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之贾家四位小姐: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其贴身丫环的起名也别有考究,按照琴、棋、书、画之顺序来起名:抱琴、司棋、侍书、入画,名字既文雅,又暗示了每位小姐的拿手技能。

其中抱琴早年跟随元春入宫,所以《红楼梦》中几乎没有她的文本情节,侍书、入画则存在感较弱,唯独迎春的丫环司棋,曹公重笔描绘了这个丫环的悲剧:与表弟潘又安有私情,因绣春囊事发,被撵出大观园,最终含愤撞墙而死,可谓惨矣。

读者多具有人文关怀,看着司棋之悲剧命运,便心生怜悯,给她“撞墙而死”的结局,安上一个“封建社会受害者”的美冠,这一点无可厚非,但司棋这个人物的悲剧命运,很大程度上是自己造成的,她的性格、阅人、处事存在很大的弊端,并不能单单归结于时代。

笔者谨从《红楼梦》中司棋的具体行为表现来进行分析,帮助大家更加深入地了解司棋这个人物。

因一碗鸡蛋羹,怒砸厨房

论起司棋,很多读者印象最深的就是第61回的“砸厨房事件”,彼时司棋让丫环莲花儿去厨房要一碗鸡蛋羹,结果厨房管事人柳家嫂子很不情愿,她觉得司棋只不过是个丫环,如果每一个丫环都来专门要东西来吃,那她们的工作还怎么做,为此柳家嫂子发了几句牢骚:柳家的忙道:“连前儿三姑娘和宝姑娘,偶然商议了,要吃个‘油盐炒枸杞芽儿’,现打发个姐儿,拿着五百钱来给我......赶着我送回钱去,姑娘们到底不收,说赏我打酒吃。又说:‘如今厨房在里头,保不住屋里的人不去叨登。一盐、一酱,哪不是钱买的?你不给,又不好;给了,你又没的赔。’这就是明白体下的姑娘,我们心里只替她念佛。”——第61回

在柳家嫂子的认知中,探春、宝钗是小姐级别,人家来厨房吃个特色菜儿,都要提前给厨房钱,而不是直接白吃白拿,滥用特权,如今司棋不过一个小丫环,却隔三差五来要这个吃、要那个吃,因此心生抱怨。

正因为柳家嫂子这番话,莲花儿回去后就添油加醋传达给了司棋,司棋当即怒从心头起,带着一群小丫头将厨房的菜蔬全部丢出来喂狗,意思很明确:不让我吃,大家就都别吃了。

很多读者对司棋的这个举动予以理解,因为柳家嫂子太偏心了,同是丫环,怡红院的晴雯、芳官等人来厨房,要吃什么,柳家嫂子就赶忙着做,用莲花儿的话说“狗颠儿似的亲捧了去”,司棋忍受不了的正是这种区别对待,看人下菜碟——怡红院乃贾宝玉住所,贾宝玉是荣国府的活龙,所以他的丫环也有体面,司棋的主子是懦弱的迎春,所以就不受待见!

由此观之,司棋砸厨房的举动貌似是对的,甚至有“公平正义”的道德意味。

可读者都忽视了一点:司棋所追求的,并不是公平,而是特权!在她看来,司棋、芳官等人能在厨房随便吃喝,为何自己就不行?她却忘记了,大观园内大部分人都是不能随便吃喝的,就连探春、宝钗来厨房点菜,都要单独拿钱,何况自己这个丫环。

怡红院的晴雯、芳官为何能受到柳家嫂子的特殊对待,并不仅仅是因为她们是贾宝玉的丫环,更重要的是她们之间存在利益关系:柳家嫂子想通过晴雯、芳官,说服贾宝玉,让柳五儿(柳家嫂子的女儿)进入怡红院当丫环!五儿便送出来,因见无人,又拉着芳官说道:“我的话你到底说了没有?”芳官笑道:“难道哄你不成?我听见屋里正经还少两个人的窝儿,并没补上。一个是红玉的,琏二奶奶要去,还没给人来;一个是坠儿的,也还没补。如今要你一个,也不算过分。”——第60回

正是多了这一层关系,柳家嫂子才对晴雯、芳官等人特殊对待,这种利益勾连很正常,属于人情社会的必然产物,可司棋却看不到这一层,她对柳家嫂子没有任何利益恩典,却看着别人有特权,她也想要,甚至于由此心生怒气,大砸厨房,可谓愚人之举。

