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压根没有六出祁山,诸葛一共五次北伐,还有一次是曹魏的自卫反击战,所以五次北伐打了六仗,才被演义成六出祁山,而五次北伐中只有两次是规模较大的,也是打出祁山的,其余三次都是小规模战斗,谈不上消耗了多少国力。刘备曹操打了一辈子仗,怎么没人说他们消耗国力,本来就是费祎才能不及诸葛亮,他主政以后托说征伐空费国力,所以只给了姜维一万的兵马,后世一些所谓的历史学家就把蜀汉失国归咎为姜维伐魏,现在又有人开始归咎为诸葛北伐,好像不打魏国,蜀汉会流传千古似的。

诸葛亮是得知吴国陆逊已经石亭大捷,大败曹休十万主力大军后才出兵的。太和二年(228年)八月,东吴陆逊大破魏军,同年十一月,蜀汉诸葛亮听说曹休战败,魏军东下,关中虚弱,发动第二次北伐。诸葛亮攻打陈仓,出动军队不多,携带粮食不多,也没有大规模附蚁攻城,是诸葛亮为了策应孙吴,减轻孙吴的军事压力,而采取的围魏救赵的策略。陈仓古城地势险要,城坚壕深,不好攻打。此前四十年前,公元 188年,王国、韩遂率领10多万西凉军队攻打陈仓80多天都没有攻下来,消耗极大,后来还被嵩、董卓援军大败。周瑜程普鲁肃三万军队攻击江陵城一年多时间,才逼走外无援兵的曹仁。冷兵器时代,城池很难攻克。

能攻下陈仓当然更好,攻不下就当练兵,何乐而不为!而且在回军路上杀了魏军大将王双,王双可是杀了两员蜀将的勇将,难道还不算胜利?只要战略上达到了预期目的,就是胜利。第一将魏军东援兵力成功地拖了回来,减轻了盟友东吴的压力,这样东吴就欠了蜀汉一个情。第二,虽然沒有攻下陈仓,却为第二次打陈仓积累了经验。第三,拿下阴平、武都二城,扩大了版图。而且退军也是因粮草不济的原因,既然强攻不下,何不改用其它办法。第二次趁魏军不备,出奇兵就占领了陈仓。这表明诸葛亮审时度势,神机妙算,不愧为中国古代杰出的军事家。二伐紧接着三伐的时间,打陈仓诸葛亮率领的不是汉中全部主力,更像是去吸引魏军主力的行动,因为自西汉水地质改流后,陈仓就没水路了。古代大规模行动必走水路运输补给,这也是为什么曹操平河北残兵要用7年,大部分时间在挖沟开渠。诸葛亮就是占了陈仓也守不住,粮食运输算靠栈道哪能持久?看看刘备争汉中时的西川全民动员就知道难度。诸葛一打陈仓要隘,的确抱着打下来的决心,但最后没打下来,蜀军其实没损失多少,但成功把魏军关中主力牵制于此。

随后,陈式率领汉中另一主力部队直取魏凉州下辖武都、阴平(邓艾偷袭路线)二郡,诸葛旋即从陈仓回军,与陈式汇合阴平郡白水关,巩固胜果。此二三伐吸取一伐教训,声东击西取二郡,魏军无法兜圈子两头支援。取彻底屏蔽汉中西线和成都西北安全,并打开了通往陇右祁山的通道,诸葛五伐魏国,最后两次都走祁山道,打的也是最出彩。如果武都(祁山道)、阴平(成都屏障)不在手,蜀汉难建立全面防线。当年曹操征张鲁、张郃援陇西击败马超,都是从陈仓到武都的线路,诸葛亮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厉害,魏国人口庞大,就是陆运后勤也比蜀汉木牛流马运的多,照样能灭蜀,所担心只是地形。

