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7号晚上7点半,正在火车站执勤的运管工作人员朱非遇到了一个流落街头的老太太。这位老太太声称自己遭到了亲人的遗弃,一时间让朱非和同事们都犯了难。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朱非:你现在饿不饿?

石老太:不饿,有鸡蛋,我吃了鸡蛋。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晚上10点,朱非正在岗亭内和老太太聊天。因为天气寒冷,朱非专门从附近的商家借来了取火的钢碳,还买来可口的晚餐。看得出来,这位老太太的听力已经不是太好。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朱非:大概就是晚上7点左右,她一瘸一拐地说想进来坐一下。

通过交谈朱非了解到,老太太姓石,今年92岁。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遭到了亲人的遗弃。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朱非:她说她房子都分给姑娘儿子了,她身上没有钱,肚子也饿了,没有饭吃。

在了解到老人的情况之后,朱非立刻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可当民警到场后,老人却拒绝了民警的帮助。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朱非:问她家里在哪里,这个老人家不说,说送她回家,她说不敢回家,怕女儿打她。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因为到晚上12点就要下班,朱非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不安。如果石老太找不到地方过夜的话,他又怎么能就此离去呢?记者尝试和老人进行交流,并获得了对方女儿的电话。不过拨打过去,却总是处于占线的状态。

朱非:我们之前也打过这个电话,总是占线,估计是她姑娘之前特别设定过的。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记者:是谁赶你出来的?

石老太:女儿没有赶,是女婿赶我出来的。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由于老人的听力实在不好,记者没能了解到什么有效信息。而从老人提供的资料记者了解到,她在2007年曾将自己的一幢拆迁安置房过户给女儿。不过到了今年7月底,老人却以子女照顾不周为理由,向法院提起过诉讼。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石老太:我喊姑娘,拿我老伴的,拿我老伴的......想不起来了。

鉴于这个情况,记者再次报了警。经过查询,民警获知老人的户籍属于花果园派出所辖区。于是,记者在晚上10点半又和老人一起来到了花果园派出所。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贵阳九旬老太流落街头,没想竟是派出所“常客”?记者了解到……

让人意外的是,花果园派出所民警称,这位92岁的老人可以说是他们这里的“常客”了。民警告诉记者,老人所说的子女对她照顾不周,情况并不属实。10月18号凌晨0点左右,在和老人的家人取得联系后,社区民警专程将她送回了家。

记者:李拓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