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唐·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

韩愈以寥寥数语道尽人间繁华,然而,古长安中堪称“绝胜”的风光,又何止烟柳呢?在感慨诗人笔下无限好的大唐城市景观时,一定有朋友不禁要问,“天街”是一处怎样的所在,它是韩愈的夸张修辞,还是切实存在的古代街道?

天街是切实存在的,在当时此街被时人称作天门街,也就是朱雀大街。

以现代人对公路的定义来看,其实这条街道应该叫做“朱雀大路”。在当时,想要进入长安内城,此地是必经之路,除此之外别无他途。不过在中国文化中,素来将南北走向的路称作“街”,东西走向的路称作“道”,所以朱雀大街的名字被保留下来。

虽然,这条大街的长度仅有五公里,但它的宽度是十分夸张的,足有一百五十米。按照现代交通道路的分级来看,这个宽度未免有些骇人。要知道现代的一条支路宽度在十八米之内,次干道的宽度在二十四米之内,主干道的宽度不超过四十米,只有快速路的宽度才会超过四十米。朱雀大街的宽度,足以摆下三条快速路。

古代车马的行驶速度较慢,为什么古人要修建如此宽的一条路呢?

联想到唐代万国来朝的繁荣昌盛,有些朋友觉得朱雀街修得宽是为了防止交通堵塞。诚然,长安在当时不止是中国的首都,更是世界文化的交流中心,来自海外的商人云集于此,将土特产进献给大唐皇帝,并与长安的商贩进行贸易。虽然与唐朝往来的国家远不足一万个,但每年来到长安的使臣、客商仍难以数记。

人多,自然会导致交通拥堵,所以将路面修得宽一些,能有效防止堵塞的出现。其实,除了保证交通通畅之外,朱雀街修建得宽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这里是皇帝出城要走的御道。作为皇帝,每年出城的次数屈指可数,仅有出巡或去城南祭祀神明时才会离开内宫。但皇帝毕竟是九五之尊,天下之本,与他有关的一切都马虎不得。

皇帝出巡的场面自然无比盛大,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天朝上国”的威仪,让那些来自远方的外国使者心生忌惮。况且,古人向来敬畏鬼神,皇帝离宫大多是为了出城祭天。敬畏神明的皇帝,一定要保持这份正式感。所以,这条御道才会被修建得十分宽敞。

那么,“150米”这个数字又有什么讲究呢?为什么不是“140米”或“160米”呢?

这是经过了严格计算的,以当时的武器制作工艺来看,一张硬弓的有效射程约在60米之内,超过这个射程的箭矢将不具备杀伤力。

在皇帝出巡时,往往会有禁军肃清街道,仪仗队占据了整条街最当中的三十米,两侧各预留六十米的“安全距离”。

这样,即便街边小楼(朱雀街边的建筑多为各部门府衙)上埋伏了杀手刺客,他们也没有手段伤害到有效射程之外的皇帝。

当然,这种说法只是学者提出的构想,因为唐代的弓箭多为木制,且杀伤力大的硬弓均属制式兵器受到朝廷管制,所以并没有完整的唐弓留存到现代,是以我们无法估算出唐代弓箭的有效射程。

这宽度足以令人叹为观止了吧?然而,这还不算最夸张的,承天门前的那条横街,宽度几乎为朱雀大街的三倍,足有四百四十米,放到现在来看单截取该街中的某一段,都能作为小广场使用。

一般来说,唐朝皇帝每逢佳节都会在承天门上召开饮宴,并在承天门横街上安排乐工进行表演,所以承天门又起到了舞台的作用。除此之外,承天门横街往来的行人多为普通百姓,人口密度相比于朱雀大街更密,所以它的宽度自然超过了朱雀大街。

很多人说大唐是史上最繁荣的王朝,承天门横街及朱雀街比现在的北京长安街还要辉煌。殊不知,单从通行能力来看,长安街远胜于往昔的朱雀大街,毕竟,现代主要的交通工具是汽车,长安街的宽度足以胜任。

随着大唐帝国的衰败,朱雀大街与整座长安城一样逐渐废弛,再难重现往日的繁荣。到了宋代,这条威武的天街还存在着,宋张礼《游南城记》说:“自翠台庄由天门街上毕原。”下边解释说:“翠台庄不知其所以,庄之前有南北大路,俗曰天门界,北直京城之明德门,皇城之朱雀门,宫城之承天门。”文中的翠台庄就是今天韦曲西北塔坡附近,今翠家庄所在地。

可见当时长安的南大门是由皇城朱雀门延伸开去,由廓城明德门作为长安城的第一南大门的。明初翻修西安城时,工程师将整座城池的中轴线向东移动了一段距离,所以,朱雀大街不再是城市的核心干道了。新中国成立之后,朱雀大街的朱雀门与西大街的路段称为南广济街,成立有很多国营单位,商业日趋繁荣。

现今的广济街,街道繁华,伫立着城隍庙商店、百盛等商业机构,另有其他单位商铺鳞次栉比。北广济街内是回族聚居区,即西安市著名的旅游景点回民街的一部分。

参考资料:

【《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大明宫》】