冷兵器时代攻城从来都非易事,城内粮草充足,守方指挥官不是草包的话城一般都攻不下来,一般都是靠围城断其粮草水源或攻方以几十倍的人命去换守方的人命才能攻下来,或者有些特殊地理位置的城用筑坝引水的方式去把城淹了。古时候攻城很难,曹操攻下邳,关羽攻襄樊,把城都淹了,还打这么久。配重投石机是12世纪才有的,三国时期只有人力投石机,需要几十上百人拉投石机,导致占地面积非常大。陈仓城地势险要,城下根本摆不下几个投石机,所以只能用云梯和冲车这种落后的战法。而且陈仓城下,在不能打破城墙的情况下,几万人根本展不开,一次上城边打的估计也就一两千人,守军并没有人力劣势,这种不在平原地区的坚城,别说一个月了,诸葛亮半年打不下,我都觉得正常。自古再坚固的城墙和人员物资,只要外援丧失,就无守的意义,相反只要外援在,再少的人粮都可以坚守。陈仓为关中平原最西头的入口。虽然城本身被围,但往东方向蜀军未控制任何地域。坚守是必然的。只能说诸葛亮是兵力不足且不敢冒险,兵力再多敢冒险直接强行放过陈仓往东占领凤翔、兴平,稳住后直面长安,陈仓只剩投降。

诸葛亮二出岐山的目的是支援吴国,声势越大越好,进攻的地方越重要越好。支援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况且仓促出兵粮草不足。蜀国国力衰微,人口匮乏,兵员短缺,诸葛亮不是不肯用险,是不能接受重大损失,很少用士兵生命强攻城池。诸葛亮和曹操虽然都是丞相,但是定位不同,诸葛亮是帮蜀国打天下,曹操是帮自己打天下。所以诸葛亮不能拿着蜀国的命运做赌注,而曹操可以,大不了打光了重来。评价一个人是不是军事家不是看他打了多少胜仗决定的,是看他在特定情况下是否达到了一定的军事素养,还有其军事方面对后世有无重大影响决定的,战争的胜负因素在于国力,兵力,人力,士兵士气,将领素质,主将意志,地形,天气,后勤,甚至是运气等等。

更不要扯魏延的子午谷奇谋,蜀国当时的国力无法发动如此一场前途未卜的奇袭,胜了面临着与魏国的全面战争,雍凉地区还未巩固,腹背受敌坚持不了多久。败了则损失一员上将,数千精锐,主力部队士气尽丧,有溃退风险,蜀国已经经受不了这种大败了。子午谷就是一个空想毫无实际操作性,一个把敌人想象成猪把自己想象成神的作战计划谁敢冒险。季汉不敢有大损失,所以诸葛亮一看不对就撤。姜维北伐打了几个硬仗,杀敌过万,诸葛都没这么大的杀伤,后来季汉接兵接不上,防守人员都不足,魏很快补充了兵力。

第二次北伐属于突然性,只因为吴国胜了魏国,使得魏伤了元气,目的也是想吸引魏国注意力。否则也不会只带20天的粮食就贸然攻城北伐。诸葛亮年初刚打了一场败仗,年末就又兴师北伐,而且并不是全军出动,只是带了数万人打陈仓,陈仓对蜀汉又是一个很鸡肋的地方。但是从政治角度考虑,一是声援东部吴军主力,二是要转移国内矛盾,要为自己揽功绩。事实上,陈式攻下武都和阴平之后,刘禅就把陈仓之战斩王双的功绩前后合并,又给诸葛亮恢复了丞相之位,不久又处理掉头号反对派李严。所以诸葛亮的北伐不仅仅是为国家打,也是为自己打,一举两得。

诸葛亮这步棋其实是没输,就算能拿下陈仓都不能站稳,当时的处境是魏国强,而东吴只会坐山观虎斗,诸葛亮步步向进,他不会急着动手,诸葛亮和刘邦旗下韩信不一样,形势不同,刘邦为养精畜锐之势,居强之位,众诸候形势为下,居弱势。若得陈仓则一呼百应,而诸葛亮就算拿下陈仓也只能和魏相持对抗,保不败之地,冒然出击可能全军。但有一步棋诸葛亮没有走,是夜袭周边的城池,分几队伪装夜袭其他城池,攻一下就退天未完前就退回陈仓。这样陈仓可得,但也不能攻,只能守住陈仓和长安,假以时日,大事可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