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周安娜

在去年10月举行的玻利维亚总统选举中,时任总统莫拉莱斯被质疑选举舞弊而引发了巨大的争议,让玻利维亚经历了数周的动荡和骚乱。

统治玻利维亚14年后,这位南美首位原住民领导人宣布辞去总统一职,先后前往墨西哥和阿根廷寻求庇护。

一波三折还未定论的玻利维亚大选,结果指向“拉美之春”还是又一次的政治闹剧?

选举日期一波三折

时隔一年,当地时间10月18日,玻利维亚再次举行总统选举。

BBC报道称,此次投票简直是去年10月混乱选举的一次“重演”:由于统计结果发布系统(DIREPRE)因“无法能够完整地提供确定性数据”,今天的初步统计结果又被暂停延后了。

选举日期一波三折

玻利维亚今年总统大选日期的确定可谓一波三折。

2019年11月,时任总统莫拉莱斯因陷入选举舞弊风波提交辞呈,并离开玻利维亚。时任参议院第二副议长珍尼娜·阿涅斯宣布就任临时总统。新政府随后决定重新举行大选,日期定于今年5月3日。

一波三折还未定论的玻利维亚大选,结果指向“拉美之春”还是又一次的政治闹剧?

(图说:珍尼娜·阿涅斯。图源:西班牙《国家报》)

受新冠疫情影响,选举先被推迟至9月6日,后又再次延期,被推迟到10月18日。

阿涅斯表示,这样做是由于玻利维亚处于疫情高峰期,而“举行大型活动是非常危险的”。

但这样的说辞并没有得到广泛的理解和认可,反而给她招来诸多质疑。

莫拉莱斯所属的“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MAS)及相关人士认为,阿涅斯是在有意拖延大选,以延长自己的执政时间。

英国《卫报》指出,阿涅斯于去年11月当选为临时总统,工作就是尽快举行新的选举。今年1月,阿涅斯宣布参加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这与她之前的承诺大相径庭。加上不断推迟选举日期,越来越多的批评者认为,阿涅斯反而加深了该国的分裂,并利用新冠疫情来推进自己的政治野心。

直到9月17日,阿涅斯终于表示,自己不会参加10月大选,并承诺作为临时总统,将引导国家举行公开透明的新选举。

一波三折还未定论的玻利维亚大选,结果指向“拉美之春”还是又一次的政治闹剧?

莫拉莱斯“远程”领导下的民调优势

2005年,莫拉莱斯首次当选总统,并于2009年和2014年两次获得连任,去年10月再次赢得选举。长达近14年的执政时间,让莫拉莱斯成为玻利维亚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统。

而这次,是自2002年的总统选举以来,候选人选票上第一次没有出现莫拉莱斯的名字。

一波三折还未定论的玻利维亚大选,结果指向“拉美之春”还是又一次的政治闹剧?

然而,尽管不会成为总统候选人,莫拉莱斯仍有权参政。

据BBC报道,身处阿根廷的莫拉莱斯一直领导着MAS党的竞选活动,并通过媒体采访和社交媒体发出自己的声音和意见。

出人意料的是,尽管莫拉莱斯逃亡国外,其所在的MAS政党仍在民意调查中占据优势地位。

1月18日,MAS党宣布,将由前财政部长阿尔塞·卡塔科拉担任该党总统候选人,参加此次的总统选举。

一波三折还未定论的玻利维亚大选,结果指向“拉美之春”还是又一次的政治闹剧?

阿尔塞现年56岁,是莫拉莱斯政府时期最有实力的政界人物之一。他最著名的政绩,是其经济政策使玻利维亚的GDP从2006至2019年增长了四倍有余,人均GDP增长了两倍,极端贫困率从38%下降到15%,同时还为国家解决了通货膨胀问题。

在全国范围内,阿尔塞都是公认的“玻利维亚奇迹”。9月16日发布的民调显示,阿尔塞拥有40.3%的选票,居各党派之首;前任总统、公民社区党候选人梅萨以26.2%的选票位居第二。

这样的领先优势使得莫拉莱斯曾在9月下旬表示,如果阿尔塞获胜,他将能够在“第二天”就返回玻利维亚。

一波三折还未定论的玻利维亚大选,结果指向“拉美之春”还是又一次的政治闹剧?

