戏的要求极低,只需要一个人和一台电脑就能完成。

电竞和直播,简直生来就是一对。

受苦类游戏—你很苦,我很开心

幸灾乐祸也许不是一个好的行为,但这是任何人都难以避免产生这种情绪。

人们需要控制自己,在正式的场合收敛这种情绪,否则就是失礼。

不过在看直播时,观众坐在电脑前,可以随意释放这种情绪,不用担心对他人造成困扰。而主播们,也早就抱着被幸灾乐祸的觉悟。

否则他们何苦去玩《只狼》和《掘地求升》《纸人》这样的游戏呢?

不可否认的是,不少主播是真的很喜欢这些游戏,享受游戏进程。

但有一部分主播即使感觉不喜欢,甚至于是有些反感,他们仍然选择了这些游戏进行直播。

而主播对于选择什么样的游戏进行直播,是很谨慎的,因为任何一次错误的选择,都会毁掉他珍贵的直播时间。

受苦类游戏,直播效果非常好!主播心里跟明镜似的,对此非常清楚。

主播因为关卡太难玩到崩溃,因为恐怖游戏里的女鬼被吓哭。

即使不是主播的粉丝,随便一个路人点开直播间,都能在一瞬间被吸引。

主播看似受苦,实际上收获了人气,还是赚的!

沙雕游戏—足够欢乐就完事儿了

够沙雕,追了!

这是小编看某主播玩《全面战争模拟器》的感想。

它没有精细的画面或可多么好的游戏性。

它有的就是:足够沙雕。

或者说沙雕就是它最大的游戏性。

这类游戏非常适合那些放得开,会说“相声”的主播。

在啼笑皆非的游戏过程中,主播们搭配着游戏内容“说学逗唱”,非常容易就能把观众给逗乐了。

这应该就是一种新形式的喜剧表演吧。

强叙事类游戏—是游戏也是电影

近年来,玩家们越来越能云了。

云什么?当然是云游戏剧情啊!

现在这些游戏,一个个做的跟电影似的,可好看了。

像老一点的《美国末日》,那剧情真是把人的心拴在绳上,看一点就想知道下面讲什么。

更别提近来逐渐火热的剧情互动类游戏了。

去年有《底特律》,今年有《隐形守护者》。

这些游戏利用了多分支剧情的架构,把剧情叙事这一块强调到极致,抛弃了其它的游戏性。

实际上,选择就是它最大的游戏性。

像这类游戏,已经渐渐模糊了游戏和电影的界限,甚至可以说,只靠云游戏,玩家已经把游戏中的绝大部分内容给领略了。

以前有看电影,现在有看游戏。

这些游戏都很适用于充当直播内容,但这并不代表只要任一个主播玩这款游戏,他就能火,因为说到底游戏直播的核心内容不单是游戏,是游戏和主播。

他们是捆绑在一起的内容。

主播和观众的互动是游戏直播里最重要的一点,竞技类游戏主播不是技术流就是娱乐派,总也要有一样占的。

而受苦类游戏和沙雕类游戏,也很依赖于主播的“演出”,很依赖于他们的有趣,他们的妙语连珠。

叙事类游戏需要主播有同理心,能够实时和观众分享他的感受。

观众喜欢看游戏直播,喜欢的就是这些点。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