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的窗帘,曹雪芹忘了为她拉,奴才眼一瞥,就能看见少奶奶午睡

《红楼梦》第七回,周瑞家的给各位奶奶小姐送宫花,这个过程里,有一处极轻描淡写的小细节,就是她送完三春,绕到荣禧堂后面,要穿过穿堂去凤姐的院子里,说她路过李纨的后窗户,隔着玻璃窗,看见李纨歪在炕上睡中觉。

贾府内宅,是女眷们的活动重地,一般的男性进不到这里来,但不是所有的男性都不来,能在这里面活动的也不少,比如贾府里的男性主子们,如贾政、贾琏、贾蓉、贾宝玉、贾环等,王熙凤院门口有当值的小厮们,既然是在凤姐院外听喝答应,当然也就在内宅中,不同的是他们当然是不可以乱窜的,只是他们又不能凭空而降,走穿堂也在情理之中。

李纨的窗帘,曹雪芹忘了为她拉,奴才眼一瞥,就能看见少奶奶午睡

所以,大户人家的少奶奶午睡,就这么大喇喇地歪在炕上,张爱玲就曾就这一情节评说:这是不大符合大家族的行为规范的。张爱玲生活的民国时期已经民风开化,自由之风也开始吹拂这片古老的土地,尚且如此。所以在完全封建意识的《红楼梦》时代,这种事应该不会出现在贾府这样的人家,要知道,这时的荣禧堂住着贾政夫妇、三春,还有李纨母子,和公婆住同一个大院,李纨不会如此的大条,睡午觉,一定会拉上窗帘。

李纨的窗帘,曹雪芹忘了为她拉,不,他是故意不拉。就是要周瑞家的一瞥,看见李纨这个寡居的孀妇的孤单和落寞,好为他接下来要表达的重点服务,或者说做鲜明的对比。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送宫花和贾琏两口子的事,根本没有任何联系,更无并列的需要,强拉在一起,当然有它的用意。周瑞家的送宫花,当然没有李纨这个寡妇什么事 , 但是偏偏要写一笔李纨,只为表达她和这宫花无缘,以突出她寡妇的身份, 但接下里发生的事更加凸显李纨的寂寞。

李纨的窗帘,曹雪芹忘了为她拉,奴才眼一瞥,就能看见少奶奶午睡

周瑞家的一进凤姐的院子里,就听见了贾琏的笑声,一个小丫头朝她摆手,意思是让她禁声,别打扰了主子,周瑞家的只好走到巧姐屋里等待。平儿端着大铜盆出来打水,知道周瑞家的来是为了送花,于是拿了四朵进去,随后出来交代给一个小丫头,让她去东府给蓉大奶奶也就是秦可卿送去戴。一边说贾琏王熙凤夫妻二人大中午的表达恩爱,一边是年轻的媳妇儿秦可卿也可得花,因为有丈夫啊。宁荣二府里年轻的小媳妇一共三个人,只有李纨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就为此,写凤姐贾琏,偏偏要拉上李纨和秦可卿,就这么轻轻一笔,所有的用意和想象全有了。

一个宫花,一个午嬉,还有那位连面都没有见的秦可卿,无一不是在对比两种婚姻的状态和人生的际遇。

贾府这样的大家族,规矩大就不用说了,可是大奶奶午睡谁都能参观,二奶奶午嬉干脆连门都不关严,上有好几重的公婆,中有无数妯娌姊妹,下有无数的仆从,少奶奶们的行为真是大胆到读者想不到,要不是曹雪芹这么写实,谁又能想得到呢?

李纨的窗帘,曹雪芹忘了为她拉,奴才眼一瞥,就能看见少奶奶午睡

参考原著:甲戌、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20回《红楼梦》

图片来源:清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