(图说:10月14日,在总统选举前的集会上,示威者手持印有前总统莫拉莱斯面孔的旗帜。)

不过就在上周,最新民调结果显示,两位主要候选人支持率目前只差6个百分点,而这也将导致今日的首轮总统选举难定胜负。

更加戏剧化的是,就在今日,由于初步统计结果发布系统已经暂停,首轮胜负至今未能知晓。

选举机构主席表示,“最高选举法庭的目标是进行一次对所有公民安全、对竞争性政治组织安全、结果可靠的计票。”他还请民众耐心等待,因为官方的结果会“慢一点”,但“完全可以肯定‘是公民发布的结果’”。

一波三折还未定论的玻利维亚大选,结果指向“拉美之春”还是又一次的政治闹剧?

(图说:玻利维亚选举机构主席罗梅罗。图源:EFE)

暴力中的“拉丁美洲之春”?

对于此次大选形势,有媒体评论指出,从实际政治形势来看,阿尔塞作为总统候选人既拥有优势也面临着挑战:

优势在于,莫拉莱斯倒台后,各路右翼党派纷纷期待“上位”,内部竞争激烈以至于无法形成有效合力,这反而会导致政权很有可能再次回到代表“玻利维亚经济奇迹”的MAS党手中。

但另一方面,阿尔塞作为经济部门的代表,观点和立场相对现代,并非传统的左派政客,加之他在过去的十数年中鲜少以一线政界人物的形象登台亮相、民众知名度较低,也会是他将要面临的最大考验。

一波三折还未定论的玻利维亚大选,结果指向“拉美之春”还是又一次的政治闹剧?

(图说:玻利维亚大街小巷都有莫拉莱斯的画像。)

只是,投票前的紧张局势和期待已经积聚数月,“一路领先”的MAS政党自然对此次选举“充满期待”。临时政府援引“情报信息”称,如果阿尔塞没有获胜,MAS政党和盟友组织正在准备暴力行动,并表示武装部队已经“准备好”面对任何可能的情况。

据法新社报道,由于民众神经紧张,城市中已经出现人为的汽油短缺,加油站的车辆排起了长龙;家用燃气瓶的需求异常旺盛,市场和超市涌入囤货的人越来越多。

不仅民众神经紧张,执法人员也处于“高度敏感”状态。周四,玻利维亚中部城市科恰班巴发生骚乱,警方在鞭炮声中使用催泪瓦斯,驱散了一场因地方纠纷而引发的示威。

一波三折还未定论的玻利维亚大选,结果指向“拉美之春”还是又一次的政治闹剧?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今天呼吁,玻利维亚总统选举期间的所有参与者应保持冷静,避免采取任何可能破坏大选和平进行的行动。

巴切莱特在一份声明中指出,玻利维亚人应将投票作为一个机会,来化解过去几年来困扰该国的极端两极分化。她指出,每个人都应该能够在没有恐吓或暴力的情况下和平行使投票权。

一波三折还未定论的玻利维亚大选,结果指向“拉美之春”还是又一次的政治闹剧?

(图说:莫拉莱斯辞职第二天,一群抗议者闯入莫拉莱斯的私人别墅,进行洗劫和破坏。)

南美对动荡并不陌生,南美地区的几位领导人也长时间以来受到街头抗议、日益加深的政治两极分化的困扰。

《世界政治评论》认为,南美正进入“后意识形态阶段”。街头巷尾和投票箱里随处可见的不安和不满,表明选民对正统意识形态不感兴趣,他们只希望政府能够为所有人服务。

智利圣地亚哥迭戈波塔莱斯大学的政治学家帕特里西奥表示:“民众很愤怒,他们不相信其他任何东西。它可以像委内瑞拉那样在‘左边’,也可以像巴西那样在‘右边’。但不满可能会让你误入歧途。”

《大西洋月刊》则对玻利维亚的选举评价称,“玻利维亚的普通民众已经受够了莫拉莱斯的专制统治,他们遭受压迫的时间越长,他们就越重视民主制度”。

所以,他们驱逐了莫拉莱斯。而这也被有些人视为一种“拉丁美洲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