阅人不准,终身所托非人

正如上述事例,司棋做事很少经过谨慎思考,她看不到问题背后的内因,故而做事鲁莽冲动,从不顾忌自己行为会带来怎样的后果,这一点在她和表弟潘又安的恋情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红楼梦》第71回,鸳鸯晚上路过大观园时,恰好撞见了司棋和表弟潘又安的私情,故此回名乃为“鸳鸯女无意遇鸳鸯”,且看原文:且说鸳鸯一径回来,刚至园门前,只见角门虚掩,犹未上闩......刚转过石后,只听一阵衣裳响。吓了一惊不小。定睛一看,只见是两个人在那里,见她来了,便想往石后树丛藏躲。鸳鸯眼尖,趁月色瞧,准是一个穿红裙子、梳鬅头、高大丰壮身材的,是迎春房里的司棋。——第71回

司棋跟自己表弟私通,这在封建时代属于大逆不道,当年金钏因为一些闲言碎语,就含愤跳井自尽,以示清白,眼下司棋却是实打实地私通。

如果司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愿意承担自己追求爱情的后果,那么倒也称得上刚烈二字,可事实上,司棋完全是被欲望迷了眼,她只是贪图一时欢乐,完全没想过她的行为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也正是因此,她被鸳鸯撞见后,立刻慌乱起来,赶忙拉着潘又安给鸳鸯跪下磕头,请求鸳鸯保密,救她一命。

同时,司棋的阅人经验也不足,她心心念念的爱情,到头来不过一场虚妄,表弟潘又安事后选择人间蒸发,再也找不到人影,可见司棋所托非人,眼光并不好;

而鸳鸯,她答应了司棋,保证为她保密,以鸳鸯之贞烈刚强,她的承诺是很有分量的,可司棋却还是心生疑虑,总是担心鸳鸯将自己的事情说出去,甚至因此生病,鸳鸯不得不亲自前来再许二次承诺:鸳鸯闻知那边无故走了一个小厮,园内司棋病重,要往外挪,心下料定是二人惧罪之故,“生怕我说出来,方吓到这样。”因此,自己反过意不去,指着来望候司棋,支出人去,反自己立身发誓。——第72回

敢在大观园内自由恋爱,甚至夜间私会,可却从来没想过这件事情的后果,就如前文司棋打砸厨房,行动之时,又何曾想过这番举动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是否违反了园内规矩,是否会受到惩罚?

司棋的所有举动,皆是冲动之举,担当不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称誉。

因绣春囊被撵出大观园,却走相难看

《红楼梦》第77回,大观园内撵走了两个丫环,一个是晴雯,她被众婆子诽谤,受到王夫人的厌恶,故被撵走;另一个就是司棋。

但面对同样的境遇,两人的反应却完全不同。

晴雯不声不响,她没有向宝玉求救,也没有撕心裂肺地祈求,她拖着奄奄一息的病体,任由婆子们将她从怡红院拖出,从头到尾未说一句软话,这就是晴雯骨子里的骄傲,命运来找,我听凭处理,绝不低头。

可司棋的反应则完全不同,她被撵走,是因为第74回因为大观园上出现绣春囊,王夫人抄检大观园时,在她的行囊中搜到了表弟潘又安给她的情书以及荷包,这些东西都与绣春囊相合,虽然曹公并未明确点出,但读者都明白,这个绣春囊就是司棋(或者潘又安)的,司棋被撵并不冤枉。

可司棋却不愿离开大观园,于是求这个,求那个,先是恳求主子迎春,却没有得到回应:那司棋亦曾求了迎春,实指望迎春能死保赦下的。只是迎春语言迟慢,耳软心活,是不能作主的。司棋见了这般,知不能免,因哭道:“姑娘好狠心!哄了我这两日,如今怎么一句话也没有了。”——第77回

其后司棋被周瑞家的撵出角门,正遇见了贾宝玉,司棋又像遇见救星一般恳求宝玉:司棋见了宝玉,因拉住哭道:“他们作不得主,你好歹求求太太去。”宝玉也不禁伤心含泪。——第77回

从这些情节中可以看出,司棋直到被撵走的那一刻,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故而还四处告求找关系,企图继续留在大观园——她始终抱有侥幸心理,而不是思虑自己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从打砸厨房,到与表弟私通,再到被撵出大观园,司棋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每一件事背后,都跟她本身的劣根性密切相关,可她始终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的恃宠而骄,终究要被这个现实世界撕碎,她最终撞墙自尽的结局,就是最好的证明。

本文乃“红楼不红”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本文引文均来自《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